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游客

  • 钻石 钻石 0
  • 金币 金币 0
  • 推荐票 推荐 0
  • 月票 月票 0
  • 书架
    收藏漫画

    主人,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同人文 > 凰者北月—前世

凰者北月—前世

作者:墨仟允
2016-12-19 11:46
来源 凤逆天下吧
点赞6
阅读91825

子弹穿透胸膛,带出哗啦啦的血红血红的液体,撒在凰北月脸上,湿湿热热的。

序章

子弹穿透胸膛,带出哗啦啦的血红血红的液体,撒在凰北月脸上,湿湿热热的。

凰北月知道这东西叫做血。

“走。”

这是爸爸说的最后一句话。

仓皇回头,看到的是一群人朝着父母开枪。

他们面无表情。

他们享受杀戮。

子弹从黑洞洞的枪管里飞出扎入父母的血肉,烙下一片片血花。

雨水也冲不干净流了一地的血。

冰凉冰凉的,就像要死了一样。

凰北月颤颤巍巍地缩在阴暗的小巷子里发着抖,心里有的是无尽的恨意。

雨下的很大,不大却密集,拍打着凰北月瘦小的身躯,任凭凰北月怎么蜷成一团也升不起一丝温暖。

“呦,真是可怜。”

高大的男人撑着黑色的伞,挡住了倾盆的雨,伸手抱起自己。

这是凰北月昏迷前看到的最后一幕。

*******

第1章

“加油啊。”

男人坐在藤椅上,看着凰北月因为提一个杠铃而栽倒在地上。

凰北月脸都要涨的跟头发一样红了,也只是把杠铃抬起来那么几秒。

它太重了。

“就这样?拜我为师?”男人撑着下巴好整以暇。

他很强。

凰北月跟着他已经半个月了,不至于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所以,一定要拜他为师。

一定。一定。

从那天以后,凰北月常常闭上眼睛就是一片血红血红的,吓得都不敢睡觉了。

夜晚抱着腿坐在床上,经常会想起父母带着自己去玩,特别特别开心,然后砰的一声什么都没了。比气球爆炸还吓人,吓得凰北月整宿整宿地啜泣。

凰北月还只是个孩子。

其实更多的还是恨。

凰北月咬紧牙根,两只手一齐发力,杠铃离开地面。

十。

九。

八。

……

二。

一。

零。

杠铃落地,凰北月向后几个踉跄才勉勉强强停住脚步。

人的潜能还真是无限啊。

凰北月低头看着自己小小的手感叹。

“十秒了。”她抬头。

“真棒,”他走到凰北月面前蹲下,摸了摸凰北月的脑袋,“徒弟。”

凰北月咧开嘴笑。

头上传来的温度让她想起了爸爸手心的温暖。

让人心安。

凰北月又开始哭,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以后不能怎么爱哭了。”

“最后一次。”

凰北月抓着男人的袖口不松手,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第2章

师傅带她来到了来到了一个小岛。

鸟语花香,美不胜收。

凰北月用自己积累的为数不多的成语在心底默默赞叹。

“以后你就在这里训练了。”男人指着开阔的场地。

“嗯。”凰北月顺应地点了点头。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显然男人在某方面不是一般的粗心。

“我叫凰北月。”

“好,那么先绕着跑五圈吧。”他弯着眼睛笑了笑。

“嗯。”凰北月看着这看起来宽的不像话的操场,点头。哪怕师傅总是笑眯眯的,但他说出的话让人不容置疑。

“真乖。”男人摸着凰北月剪成娃娃头的红发,他嫌太麻烦,“危急关头一丝头发被敌人抓住也是威胁。”他这么说。

虽然他自己也蓄着长发。

“如果足够强,那么什么都可以。”他弯了弯眼睛。

多年以后凰北月很庆幸自己一头红发没变成板寸头。

相比于这操场,凰北月看起来太渺小了。

但凰北月还是固执地迈着步子,用汗水丈量一寸一寸的泥地。

这就是块泥地,只有个大概的弧形,被称为操场都有些勉强了。

泥巴黏糊糊地粘在鞋子上,凰北月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后来干脆连鞋子也脱了。

五圈。

凰北月跑着,直至五圈跑完仍然没能停下来,双腿不受控制地迈着,凰北月的意识已经模糊,全然只是靠着意志坚持着。

“已经够了。”

高大的男人轻轻说。

力气突然被抽空似的,凰北月倒在泥地里喘着气,再怎么肮脏也顾不上了。

第3章

美丽的小岛富有生机也集聚危险,阴绿的森林深处是一条条颜色诡丽的蛇攀附在盘虬的古树上。

红发的女孩误入了蛇圈,手持看起来并不怎么锋利的匕首退至一块书较少的地方。

阳光透过茂密的叶子烙下斑驳的光影,已经有些开刃的匕首被女孩用从衣服上撕下的布条固定在鲜血淋漓的小手上。

冷光一闪,蛇群开始骚动,四面八方的蛇人立起来作出攻击的模样。

女孩以绝不符合这个年纪的速度在蛇群中穿行,在蛇还来不及攻击的时候直击七寸。

也许是因为力量还太小,大部分蛇只是晕了一会,很快就又可以攻击她,这让女孩鼓起了腮帮。

蛇多到应付不过来。

杀不死,也躲不了。

女孩咬了咬牙还是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染着污渍的纸,仔细看还依稀辨得出像小孩鬼画符似的文字,她嘴里念着晦涩的语言。

扔出。

这张看起来脏兮兮的纸爆发出一阵光,轰的一声蛇群死了大半,剩下的也大多心存畏惧不敢上前。

女孩也躲闪不及地被震得双耳轰鸣眼冒金星。

男人出现在女孩身后。

“凰北月,不是说了不可以用符咒吗?”

“不用我就死啦!”

凰北月捂着被男人敲了一下的红脑袋。

虽然是轻轻一下的样子也让凰北月疼得龇牙咧嘴。

“这些蛇杀不了你,你也可以在放点血给他们伺机逃跑,死什么死。”

男人又想敲一下,不过凰北月堪堪躲开了。

第4章

凰北月今年18。

刚刚成年。

但她的十八年里有十三年是在训练里度过的。

不过凰北月也什么不满,没有得到过,自然不会去羡慕。

她在训练的这几年闯过蛇圈,进过狼群,战过老虎,被丢在原始森林三天三夜饿到受不了只能吃生肉,也在沙漠里走了个几天几夜只靠一壶水。

但是杀人,这是第一次。

夜是喧嚣的,这大城市,永远没有静下来过。

“x,目标在酒吧东北角。花衬衫,白裤子,右脸处一道伤疤。”

x是凰北月的代号,至于为什么,也就没有为什么。

通讯器里穿来侦查部的情报,凰北月如一只猫悄无声息地融化在夜色。

完美的隐藏。

凰北月却不丝毫因此沾沾自喜,看过师父隐藏的手段凰北月觉得自己现在玩得不过是三脚猫把戏罢了。

但这个男人的强大让他很少需要用到这一项技能。

已经及腰的红发被扎起,本是黑暗中唯一的显眼,却盘起被帽子遮住。

“目标人物出现。”通讯器里再没声响。

一个醉醺醺的一米八左右的男子靠在前凸后翘的小姐身上从后门走出,手不安分地上下游走,惹得女人一阵娇嗔。

花衬衫,白裤子,右脸伤疤。

确认无误的凰北月稍稍前移,此时男子身边没有保镖,大概是需要让空间给自家主人做某些难以言说的事,或许暗处有也说不定。

速战速决。

匕首藏在手心,靠近男子,压近,出刃,鲜血溅出。

一旁的女人连惨叫都没有出口就被抹了脖子,甜腻性感的表情永远僵在了姣好的容颜上。

凰北月拭去喷在脸颊上的鲜血,脸上没什么表情。

以前的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她也可以意志坚定地杀了一个人,不带一丝犹豫的。

“还不错。”

男人从阴影中走出,声音中不难听出笑意。

“师父。”

凰北月颔首。

第5章

“你现在需要实战经验。”男人说。

“嗯。”凰北月一如既往地顺从。至于实战经验是什么,早就知道了。

男人转身。

“师父……”凰北月忽然出声。

“嗯?”

“师父叫什么名字?”

“名字啊……太久没人叫了我都忘了。”歪了歪头,男人轻笑道。

“噢。”凰北月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轻轻地应了一声。

从很早以前凰北月就发现这个强大的男人出奇的爱笑,但渐渐长大的凰北月越来越能看清师父眼中的淡漠。

为了积累所谓的实战经验,凰北月开始疯狂地做任务。

x这个代号渐渐被人注意,每次任务凰北月都圆满完成。但为人处世依旧不怎么圆滑,不过她也不怎么在意。交完任务就走,其他人向她发起的挑战也不回应。导致x在其他杀手心目中就是死板的老处女。

虽然私底下大家都知道x只不过二十岁左右。

73。

这是凰北月成为x后完成任务的总数,连续的。

这也是组织里的人对她厌畏参半的大部分原因。

这是目前成功任务的单人最高记录,女杀手少,能出色的女杀手更少。

其实组织里多的是比凰北月厉害的,但那些人却对做任务不怎么感冒只偶尔领取几个三s级别的,而像凰北月这样疯狂任务的人却没有她这样的本领。

于是就成了这个情况。

但是凰北月知道自己的第74次注定要失败了。

摸进了目标的家,正准备行动,砰的一声玻璃碎裂,子弹准确地命中目标眉心。

凰北月迅速离开目标的家,追上那个人,却只见那人的背影消失在林立楼房之中。

真可恶。

凰北月靠在一条暗巷的墙上想着。但是她也知道,一个会被雇杀手暗杀的人绝对不会只有一个人想杀他。

所以杀人也是个僧多肉少的职业。

那人看背影是个女的,正中眉心,看来是个神枪手。

女神枪手。

凰北月脑海里迅速筛选出组织里符合的人。

N,卡诺,fox。

但听说这三个人不是一年才接几个任务,非三s不可又怎么会来跟自己抢这不入流的A级的任务呢?

不管了,下次一定要和她打一场。

凰北月想着,离开了暗巷。

第6章

凰北月回家路上撞到了一个少年,或者说那个少年撞到了她。

没有道歉也没有惊慌,好像就是特意撞她一下的样子。

奇怪的人。

凰北月下结论。

虽然被撞了一下她也没太在意,只觉得那人可能是看不见什么的。

如果凰北月看见少年眼里一闪而过的阴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街上人来人往的,丝毫没有因为炙热的太阳减慢步伐的人。

漫无目的地走着,暂时没有任务的凰北月觉得无聊极了,于是随人流进了一家书店。

……这书店有点奇怪。

凰北月一脸惊奇地看着书架上一本漫画,两个男的正相♂亲♂相♂爱♂着。

“唔……”

一只带着长久不见阳光的苍白的手取下了这本漫画。

下意识地扫过,凰北月发现这只手的几个部位带着一点点的茧。

这……或许是一只拿枪的手。

侧头,一个懒洋洋的女人拿着漫画看得津津有味。说两眼放光也不为过。

这真的是会拿枪的人吗?

凰北月表示怀疑。

凰北月沉思着,目光却依旧在她身上打着转。

“你好啊!”

那人觉察凰北月的目光,打了一个招呼。

“你好。”

凰北月心惊。自己虽然正在打量着这人,但敢肯定,这人的直觉很敏锐。

熙熙攘攘的人声仿佛被隔绝在外,两人都略微沉思。

第7章

两人对视良久。

久到旁边的店员被这诡异的气氛渲染得尴尬症都要犯了,凰北月才轻咳一声移开目光。

一点火花都没擦出,只觉得尴尬。

手机铃声乍响,对方眉头皱起不情不愿地接起应了两声就不耐烦地挂了。

“凰北月。”

凰北月伸出手。

“沈未凝。”

懒洋洋的女人微笑,握住。

两人都有所察觉。

两人都心照不宣。

“再见!”

沈未凝松开手,伸了个懒腰向外走。

凰北月左右望了望也没有自己想要的书,便也走出了书店。

多年后凰北月再想起这尴尬的你好和再见都忍不住默然望天。

往家走去的小巷传来一声响,伴随着拳打脚踢和咒骂的声音。凰北月觉得自己真是柯南附体了。

径自越过正在打架的人群,或者说是正在打人的一群人,一点都不想掺和的凰北月却被一个鸡冠头拦住。

“嘿,长得不错啊。”

“嘁。”旁边一个烫着大波浪的小太妹不屑地撇了撇嘴。

晦气。

这么想着,凰北月一个过肩摔把想勾搭自己肩膀的鸡冠头摔在小太妹身上。

和他们讲道理?

傻逼才这么做。

另外在打人的一群其实也早已注意着这边,见鸡冠头和大波浪被放倒,气势汹汹地地围了一圈。

那不堪入目的洗剪吹烟熏妆丑得凰北月想笑。

然后凰北月就笑出来了。

“艹!”

人群里看起来最强壮的拿着木棍的光头看到凰北月笑,大骂一声,木棍向凰北月挥来。

第8章

光头觉得很郁闷。

自己混了这么多年也算个小头头了,躲过的架没有上千也有五百。可是今天这个红发姑娘轻轻松松把自己扔了墙角,这真是太下面子了!

就算她头发很漂亮也不能这样啊!

于是他又一棍子挥了过去。

然后他又被扔了墙角。

顺带光头上多了几条红痕。

这人是怪物啊!

众杀马特惊恐地看着凰北月,顿时鸟兽般散去,再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

连捂着自己胸口泫然欲泣的小太妹都识趣地离开。

凰北月看着一群人惊恐四散逃走,无趣地撇了撇嘴,看也不看窝在墙角被自己“偶然”救下的人,继续向家走去。

“那个……你不……救我一下?”

身后传来弱弱地声音,凰北月回头,一个十六七岁样子的女孩抱着腿坐在墙角。

“?”

凰北月一脸茫然。

女孩一脸惊奇,这个社会已经堕落到见死不救的地步了吗?????

“好歹给点吃的啊……”

“没有。”凰北月翻了翻自己身上的口袋。

第9章

“那……我可以到你家吃吗?”

女孩问。

“为什么?”凰北月上下打量着这个脏兮兮的女孩,“你一点用处都没有。”

“呐……我会有用的。”听到凰北月几近绝情的话,女孩头晃荡几下,反驳道。

“哦,那就跟着我吧。”

听着女孩的回答,凰北月满不在乎地低头看着垂在胸前的几缕发丝,继续向家走去。

女孩嘻嘻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白皙的一直被保护得很好的手沾上污渍也毫不在意。

终于不用饿肚子了。

——

“这……这……这……”

跟着凰北月走进她家,女孩诧异得脸上的灰都要掉下来了。这是人住的吗!

一地的零食袋子和衣服,简直寸步难行!

凰北月习以为常地踏着一地的狼藉坐在了沙发上,“吃的在冰箱里,要吃的话自己拿……”

两天没睡觉,怪困的。

胡乱指了个方向,凰北月声音越来越小,看起来睡着了一样。

“……!”

这人难道不怕自己趁她睡着入室抢劫吗!不怕自己杀人越货吗!

妈妈你看我遇到外星人了!

……我妈是谁?

“……”

女孩内心一波三折,愣愣地站在门口半晌直到肚子咕噜一声响才关了门在这堪比被强盗洗劫了上百次的房子里寻找冰箱。

第10章

再次醒来要不是凰北月坚信自己睡觉时没有被任何人触碰,就真要以为自己被绑架了。

地上的垃圾不见了,沙发上乱丢的衣物不见了,打开冰箱连里面的零食都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唔……你醒啦。”听着说话的声音,蒙了半天的凰北月才想起自己偶然捡回家的小女孩。

回过头,女孩嘴里还叼着跟长面包,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谁打扫了一个垃圾场还会兴高采烈的呢?

“啊,真是谢了,”凰北月拿出一包薯片拆开,“你叫什么?”

“不谢,我姓雷。”女孩三下五除二地吃了三分之一的面包。

“……”

“呃……那个,我叫雷音。”

“雷音?”皱眉。

“那个因为午饭有西红柿所以毒得半个研究所的人口吐白沫的雷音?”

“……嗯。”又三分之一面包下肚。

“那个离开组织却因为没有钱饿得跑回来的雷音?”

“呃……嗯,是呀……”又四分之一。

“那个……”

“是是是,都是我你有必要吗!”

雷音拍了拍手,将面包屑扫到地上。

凰北月撑着下巴盯着雷音良久,“那你跟着我干嘛?”

“嘿嘿这不是饿坏了看见x你有点激动吗?”

“你知道我是x?”凰北月挑眉。

“那当然!像x这么漂亮的红发可是很少见的呢!”

第11章

“……”

眼看着凰北月又是沉默不语,雷音心里有点慌,连忙道:“你看我可以治病救人下毒暗杀吃的只要饱就够了长得这么可爱都出去也有面子还可以洗衣做饭收拾屋子所以让我留下来吧!”

“我又没说不好。”

凰北月轻咳一声,被雷音的嘴皮子功夫惊到了,“所以以后你就负责洗衣做饭打扫屋子了。”

“你是世界上最好心的杀手!”雷音褒奖道,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被变相地当作保姆了。

雷音长得乖乖巧巧,是可以被评价为软妹子的那种女生。

不过组织出来的人能有多软……

而妹子现在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但好在人没有多大味道。难为雷音就这样晃悠了半天。

“诺,试试。”

凰北月从衣柜里扒拉出一件t恤,扔给雷音。

雷音接着衣服,一点也没有顾及面前的凰北月就大大咧咧地脱了身上破烂的衣服,套上t恤。

“你腰上怎么回事?”

凰北月也不太在意雷音的大大咧咧,反正见多了。

“被混混打的。”雷音动作一顿,故作可怜的样子。

凰北月应了一声也没多想,刚刚只是一晃而过的青紫色,长得挺像淤青。但只是一瞬间的事,凰北月又怎么能在意得那么仔细去观察淤青旁不正常的紫黑色呢?

“还有你的身材实在不太好。”凰北月想了想,还是耿直的说。

“我还会长的!!!”雷音气急败坏地反驳。

雷音虽然十六七岁的样子,但体型却是比较娇小的那种妹子。

她穿起凰北月的衣服会长出一大截,凰北月只好不情不愿地带她出去买衣服。

“其实……可以网购的。”

看着凰北月走进电梯的背影,雷音在心里默道。

但又想起上次在凰北月小区拐角处看见的蛋糕店里的糕点,低着头将话又吞了回去。

===========================未完待续==============================

漫评

扫一扫,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