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游客

  • 钻石 钻石 0
  • 金币 金币 0
  • 推荐票 推荐 0
  • 月票 月票 0
  • 书架
    收藏漫画

    主人,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同人文 > 泪落生繁华

泪落生繁华

作者:星沉月没
2016-08-18 15:00
来源 倾我一生一世恋吧
点赞1
阅读15798

冥府,忘川。 “你确定你想好了,不再后悔,剖尽妖骨,转世为人?”阎罗王冰冷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而清寂的忘川谷间。

楔子

冥府,忘川。

“你确定你想好了,不再后悔,剖尽妖骨,转世为人?”阎罗王冰冷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而清寂的忘川谷间。

“我想好了,剖尽妖骨,转世为人。我要,转世为人。”那带着稚气的回答声十分坚定,仿佛前方纵然刀山火海,她依然义无反顾的前行。

“但是你并不能投胎,本来就是死物的你,再剖除妖骨,注定缺少一魂五魄,你知道的,只剩下一双魂魄,不能再度投胎……”阎王的声音有些踟蹰。“我不管!”,她斩钉截铁的打断,“一定有其他办法!”

“这个……”“我可以附身到那些天生缺少魂魄的人的身上,世界这么大,人海茫茫,一定能找到这样的人!”“你这简直是胡闹!”阎王很是生气,半晌,“唉……算了,由你去吧……”

…………

她浑身淌着血,一步一步,挪到了转生台前,鲜血蜿蜒了一地,让人不由心疼。她双眸紧闭,纵身跃下,她的意志一点点消失,“阿良哥哥,我来了……”最后的低喃,渐渐消失在越来越大的风里,如图空灵的花瓣,在末世最后的舞蹈……

魂归

长安,华府。

她醒了。一朝魂兮归来,痴傻小姐落水转醒,众人欢欣。

华琂嫦,她的名字。

她因为痴傻被众世家小姐嫌弃欺负,因为痴傻无人前来提亲,因为痴傻,她,失去了太多太多……

长安的春日一如既往的温和,隔壁的梵罗花早早就开了,却迟迟不败。

她在后花园,乳娘远远的在身后静立,她缄默不语。她的突然清醒,使得华府的老爷夫人无比欣喜,大白天,就放起了鞭炮。

她有些反感。

突然,一个丫鬟跑来说是有一个年轻少女来了,正坐在正厅,说要见小姐。

长安的春日一如既往的温和,隔壁的梵罗花早早就开了,却迟迟不败。

她在后花园,乳娘远远的在身后静立,她缄默不语。她的突然清醒,使得华府的老爷夫人无比欣喜,大白天,就放起了鞭炮。她有些反感。

突然,一个丫鬟跑来说是有一个年轻少女来了,正坐在正厅,说要见小姐。

见我?怕是想求证我是不是真不傻了吧……那些世家小姐没一个好人!我才不要见她们!琂嫦在心里默默地想,但嘴上却说:“我有些不舒服,下次亲自去她家拜访。”

正厅。

这半盏茶的功夫,华夫人便与这女子熟络起来,这女子是南宫霍氏,隔壁春风拂槛的女主人,她说这南宫霍氏、南宫夫人之类的名号太生疏,叫阿离就好,反正大家是邻居,需要互相照拂,不必如此生疏。她听到小姐不来的消息,露出失望的神色,离去了。

番外·一世

这一年,长安的春天来的这样的早,也迟迟不离开,梵罗更胜往年。

这,大概是幸福的预兆吧……

华府隔壁,春风拂槛。

阿离很喜欢坐在高高的梵罗树顶,俯瞰着隔壁的一切,或喜或悲,但她是旁观者,那都不是她的世界————在春风拂槛,在他身边,是她永远安详幸福的港湾。

但她还是喜欢看着,看着,特别是小兔子来了以后。

那一天,她坐在树梢,他坐在树下,她邀他上来,他总说,我要上去了,你掉下来谁接你?于是就此作罢。她看着景,看着一幕幕的剧,他也看着,她是他的景,她在她的景里看着别人的

景,相映入画。

“他们会幸福的吧……”她突然喃喃的说。

坐在树下的他很罕见的跃上树梢,从身后环抱住她,她说,“南宫宴啊,你看,这个给马良和小兔子的机会,是不是很正确?小兔子为了马良努力的样子,真的很美啊……”但他却答非所问,“可是阿离你当年可没有为了我这么努力呢……”

“我明明有很努力的修习,想起你之后,更是加倍努力的修炼呢,还有……加倍努力的寻找你……”

“可你并没有找到我呀……是我回去找到你。”

“但我努力过了呀!”

“努力没有结果又怎样?”

“怎么没有结果?至少我现在打败阴阳司的各部使主觉对轻轻松松!”

“我的女人,怎么可能打不过一个小小使主?”

“难道你要我找帝师单挑?”

“这我可没有说……阿离,你只要当好南宫夫人就好了……”

“可是感觉好挫败呢……”她瘪了瘪嘴,他笑了,“那你就好好的当一只酸梨,晚上洗干净了让我吃就好……”他的嘴角有一抹玩味的弧度。“不不不,我还是当好南宫夫人就好……”

“可是感觉好挫败呢……”她瘪了瘪嘴,

他笑了,“那你就好好的当一只酸梨,晚上洗干净了让我吃就好……”他的嘴角有一抹玩味的弧度。

“不不不,我还是当好南宫夫人就好……”她连连摇头否决。

“可是当一个称职的南宫夫人就包括了晚上洗干净了让我吃酸梨呢,阿离……”

“……”她怔住了,半晌,“南宫宴,你无耻!”

“没关系,反正都是老夫老妻了,你每天想着单挑帝师,还不如早点生一个小阿离什么的……”

她的脸红透了。岁月没有在她和他的身上留任何行迹,只有越来越深的感情在他们心里沉淀。他轻轻吻了吻她,“想变酸梨吗?”

“在这里?我不要!”

“那……”

她用指尖抵住他的唇,抬起双眼,轻吟:“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双头花下,两同心处……”

漫评

扫一扫,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