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游客

  • 钻石 钻石 0
  • 金币 金币 0
  • 推荐票 推荐 0
  • 月票 月票 0
  • 书架
    收藏漫画

    主人,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同人文 > 罗带惹香,犹系别时红豆

罗带惹香,犹系别时红豆

作者:墨柒戚
2016-07-14 14:21
来源 黎水吧
点赞0
阅读3555

18:0!在最后时刻投下一个三分球时,场上的学弟足足愣了一分钟之久。 “真是个怪物!”

一.八尾猫

18:0!在最后时刻投下一个三分球时,场上的学弟足足愣了一分钟之久。

“真是个怪物!”

“都叫你不要惹她了,知道厉害了吧!学长就是这么过来的!唉。”

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怒凉晴得意地哼了一声,便背上书包出了校门。

因为开心,怒凉晴倒是饶有兴致地玩弄手中的狗尾草。

“喵。”慵懒的猫叫声让怒凉晴的注意力从狗尾草转移到了路边的小猫那。

白色的猫毛看起来柔软而鲜亮,葡萄般大的眼睛溢出了一股灵气。打着哈欠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微眯的眼睛一下子透出了灵光。

流浪猫吗?

怒凉晴掏出口袋里的面包,喂给小猫吃,怜爱地摸了摸它柔软的皮毛。

猫确是饿了,一股脑全吃掉了。

怒凉晴拿着手中的狗尾草扫扫它的鼻子,猫不买账地躲到了一边。

“不喜欢这个简易逗猫棒吗?”怒凉晴顿时蔫了,自言自语道。

“其实啊,猫并不喜欢你把它当一个玩物对待。”奶油金长发的陌生少年站在怒凉晴身旁,笑意吟吟。

“啊?”怒凉晴吓得扔掉了狗尾草,赶紧站了起来,极不自然地抓着衣角,“对……对不起,这是您家的猫吗?”

陌生人安慰怒凉晴道:“不是的。不用太紧张。”

听到他的否定,怒凉晴这才松了一口气。仔细端详,才发觉他奶油金色的长发还挑染了淡紫色,五官很是好看。

“你很喜欢猫吗?”怒凉晴看见他蹲下温柔抚摸猫,眼里是盈满怜惜。

“喜欢吗?比起喜欢更多的是怜惜呢。好像是从一个传说开始的……”

“很久以前佛祖说过,世间凡是七窍者皆可修炼成仙。据说,修炼的猫每过二十年就能多长出一条尾巴。当一只猫有八条尾巴的时候,它必须去满足一个人的愿望,去长出第九条尾巴。而每实现一个愿望,猫就必须消失掉一条尾巴来实现。所以这几乎成了一个死循环。

但我所说的猫却非常虔诚地完成这个循环。它虽然一直是八条尾巴,而且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也不知道帮了多少人了。”

“一天,一个少年上山砍柴,却突然下起了大暴雨。无奈之下他只好躲进附近的山洞。可在山洞里,有些四只开避雨的狼。少年以为死定了,可是这时候却出现了一个体型庞大的,浑身雪白圣洁的猫。嗯,有八条尾巴,少年知道,这是村里老人所说的八尾猫,那个会在暴雨天出现的灵物!

八尾猫赶跑了四只狼,等待着少年说出他的愿望,并又继续这个循环。

少年看着慵懒的八尾猫,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我希望你能有八条尾巴’。八尾猫愣了愣,眼睛里是名为感恩的感情。那一刻,八尾猫不叫八尾猫了,它终于长出了第九条尾巴!”

“所以说啊,遇到了八尾猫一定要许这个愿。”陌生少年站起身。

“这个只是传说吧,怎么可能会遇到?!不过结局是好的啊。”怒凉晴反驳他。

陌生少年被怒凉晴的较真逗笑了:“看造化咯。”

少年沉思了一会儿,道:“去青山公园试试吧,我有些同学倒是说在雨天看到有猫的身影,碰到也不一定啊。”

“噗哈哈哈,这个你还真信啊?!”怒凉晴差点笑出眼泪,但看他那认真样,还是忍住了,“不说了,我回家吃饭了!拜拜!”

他看着怒凉晴急匆匆的身影,唇角勾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这个才不是真正的结局呢。”

最近阴雨绵绵,雨下个没完,好几天都没打篮球了,急坏了怒凉晴。

一脸阴郁的怒凉晴手撑下巴,望着窗外的大雨,脸上写满了不爽。

“怒凉晴!你的包裹。”同桌拿着一个盒子,在她眼前晃了晃,“快看看是什么东西。”

同桌一脸期待地等她拆包裹。

表叔是说要寄个包裹来,好像是个围脖吧,自己也没在意。

怒凉晴打开盒子,果然,一条普通的绒毛围脖。不过绒毛摸起来很柔软很舒服。

“只是围脖而已吗?”同桌对于这种东西完全提不起兴趣。

怒凉晴也小小失望了一下,这代表她不会有新围巾了,但还是认命地收下了。

“阿嚏。”怒凉晴吸吸鼻子,今年的秋天比以往冷了。

——————————————————————————

学校里已经人影稀疏了,怒凉晴撑开伞刚抬脚准备走:“好冷哦,请问你有保暖之类的东西吗?”

瘦弱的白发青年双手抱臂冷得只打哆嗦,宽松单薄的衬衣松松垮垮的套在他身上。

怒凉晴疑惑地拿出那条围脖给他。就连邻居家的痴呆儿子都知道天冷要多穿衣,这人是傻子吗?

白发青年接过围脖,表情极其复杂,眼睛里闪过的一丝憎恨没被怒凉晴捕捉到。

“那要不……”话还没说完,白发青年就用手紧紧扼住了怒凉晴的脖子,表情甚是恐怖。

“原来是你吗?”白发青年喃喃到。

怒凉晴抬脚就要往他的要害踢,倒是被他狠狠踢了一下肚子。

我好歹是练散打的,怎么能败在这!怒凉晴刚要进攻,那白发青年就抽出一把白晃晃的梅花匕。

这是来真的?怒凉晴心想死定了。

“那边那个白毛大哥,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女生真的好吗?”穿着吊带裤的呆毛妹妹很睿智地扶了扶眼镜。

白发男放开怒凉晴,有些生气地转过身,拿着梅花匕瞄准呆毛妹妹扔了过去。

呆毛妹妹身后站着的人精准地接住了匕首,礼貌地微笑道:“我是西谷,刚才雨曦有不懂事的地方还请见谅。”

“我可有我的事要办,最好不要妨碍我。”白发男子皱皱眉,不屑地说到。

“杀人之类的事我可不保证会不妨碍呢。有话慢慢说,八尾猫先生。”西谷微微笑着,似蓝水晶般深邃的双眸仿佛可以洞悉一切。

那个人是八、八尾猫?!怒凉晴吃惊不已,传说不应该是假的吗,就像不会存在的美好童话一样。

“不是呢。”奶茶金发少年不知从哪窜出来。

“原来是你奴升搞得鬼啊。”西谷危险地眯起眼睛,对他的到来很不高兴。

“我吗?”奴升无辜地耸了耸肩膀,“我可没做什么,那个少年犯下的罪,不能因为他死了就不追究了,当然就是他的后代偿还了,对吧,小白。”

越来越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了。怒凉晴一脸的疑问。

“那么这位怒凉晴同学让我来告诉你八尾猫的真正结局吧。”奴升冷笑起来,又似在对谁的嘲笑。

“少年对八尾猫的到来既害怕又兴奋,他有个大胆的计划。少年让八尾猫留在他身边,直到他想到他要什么愿望。

人类的贪欲吞噬了少年,他找到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法师,想把八尾猫囚困起来,实现他的所有愿望。那个法师没成功,只断掉了八尾猫的两条尾巴。”奴升突然停下,指指八尾猫手中的围脖,“制成了这条围脖,虽然围脖有强大的法力,不过也有八尾猫对人类强大的怨气,会令持有者灾祸不断。也算他有良心,没把围脖送出去祸害别人。应该是下了某种术抑制怨气吧,没有大灾祸,小问题也不断。”

“那,为什么我表叔把那个送给我了?”怒凉晴忽然明白了表叔一直都不顺利的原因了。

奴升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只是在做好事而已,没了那个,他岂不是又有了好运吗?”

怒凉晴有些头痛了,因为一条围脖就弄出了这么多事,突然窜出来的妖怪想要杀自己,上一代的恩怨就要由这一代承担吗?

“围巾乃是保护脖颈,不让寒气邪气从脖颈处侵入体内,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的围巾借予他人,被掐脖子也是活该。”八尾猫则在一旁嘲笑怒凉晴。

怒凉晴只觉有血气直冲喉头。混蛋。她在心里暗暗咒骂道。

“小白有麻烦到你们吗?”面无表情的蓝发女子抓住八尾猫的手臂道。

“麻烦的人来了哦。”雨曦扯了扯西谷的衣角,压低声音提醒道。气氛是少有的严肃。

——————八尾猫完—————

二.红舞鞋

慕豢火大地从房间出来,昨晚通宵赶好稿,本以为可以睡个好觉,可大清早的,楼上装修的噪音让他睡不着。

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慕豢拿着牛奶打开了电视。

“无法言说,在人前温柔的生活。大雨倾盆,雨花溅起的是你消失的身影……”

在听到熟悉的嗓音时,慕豢毫不犹豫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掉了电视。

大清早的,还是这种情况下让他听到了凛的演唱,更加的生气了。

慕豢阖眼揉了揉太阳穴,想起了那次无缘无故被凛的疯狂粉丝踹了几脚,差点断子绝孙,还是奴升解决了这件事情。

手机突然响起来,把慕豢从痛苦的回忆中拉回来。拿起来一看,是雨曦打来的。

“喂,雨曦有事吗?”

“慕豢哥你有空的话就到你家楼下的咖啡厅,在这等你。”

“出什么事了吗?”慕豢喝下最后一口牛奶。

“奴升,还有,”电话那边久久地停顿了一下,“还有紫莹,居然出现了。看样子已经收服八尾猫。”

“紫莹吗?”慕豢的食指点过桌上杂志的文字,像在搜索着什么,节骨分明的食指最终停留在“主笔:紫莹”那行字上,“我挺喜欢她的漫画的。”

电话那边的人愣了一下,怒吼到:“你给我去死!”

——————只是分界线而已———————————

“等一下他就来了哦。”雨曦晃了晃手机没好气道。

“嗯,好的。”昨天经历的事情太多,怒凉晴有很多问题要问。

“昨天脖子被掐,今天早上就有一道黑印子。”怒凉晴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早上起来可没吓死她,今天有点回暖了,还得围围巾,穿高领外套。

“八尾猫可是妖物,过几天就会好了的。”西谷抿了一口咖啡,“也可以拿盐水来洗脖子,盐是可以驱鬼的。”

“这,这样吗。我知道了。”她回家就买十几袋盐随身携带,看哪个鬼敢近它身。

西谷看了看手表:“今天去解决一件事,等一下和你慢慢解释清楚。”

看见西谷这样,雨曦扯了扯他的衣角,靠近低语到:“你觉得她可信?”

西谷笑笑:“不相信我吗?不用担心。”

雨曦不屑地哼了一声,余光瞄到了在咖啡厅门口寻找他们的慕豢。

“他来了,我们走吧。”怒凉晴也稀里糊涂地跟着他们走。

“呦,这位不就是‘单枪匹马勇战众多学弟未尝败绩的篮球场上的传说级人物’怒——”慕豢紧皱着眉,故意拖长“怒”的音,努力回想她的名字。

“嗯——”慕豢有些尴尬,“好吧,你叫什么?”

雨曦在一旁憋笑憋的很辛苦,头上的呆毛不受控制地不停晃动。

居然记不住传说级人物的名字,还有自己哪来这么长的一串称号的:“我叫……”

“怒凉晴是吧!”慕豢手舞足蹈地喊出来,高兴得像一位找到贝多芬未发表的歌谱的音乐家。

雨曦终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好了,该去目的地了。市电视台,最近很火的选秀节目会邀请到凛,总之先去看看。”西谷说到。

“你不知道我看见他就火大吗?而且现在还睡眠不足!”慕豢戴上墨镜遮住自己的两个大黑眼圈,声音及其郁闷不爽。

“抱歉,我们忽略了这个问题。可是考虑到你比我们都要聪明能干,所以……”雨曦很诚恳地说到。

慕豢被夸得有些飘飘然了:“不用说了,我去。”

雨曦得意地用手肘撞了撞发呆的怒凉晴:“他挺好对付的,夸一夸就行了。”

——————又是分界线君————————————

四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市电视台,楼下被各种粉丝人潮堵得水泄不通,大多数人举着凛的LED板和大海报。凛是最近的人气偶像,唱歌实在好听,除了人有点冷,粉丝多也不奇怪。

四人绕到了观众席的最后一排,正在这时,主持人宣布道:“让我们有请今天最后一位挑战者……”

音乐缓缓流泻,追光灯打在了舞台中央,不知何时,一位妙龄少女踩着碎步翩然登场,她脚上的红舞鞋尤为艳丽,和身上白裙有了鲜明的对比。长相倒是甜美,可那一双眼眸却显得暗淡无神。

“红舞鞋红舞鞋

跳着旋转的死亡舞步

细细的丝带缠绕着

纤细而雪白的双腿

缠绕向上

鲜血滴答滴答

落在舞鞋上

粉红的舞鞋呢怎么不见了……”

少女轻歌曼舞,她的舞姿及其优美,轻盈飘逸。像素花般清新淡雅,又似婴粟般蛊惑人心。直至歌声终了,舞罢,众人还均未回神,久久沉浸在刚才的表演中。

几秒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她的鞋子,有问题。”慕豢笃定地说到,“去后台。”

等那少女下台后,人也走了很多。慕豢拦住了她:“知道你为什么被待定吗?”

不管怎么说,按少女的表演,怎么都会通过,可结果却被待定了,这个结果使场上的人一片哗然。慕豢还捕捉到了她脸上那憎恨的表情。

“蠢货,就你还想去参加舞蹈比赛?醒醒吧!”

“要我是你,干脆就连学也不上了,丢脸!舞蹈没天赋就不要学了。”

“白颜啊,不是老师说你,你真的不适合跳舞,比赛就不要参加了吧。”

刺耳的嘲笑声与不堪入耳的话不断回荡在白颜耳边。她恐惧地蹲下抱住头,企图把那些声音忘掉。

明明这么喜欢跳舞,为什么偏偏就这么没天赋呢?!

有谁知道她为了跳好舞而牺牲了所有时间。成绩的下滑,长辈老师的苦苦相劝,也抵不过一支舞!

“啪嗒啪嗒”雨点打了下来。打在脸上有些痛。

“下这么大的雨还不回家吗?”一把伞挡在了她的头上,淡雅的清香封住了鼻息,黑色长发的妖冶男子眯着狭长的丹凤眼打量白颜。

“啊咧?不说话吗,遇上什么麻烦了吗?”十几秒尴尬的沉默后,男子开了口。

白颜一下站了起来,因为蹲得有些久了,头一片天昏地暗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男子扶了她一下,却被白颜害怕而又生气地推开了:“不需要帮助!”

“真的吗?”男子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难道不喜欢跳舞吗?”

白颜僵了几秒,张了张口,却吐不出一个字。

男子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双有些年代的红舞鞋。红得仿佛要滴出血:“它或许能满足你的愿望。”

白颜情不自禁地接过鞋子,捧着舞鞋的手在不停颤抖。

“最好只使用一次,可不要太贪心了,不然后果自负哦。”

“给我了吗?我明明和你素未谋面。”白颜心存疑虑,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男子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耸耸肩一脸正气道:“只是觉得我们经历很像罢了。嗳,还是快回家吧,不然父母该着急了。”

————————————————————————————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让开!”白颜板着张脸极不客气地说,杏眼里有着一股尖酸刻薄。

“武力才是解决问题的重要手段嘛。”怒凉晴自信地说到,摩拳擦掌准备进攻。

“请各位客人们安静,来欣赏今天的最后一幕戏剧。”音响突然响起男声,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就是凛!

“怎么会这样?!”白颜的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一样地开始舞蹈。动作意外的僵硬,不熟练。就像第一次被小木偶师操控的木偶。

“滚蛋凛有种出来单挑啊,躲起来算什么!”慕豢恼怒地朝着高处的音响喊到。

“救命,求你们救救我!”白颜带着哭腔喊到,双脚被舞鞋勒红,仿佛随时会迸发出献血。

“不要担心。”凛惯有的慵懒又冷冰冰的声调响起,“除非她死亡或把双脚砍下就会停。”

怒凉晴既气愤又无奈地望向雨曦他们。雨曦抓紧西谷的衣角,紧皱眉头,双眼溢满茫然无措,害怕地躲到了西谷的身后。

“雨曦,你要逃避吗?你知道的,我保护不了你一辈子。”西谷按住雨曦的头,耐心劝导。

“啪”雨曦打开他的手,跑出后台:“你还不了解我吗?!!”那种懦弱的性格改不了!

“对不起,我想擅自做主。”慕豢犹豫了一下,掏出瑞士军刀走到白颜面前按住她的脚,“只是无意听到穆晨野的话——”

“受到诅咒的东西,只要让它见血就好了!”慕豢毫不犹豫地划破了她的脚裸,白颜顿时跌坐了下来,鲜血喷涌而出。舞者更加红艳了。

慕豢又马不停蹄地脱下了她的舞鞋:“快送她去医院,不能耽误!”

——————————————————————————

“你好,我是紫莹。嗯?成功了吗?”蓝发女子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听着电话那头有些无奈的解释。

“也罢,好好实施下一步计划吧。”紫莹没等那边的人说完,就不耐烦地掐掉了电话。猎物正一步步走向陷阱……

医院。

“医生说只要你好好休养就可以了,现在快睡吧,我们通知你的父母了。”怒凉晴声音轻柔地安抚白颜,像极了哄宝宝的笨拙母亲。

真累啊。怒凉晴看着她闭上眼,才松了一口气。

“我,我其实不叫白颜,我叫夏可可。”少女又睁开双眼说到,着实把正要转头走的怒凉晴吓了一跳。

“那就说说吧。”刚打好热水的西谷笑意盈盈道,并不感到吃惊。

“5年前,我10岁,并不喜欢舞蹈。我奶奶是信基督的,平安夜时带着我去教堂。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孩在那跳舞,真像上帝派来的天使。”夏可可凝望着窗外,表情是那样惊喜,仿佛那个场景就在眼前,“她说她叫白颜,真好听啊。那时候,我就想像她一样跳得这么好!”

“可是我认为,喜欢不见得好,为了一件可能不会做好的事而拼尽全力,可不是什么好事。”西谷向她微微颔首,便示意怒凉晴出去。

夏可可有些不甘地闭上眼昏昏睡去。就要这样放弃了吗?

这家医院很冷清。走廊上只是偶尔走过一两个护士,病房里几乎没什么病人。就连在帮夏可可包扎脚裸时,医生也是漫不经心的。倒像一家黑心医院。

走廊上慕豢在打电话,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但压抑的语气又像在担心什么。

看到他们两人出来,便挂掉电话:“穆晨野解出来了,希望这是一件好事。”

怒凉晴一脸疑惑。

“我还没和你说吧。其实我们只是喜欢研究一些古文化,几个月前我们得到了一本刻满符号的木书,上面应该是某些古文字。那天一个蓝发女子找到我们想要这本书,我们当然不会给了。”

“因为这本书,那个人竟不惜杀人,我们想知道她的目地。有过几次照面,那个人绝对不简单。”慕豢接过话头,郑重其事道。

自己好像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中。

西谷拍拍她的肩:“翻译出那本书的内容,我们的疑惑都会解开。而你,只能选择和我们一条阵线,紫莹随时会找到你。”

西谷一副“你不加入也得加入的表情”,逼得怒凉晴欲哭无泪。

“对于这本书我大致有眉目了。”黑发男子像个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从慕豢旁边窜出来,吓得他差点叫出声。

“你是鬼吗?”慕豢没好气地压低声音斥责男子,“吓死了怎么办!”

“介绍一下,这是怒凉晴,那位是穆晨野,律师。”西谷无视旁边臭脸的慕豢,微笑着介绍道。

“你好。”怒凉晴有些腼腆地问好。

男子的短发干净利落,皮肤白皙不是病态的白,穿着不古板的休闲西服,很是清爽。问好也是像一潭波澜不惊的清泉。

居然是高冷?!

============================未完待续==================================

漫评

扫一扫,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