游客

游客

  • 钻石 钻石 0
  • 金币 金币 0
  • 推荐票 推荐 0
  • 月票 月票 0
  • 书架
    收藏漫画

    主人,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同人文 > 【风起同人】三尺红腥(二)

【风起同人】三尺红腥(二)

2017-09-18 11:41
来源 网络
点赞2
阅读21966

到了宗主喊道,只见众弟子眼前座落着一面大门,大理石的质感在阳光下显得特别光滑,周围灵气异常浓郁,而最让风恋晚眼红的是,连自己也只有几块的凤灵石,这怜血宗竟然立在门前当墓碑,呸宗牌用这这这有钱了不起么各玄寂宗弟子,请随我到大堂洗尘。一位血怜宗的弟子走出来,恭恭敬敬地鞠躬道,嗯,看气息是练气中期,修为不错,天赋应该挺好的吧看样子,怜血宗实力不可低估。怜血宗的小路旁种着许多奇花异草,当然药草也不记其数,

”到了!”宗主喊道,只见众弟子眼前座落着一面大门,大理石的质感在阳光下显得特别光滑,周围灵气异常浓郁,而最让风恋晚眼红的是,连自己也只有几块的凤灵石,这怜血宗竟然立在门前当墓碑,呸!宗牌用!这这这有钱了不起么!? 
  “各玄寂宗弟子,请随我到大堂洗尘。”一位血怜宗的弟子走出来,恭恭敬敬地鞠躬道,嗯,看气息是练气中期,修为不错,天赋应该挺好的吧?看样子,怜血宗实力不可低估。
  怜血宗的小路旁种着许多奇花异草,当然药草也不记其数,作为练丹师的风恋晚好几次差点没忍住扑上去的冲动,这样子真像见了X的狗,真心想抢啊!!!
  杨戬看着风恋晚的样子,黑线已盖住了半张俊脸。
  “小晚,你的口水快掉地上了。”
  “小晚!住手啊!”
  “小晚你克制点!”……
  在众弟子鄙夷的目光下,风恋晚几乎是流着泪走到大堂的,一炼药师放着珍稀药草不采,简直比死还难受啊!
  不过,到了大堂拜见了宗主后,风恋晚才由流着泪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崩溃!
  啊,你看这冰蓝色的长发,看这如湖水般深静的双眼,再看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啊,命运啊,我得罪你了!这个血怜宗宗主不就是那个当众向颜漠戈表白结果被当众拒绝还把本体的自己当成情敌推下山崖害自己穿越的,泠,雪,么!
  要知道这个宗主是这泠雪,打死我也不来啊!
  话说自己也太笨了!怜血怜血,谐音不就是泠雪么!果然,脑子一定是残了!
  一定是因为炼了太多药,脑细胞我会想你的!
  结果呢?谁让自己是药阁长老的亲传弟子呢?谁让自己坐的位置离泠雪最近呢?然后就被她就认出来了。
  永远忘不了那个场面啊,风恋晚一抬头,就正好和泠雪的目光撞上,两人互相指着鼻子大喊“是你!!?”
  “你,你怎么在这里!”泠雪身体有些颤抖,双眼瞪得老大。
  “诶?”风恋晚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便装作无所谓的模样,“你怎么来的我就怎么来的呗!”
  “你,你不应该死了吗?!”泠雪几乎是吼出来这句话的。
  “因为我掉进河里面去了呀,运气好,只不过除了修为之外其他的完好无损。”风恋晚依然一副无关事件的样子,平缓的语气把玄寂宗弟子除了杨戬外都震到了,除了修为其他都没事?她之前并不是凡人?实力,到底是多少?
  不过,一定很强。
  这是一种直觉。
  “你…”泠雪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被旁边的长老拍了一下肩:“宗主,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嗯。”泠雪点点头,看似冷静了下来,可望向风恋晚的眼神仍饱含恨意和妒忌。这小丫头“抢走”了她的颜漠戈,决不能让她好!
  要是风恋晚知道了泠雪内心的想法,一定会一口茶喷出来而且是往她脸上喷,废话,颜漠戈就是自己自己就是颜漠戈,自己恋自己是怎么回事儿!?自恋么?
  “咳咳,‘’在高台上的某长老清清嗓子,“贵宗能赏脸来本宗切磋,是本宗的荣幸,这挑战赛不如就定在明日,各位意下如何?”
  宗主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堂上异常清晰:“玄寂宗并无任何异意。”

“好,就此定下!那各位弟子,明天赛台见。”长老点点头,道。
  “叮——”脑内闪过系统的提示音,“有任务了?”风恋晚轻喃一声。
  隐藏任务:
  前往血怜宗雪碧岭釆摘冥草(题外话:别打作者,瓦是起名废)
  隐藏任务奖励:
  升至30级(此等级可使用“隐杀”)
  此任务不可拒绝,不可撒消
  这就是隐藏任务?可以升级了?可以用隐杀了?风恋晚此时异常兴奋,差点没摆个胜利的姿势(好吧是二逼剪刀手)叫一声“耶!”
  结果,结果,所有人除了杨戬与沐轻忧之外都把看白痴的目光不要钱地送给了风恋晚,但是作为当事人的风恋晚却十分淡定地往嘴里送了一口饭菜,似乎刚才的事与自己无关似的,这“与世无争”的模样真是……脸皮太厚了!
  风某在众人光注的眼光下吃完了面前的饭菜,吃完了就起身溜回怜血宗给自己准备的房间里去了,但此时天色已经染上了残阳,当然,这么早回来,是要动身去雪碧谷偷,呸呸,采冥草了!颜漠戈我来鸟!
  “哈哈,等会我变成颜漠戈马上就去找剑灵峰的慈宁老太婆算账!”风恋晚喜滋滋地搓着手,自行脑补着慈宁被打的模样。
  “我说你一个人都在滴滴咕咕什么呢?”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从门外传来,差点把风恋晚吓出肝癫,此时只能在心里默默念着:“这家伙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
  拉开门,面对着身前的人影,挤出个还算友好的的笑容:“百里师兄,您刚刚听到了什么吗?”
  “嗯?”百里空城挑挑眉,说实话自己只听见了“算账”这个词,不过,这小丫头似乎对这很重视…“恩我全都听到了。”
  “是,是么?”风恋晚晚笑容中又多了几分牵强,“那么请您赶快忘掉吧,忘掉快点忘掉,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吗——”百里空城话尾的长音给人阴森森的感觉,加上那一脸的邪笑,就连风恋晚都感觉背后“啉啉”地冒起了冷汗,“如果我偏不忘呢?”
  “拜托我还有事…”风恋晚脱口而出,等看到百里空城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一个天大的错误。
  “有什么事?带上我呗。”
  “不行!!”
  “那你刚才说的话,我现在就去告诉真人们好了。”百里空城故意转过身,一副要去跟班主任打小报告的模样。
  “别别别别别,大哥有事好好商量!”风恋晚一急,连忙拽住百里空城的袖子,“我带你去,带你去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百里空城满意地转过头来,眼里尽是狡猾与得意。
  看着百里空城的样子,风恋晚真的很想把他直接摁倒然后塞颗“醉忘”到他嘴里然后吊树上画只乌龟。

 “那你先答应我,今天晚上的事,不许泄露出去,否则…”风恋晚狠瞪着百里空城,“就别怪我!”
  “知道了知道了,走走走。”百里空城挥挥手,“不过,你要去干嘛?”
  “别管这么多!”
  “好好好~”
  在一个不明显的角落,一双灰色眼睛在望着他俩,简心离使劲咬咬嘴唇,“没想到连百里师弟都被她勾搭了!”又嘴角一弯,脸上现出一个阴险的笑容,灰眸里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喂喂,到底要去哪?”跟在风恋晚身后的百里空城不耐烦地抱怨。
  “少说两句会死啊!如果你不想继续走的话,就回家勾搭花痴去!”风恋晚看着地图,回头送了百里空城一个白眼。
  “那你要去干嘛啊?”
  “采草药。”
  “大半夜来采草药,好兴致。”
  风恋晚再次回头,不要钱地给予百里空城“你TM给我闭嘴”的眼神。
  然后百里空城就闭嘴了。
  而此时,怜血宗的客房大堂,某百里和某风的绯闻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竟然是:
  百里空城和风恋晚深夜偷偷进山XXoo的事………
  XXoo……我相信手机前的朋友们十二分纯洁………
  “那狐狸精真不要脸!”
  “就是!迟早有一天我要把它脸划花!”
  “怎么宗里的天才都受了这贱人的诱惑呢?!”
  “百里师兄竟然……呜呜呜……”……
  在一群女弟子中,只有杨戬在一旁听得直磨牙,猛的拍桌起身:“你们够了没有!?”
  瞬间,整个大堂都安静了下来,众人纷纷将看外星人的目光望着杨戬,而杨戬清脆的声音在大堂中尤为响亮:“之前我就听过,小晚和寒师兄有过私奔的绯闻,现在你们有又弄一出,是趁着沐长老不在欺负她么? ”
  “戬儿,不得妄言!”慈宁的声音带着威压,紧闭的双目让人不寒而粟。
  “我没有妄言!我相信风恋晚这个人,一定有人在害她!”杨戬愤愤地叫道,语气中的肯定让人信服。
  “可是,百里师弟和风师妹确实不在房中,你该如何证明?”简心璃双手抱肩,话中充满了不屑与嘲讽。
  “因为她是个……”杨戬突然顿住,硬生生把“男的”两个字吞了下去。
  “杨戬,因为你是我朋友我才告诉你的,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风恋晚的话在杨戬脑海中久久回荡,这个秘密对小晚应该很重要吧,毕竟身份曝露可不是什么好事,我还是别说出来了…
  “是个什么?说话啊!”简心离笑着,“难不成是叛徒?”
  “闭嘴!”杨戬一向柔和的紫眸突然散发出杀人一般的目光,像进入万年冰瑶之中,使人不得动弹,和平时大大咧咧的杨戬根本就是两个人……
  战神之怒,血流万里!
  要是我恢复实力,你早就血染江山了!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简心离是么?本大爷记住了!“总之,我相信小晚,我敢用名誉坦保,而且现在她没回来呢,等她回来,再弄个明白。”杨戬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可拒绝的威严,似乎在问下去,就会带来不堪的后果。
  “可是……”有个女弟子再想说什么时,就被杨戬的目光把后半句堵在了嘴里。
  “宗主,你说呢?”杨戬看向宗主,明明是问句,却被语气硬生生改成了肯定句,还用了“你”字,可宗主却反常的应了下来:“杨戬说得有道理,还是等风恋晚回来再下定论!”
  “等等!”简心璃连忙叫道,“不如派几个弟子随我到后山去找他们,这样也可以证明啊。”
  “嗯,说的对,”宗主点点头,”这样吧,寒影重,怒焰晴,简心璃,杨戬,陆人甲,你们五个去找风恋晚和百里空城吧。”
  “弟子遵命。”
  “百里空城!小声点!”风恋晚使劲捂住百里空城的嘴,可遗憾的是,冥草的守护兽已经发现了躲在草丛中的两人。
  “是谁!”守护兽大声喊道,当然,除了风恋晚外其他人听在耳里都是猪叫。
  “猪……不不不,守护兽大人,我们并无恶意。”风恋晚小心翼翼地从草里走出来,“我们只想……”
  “卑鄙的人类!以为我听你的么?接招!”守护兽大吼一声,向风恋晚冲过去。
  喂!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风恋晚一惊,连忙躲开,老天你不是应该让他心平气和地听完然后乖乖把冥草给我么!
  “春风破!”风恋晚指尖聚满灵气,向某只长得很像猪的守护兽攻去,而守护兽头上“-50”的赤字十分明显,可是,这猪,呸呸,守护兽有3000滴血啊! 风恋晚内心飙泪,冲百里空城大叫“TM的你就这样看着同门师妹深入险境不管啊!”

“哦?”百里空城这才反应过来,指尖窜出雷花向守护兽射去,结果,一个打歪差点击中风恋晚,风恋晚狠瞪百里空城一眼,内心早在想着什么时候准备好三尺白绫送给他当这次的奖励了…
  “可恶的人类!”守护兽咆哮着向百里空城冲去,风恋晚却开心地挑挑眉,好机会!(你这么坑队友妈妈知道么?)
  风恋晚急忙冲冥草跑去,一个八爪手就把冥草连根掘起,“启动隐杀!”
  刹那间,暗红色的光芒包围了风恋晚全身,光芒就算是暗红色,也足以将整个山谷照亮,刺得人眼完全不能睁开!
  守护兽惊讶地转过头,张开嘴想说什么时,肚膛已被枪尖刺穿,血染红了长枪,使得它的颜色更加鲜艳,暗红枪身轻轻一转,守护兽已被甩到了近丈远,“蚁蝼。”薄唇轻启,磁性的男音充满嚣张与不屑。
  百里空城望着眼前的男人:珍宝象牙色的长发直至腰际,暗红的战甲反射着月光而显得特别光滑,雪白的衣袖随风飘扬,露出白皙的双手,右手紧紧握住长枪,
五官堪称鬼斧神功的俊朗,酒色的眸子映着嗜血的味道,浑然天成的霸道令人迷醉,肩未长齐,一副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此刻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百里空城紫色半透明的眼里除了震惊,还有一些意外,“你是风恋……”话为说完,颜漠戈一记刀手下去直接将他拍昏,想了想,塞了颗【醉忘】到他嘴里,两手捏着那张引得无数花痴的俊脸摇晃,逼百里空城吞下去。
  “为了防止你乱说,才不得不用这办法,虽然我很想用…”颜漠戈捏着下巴,满意地盯着躺在地上的紫发少年。
  其实细细一看,百里空城还挺……帅的嘛,好看到连我都起了……贪欲……
  颜漠戈搓着手,一脸奸笑,净手慢慢向百里空城伸去, 用刀把这脸划花绝对不错!要啥图案呢?
  停停!现在我是颜漠戈!颜漠戈!
  叮——系统音在脑内响起,恭喜玩家成功启动隐杀,由于太久没有使用,请一直启动一小时,否则隐杀将消失。
  消…消失!?没那个严重吧?我还得回去呢!晚回去了说不定又要成狐狸精了!(楼主:好强大的第六感!)
  “嗯?”颜漠戈察觉到了有人靠近,这气息,好熟悉!杨戬?还有,棺材脸?怒焰晴也在?怎么还有简心璃这个三八!?呃,还有一个不认识,但应该是玄寂宗的。
  看来,是来找我的,可我现在是颜漠戈啊!
  有了!
  颜漠戈故意将百里空城的气息扩大,果然,一会儿就见到了那行人。
  “这小子,是你们的吧?”颜漠戈靠在树旁,指指正躺地上的百里空城,“是的话就带回去。”
  杨戬漫不经心地瞄瞄颜漠戈,却不小心和他的视线对上,看着他说眼睛,心中不由得一惊,洒红色的,跟小晚一样,又和百里空城一起,记得小晚说完成任务就能变回来,难道,这是小晚的男身?小晚变回去了?嗯嗯,这皮囊不错,和我有得一拼!
  (楼主: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正是。”寒影重恭敬地抱了抱拳,是修仙者都能感觉到,颜漠戈的气息异常强大,他惹不起,也不想惹,“敢问阁下可有见过鄙人的师妹?”
  颜漠戈心中一动,这棺材脸还能记得自己嘛,嗯,不错不错,记上一功。
  “你师妹是何人?”颜漠戈装作漠不关心的模样,心中却有了计划……嘿嘿嘿嘿……
  “练气三层修为,眸子酒红……”寒影重话未说完,就被颜漠戈打断,“是风恋晚吧?”
  寒影重一惊,“阁下为何知道?”
  颜漠戈嘴角勾起一抹朝讽的弧度,除杨戬外是个女人都有稍稍的失神,而说出的话却把他们雷个不轻:“吾的女人,汝等不必多管!”
  “什么!”简心璃惊出声道。
  “怎么?有意件?”颜漠戈冷哼一声,“不过,你们给我记住,风恋晚要在玄寂宗挨半点委屈——”颜漠戈将尾音拖得很长,
  “吾便要整个玄寂宗,灭门!!”
  然后颇为满意地看着这些除了憋笑憋出内伤的的杨戬和依然严肃脸的寒影重外的石头人,心里感叹自己太太太太太聪明了!不仅多了个“靠山”,还顺便和所有绯闻说了再见,机智如我!
  “既然别无他事,吾就先走了”颜漠戈刚想召唤出真正的白菜装个逼,却被寒影重叫住,“阁下留步!”
  “何事?”
  “风恋晚毕竟是玄寂宗弟子,阁下能否把她……”
  “半个小时后,吾自会送她达怜血宗内,尔等不必操心。”
  “可是……”
  “没有可是!”

到了隐密的地方,颜漠戈才开始大笑,这年头,装逼也不容易,在他们面前还能保持一张严肃脸,我真的好佩服我自己!
  “你,你是主人!?”从宠物袋里钻出的萝卜嘴巴简直可以塞个蛋,好吧虽然是
鹌鹑蛋
  “嗯,没错。”颜漠戈靠在大树旁,语气里仍有掩不住的笑意。
  “主人……那个,你不觉得……”
海带不知何时来到颜漠戈面前,支支吾吾开口道。
  “有事么?”
  “呃,你的倒数第二句的说法,会让觉得误会吗?”
  “啊?”颜漠戈一愣“隐杀的时间还有
20分钟呢,我不可能这样回去吧?”
  “好吧,好吧,我觉得狐狸精的外号,你逃不掉了。” 
海带默默抹了把汗,叹一声自家主人在无人状态为啥变得智商捉急了,可惜了这身皮……
  “管他,被人叫得都习惯了,”颜漠戈双手靠头,“一直坐着太无聊,还是赚经验去吧。”
  不出一会,
雪碧谷便充满了妖兽的鬼哭狼嚎。
  咔嚓!镜头转!
  “寒师兄,这下我们该如何回去复命?”怒焰晴一脸无奈,“那人,我们又惹不起。”
  “自然是实话实说。”寒影重依然没什么表情,声音平静得像潭湖水。
  “总不能说风师妹被她男人拐跑了吧?”路人乙急急地吐出这句话来,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口误…
  “噗哈哈哈哈哈!”杨戬从刚才一直憋笑到现在,都感觉肠子不是自己的了,而又被路人乙这么一说,是实在憋不了了,再憋,墓碑就要立在这儿了!
  “你,你笑什么笑!”路人乙瞪了杨戬一眼,杨戬性格太多变,刚才在大堂上拍桌子的,是杨戬么?当然,答案是肯定的。
  “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杨戬干脆把手靠在树上,眼角都挤出了一滴晶莹的眼泪。
  “那,就你去向真人们说了。”
  “哈哈哈哈……啊?”杨戬猛地停下,差点没做出一个尔康手,“No————!!”
  震飞一飞鸟
  妖兽纷纷逃
  问世间
  谁有这堪比路边小贩的嗓门!?
  “别嚎了,就你!”
  杨戬流泪ing
  回到怜血宗,没想到那怜血宗宗主也来凑热闹!
  “回师父,弟子已将百里师弟找回。”寒影重跪下抱拳道。
  “那风恋晚呢?”
  “晚师妹,她,呃…”
  “怎么了?”慈宁皱了皱眉,能让寒影重那么紧张的,会是何事?
  “不会是……”坐在一旁的泠雪突然开口,表面担心,但语气中的幸灾乐祸谁都能听出,“被妖兽吞食了?还是未找回?”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杨戬抢先一步上前,“师父,我们在找的路程中遇到一个白发红衣男子……”
  “什么!!”泠雪惊得把手中的茶杯晃出了不少水,“颜漠戈!?”
  杨戬狠狠瞪她一眼,继续说着:“那个男子似乎救下了百里师兄,当弟子问他可见小晚时,他,他说…”杨戬默默吞了口口水,“他的原话是…'吾的女人,汝等不必多管!'这样……而且,他身上的气息特别强,还说,如果风恋晚挨半委屈,便……灭了整个玄寂宗!”说罢,又违和地转过头,看似不好面对,其实,在憋笑,使劲使劲地憋!

“怎么可能!”泠雪一个箭步拔开人群冲上去揪住了杨戬衣领,这一揪倒不要紧,要紧的是精神敏感的杨戬被吓了一跳,差点没又一个真君神掌呼上对方的脸(诶?为毛用“又”字?),而更要紧的是泠雪竟然没躲开,这是被打击过度了嘛?
  “戬儿,你……”慈宁真人似乎被
杨戬的举动吓到,诶诶你打就打还打人家脸啊?打傻打蒙了乍办?
  而泠雪好像真的挨打蒙了,竟出奇地没有回礼一巴掌,反而把揪住
杨戬的手松开了,眼里暗淡无光,不出一会儿,泪珠滚滚长江来,试问漠戈何弃我……
  “呜呜呜……”泠雪哭得梨花带泪,“颜漠戈不可能,不可能看上风恋晚的…呜呜,不可能,这个狐狸精……不可能……”
  望着泠雪那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
杨戬看了看还僵在半空的刚刚打在泠雪脸上的右手,心里突然腾起一股欺负女人的罪恶感……
  俗话说,强大的boss总是在后面才出现的,而强大的悲剧也是在后面才出现的。更更要紧的是,围观的吃爪群众(好吧全是女弟子)也跟泠雪学坏去了……
  “风恋晚这败类,连外面的男人都勾呜呜……”
  “先是寒师兄,又是百里师兄,现在,呜哇哇——”
  “呜呜呜……”
  
杨戬脸上写满了想打人的想法,表情像冰冻过似的比得上某姓寒的面瘫,当然只保持了一会儿,“5555555…” 捂脸痛哭, 又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地把手肘撑在某个面瘫肩上:“哥们儿借个肩膀让我哭会……”完全无视某个姓寒的面瘫紧皱的眉头。
  (楼主:明天头条:战神
杨戬泪撒江湖)
  “诶?你哭什么?”怒焰晴疑惑地拍了一下
杨戬的肩。
  
杨戬抬起头来对上怒焰晴的眼睛:“你看那么多人哭我就赶点潮流。”顺便感叹为什么女人想象力那么强而已。
  黑线几乎盖住了怒焰晴的脸,所以
杨戬并没注意到她的表情。

虽然没看到怒焰晴的表情,但光脑补就能知道有多么销魂多彩…
  “师姐你们谈什么呢。”甜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只见一个粉色身影立在门外,笑容不如之前的乖巧,却多了几分嚣张的味道。
  (楼主:天空一片叫响,劳资闪亮登场!好了楼主现在在火星被打飞的(划掉)来观光的。)
  不过让人吃惊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她身上的气息:
  “你你你筑基了!?”
  “诶?”风恋晚一愣,泥马我光顾装逼竟然忘记隐藏气息了!之前在他们面前一直装练气三层那!30级是筑基,记得突破是很难的啊……“呃…是的…”
  “啥啥啥!”真人们除慈宁外脸上全是想跳崖的精彩,以至于乡音都给逼出来了,这丫头才十五岁吧?十五岁筑基!她才修炼了半年吧?半年!还是个七灵根…七灵根……自己竟然嫌弃过她,竟然嫌弃一个天才……啊不……这丫头完全是个妖孽加变态啊!
  “风恋晚!”一声尖叫拉回了所有人撞墙的冲动,泠雪眼里还含着泪水,牙齿咬着下唇,显得很无辜,“颜漠戈和你是什么关系!”
  “嗯?”风恋晚扭头看着泠雪,笑容突然多了些俏皮,“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啊~”
  “呜呜…不可能…你个狐狸精……”
  “那我倒要问问泠宗主。”风恋晚逼近泠雪,虽然,呃,身高输了,但气势还是比得过哒!
  “我有个表哥很奇怪嘛?”
  一句话,
  堪比美国最先进的超级原子弹,
  炸死了一大群一大群心理素质差的孩子,
  诶?他不是你男人吗?咋了!?
  “别做这种表情啊,我和他亲戚关系比较远而已嘛。”风恋晚挥挥手,“别听他乱说啦。”我说那番话只是为了吓你们啦!
  “有多远?”
  “这个……”风恋晚轻咳两声,心里早准备好怎么吓这群孩子了,“他是——我二姑的爹的三儿子的大姨的奶奶的六哥的二房的姐姐的娘的姑奶奶的三女儿的儿子!”
  语不惊人死不休,语已惊人还不休!
  众人此时已放下所有杂念,心中不停重复一句话:
  这TM的还算亲戚么!
  楼主想,应该……早就不算了!(你插什么话!)
  风恋晚满意地看着化为石头人并开始龟裂的众人,拉过杨戬就甩下一句话扬长而去:“既然没事,我们先走了!”
  极快的速度,不带走一片云彩……

 

漫评

扫一扫,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