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同人文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11

时间:2017年10月18日15:10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225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一个人拉住了蓝羽琪的手腕,那只手同样苍白冰冷,可却握得那么坚定,那么用力。

第四十七章 囚徒困境

一个人拉住了蓝羽琪的手腕,那只手同样苍白冰冷,可却握得那么坚定,那么用力。
蓝羽琪回头:“阿啸,你……”
唐啸注视着她,漆黑的眼睛如暗夜里深邃的天空,有不容反驳的坚定光芒。
轻轻地,向她摇了摇头。
“可是……”
蓝羽琪还想说什么,却被唐啸打断:“这里……是教皇殿。”

“桀桀,”迈尔斯的声音突然响起,“怎么,你刚才是想杀人灭口吗?”
“你再说一遍!”蓝羽琪怒不可遏,她真的很想冲出去,把这个家伙碎尸万段。
迈尔斯却是不理会她,直接对着在座所有人说道:“诸位,你们看当下如何是好?”
“幕天兄以为如何?”雪天奕直接对着星罗帝国皇帝问道,他们两人毕竟是两大帝国皇帝,而这蓝羽琪又在星罗帝国生活过一段时间,故而先问问他的意见。
“依我看来,千教皇现在生死不明,蓝姑娘又身份特殊,不如先把她和唐啸关起来从长计议吧。”
“也好,请问余长老,武魂殿里可有地牢?”

“大家住手!”
突然,一声呼喊从众人之中发出,顿时教皇殿内一片耸动,在哗然声中,赫然只见比比东决然排众而出,走到中间,站在蓝羽琪身边,跪了下去。
余龙一阵愕然,站在蓝电霸王龙家族众人里的玉小刚也是惊讶之极,急道:“东儿,你……”
比比东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她跪在蓝羽琪身边的身子,竟无丝毫退缩之意,那美丽的容颜之上,雪白的牙齿轻轻咬着淡淡的下唇,静静地道:“各位,我是和羽琪姐一起从杀戮之都回来的,我有话说。”
余龙皱眉,喝到:“比比东,你姐姐她现在涉嫌教皇失踪一案,我们自有定夺,你不要多嘴,快快回去!”
比比东嘴角仿佛也抽动了一下,呼吸愈发沉重,此时此刻跪在蓝羽琪的身边,那份压力绝对非同小可。
教皇殿外的夜风,不知什么时候吹了进来,掠起了她的几丝秀发,轻轻飘动。
“余长老,在座的各位,请容我说上几句。”
余龙向周围看了一眼,教皇不在,他身为此次寿宴的负责人,又是武魂殿长老,也算是握有话语权了,只见得那些其他帝国宗门的魂师纷纷看来,只得道:“好吧,你说。”
比比东点点头:“多谢长老。我和羽琪姐相处多年,对她的性格比较了解,姐姐她虽然有时候比较冲动,但很重感情,绝对不会做出恩将仇报的事。当日我们一起走过的地狱路,那所谓的孔雀翎也在其中损毁,我和唐啸、唐昊兄弟都是见证人,后来我和她更是一起被教皇大人接回,如果说那时姐姐有什么异样,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请长老还有各位三思而行,千万不要为难姐姐!”
蓝羽琪张了张嘴,怔怔地看着比比东,心中突然涌入了一丝暖意。
原来,在我最低落的时候,还有你们……
如果,老师还在的话……
昊天宗弟子唐昊,也愿为蓝羽琪担保!”
几乎就在比比东说完此话的同时,唐昊也忍耐不住,毅然冲了出来,跪在大殿之上,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女孩在哥哥心中的分量。

此刻大殿之上,情况有些混乱,余龙更是眉头大皱,不知如何是好,偏偏这个时候两大帝国和七大宗门的人都在,他这个临时负责人又不能推卸责任,一时之间却是进退两难。
“就依幕天皇帝的话,先把他俩关起来好了!”
突然间,一道淡淡的苍老声音,从虚无中传出,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
突如其来的苍老声音,直接是将所有人都是骇了一跳,目光急忙一转,最后凝固在了教皇殿一个偏僻的角落,那里,一道身着金色刺绣供奉服的苍老身影负手而立,目光平静的注视着众人。
“金鳄供奉大人!”余龙大吃一惊,外人只知道武魂殿有长老团,然而只有他们这些人才知道,长老团绝对不是武魂殿的真正力量,这些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供奉才是真正的权力人物,而千道流实际上就是大供奉。
蓝羽琪刚转过头,突觉脑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金鳄供奉收手,他同时打昏了唐啸和蓝羽琪,速度快如鬼魅,无人能看清他的动作,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们武魂殿交四海朋友,从来光明磊落,自然是不会私设牢狱。”
一句话,让威严四射的幕天皇帝面红耳赤哑口无言,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金鳄供奉又道:“地牢没有,不过我知道一个地方,保证他们插翅难飞。”
说着,金鳄供奉向来死板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

这仿佛是一个被世界遗忘和唾弃的角落,一墙之隔,墙外明媚,牢里腐霉,鲜明讽刺。
时已至晚,间或有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进来,摩擦出“呜……呜……”的惨和声,吹起落地尘土,飘荡在半空中,弥漫了整个空间,夹杂着酸臭糜烂腐朽的味道。
在这寂静的黑夜里,只有渗进心扉的黑暗是永远的伙伴。
头好痛……
风微凉,脸色苍白的蓝羽琪睁开明丽的丹凤眼,却只看到一片黑暗。
现在是……什么时候?
眨眨眼,蓝羽琪抬手,揉了揉自己酸痛的后颈,却发现自己的头发竟已被汗水打湿。
这里……好暗,闷得人喘不过气来,这是哪儿?
怔怔地看着牢房外的天空,蓝羽琪有一瞬间的恍惚。
都说红颜薄命,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真是讽刺啊,身子窝在囚衣里,越显得单薄无力。人生如戏,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多愁善感,月牙儿弯弯,不知明天朝霞会不会很美。
她沉默了一会儿,发生了太多的事,一时间让她思绪混乱。
她渐渐想起来了,记得这之前她还在教皇殿,有人诬陷自己,然后——
唐啸!
唐啸呢?唐啸在哪里?他为了我,不惜一同承担那么多来自顶级魂师的压力,他……会不会出事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抓了一下,疼得快要滴出血来!
“阿啸……”
她的声音很轻。
黑暗中,她把自己缩成一团,小心翼翼地等待着回音。
“阿啸……”
她又叫了一声,声音颤抖而哽咽。
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往下落。
黑暗中仍旧一片沉默。
这黑暗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可是蓝羽琪却觉得,心里好冷。血液似乎在冷却,凝结成冰,一小片一小片,割得她生疼。
她已不敢再喊出声,她怕她等到的,依旧是一片静默。
良久,良久……
“琪子……你干嘛不叫我了?”某个黑暗的角落,响起一道慵懒而不失清扬的声音,拖着长调唤着她。
“去你妹的,你不装死能行?”

第四十八章 逃亡

整个空间十分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封闪着微弱的光。被风一吹,就灭了两盏。
这里似乎常年不见天日,连空气都是浑浊的。一个正常人待着一会儿也受不了。关在这里的人,可能一辈子也出不去了。原来,这里不光是潮湿和血的味道,还有一种死亡的气息。
“阿啸,你怎么样,你还好吗?”这地方似乎很大,黑暗中找不到方向,蓝羽琪只能凭借刚才的声音一点一点地摸索,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找到那个人的时候,她的眼圈又热了起来,一时间竟哽咽得说话断断续续。
“嗯……”唐啸轻咳了咳,缓缓道,“还好……我没事。”
蓝羽琪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这里又黑又热,你知道这是哪里么?”
唐啸轻咳着:“这里……不是你们武魂殿的地方吗?我身上有火折子,稍等。”
“嗯。”
唐啸在身上摸索着,少顷从魂导器里取出火折子,迎风一晃,便燃起了小小的火苗,这片空间顿时明亮了起来,他们终于看清了这个地方的陈设。
像是一个简单的起居室,有桌,有椅,有床。
“这里……应该是‘天冢’吧,它有两个作用,武魂殿不会私设牢狱,所以有所变通,这个地方可以闭关,也可以关一些人。”蓝羽琪沉默了一会儿,旋即有些自嘲,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进这个地方。
“我的样子很狼狈吧?”唐啸的声音嘶哑低沉,却仍旧不忘调侃自己,“真是……太丢脸了。”
蓝羽琪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说笑话!”

天冢里的摆设不多,所以很快地,蓝羽琪便在桌子的暗格里找到了一小坛水和几块饼干。
“找到了!我果然没记错。”蓝羽琪把食物和水拿到床边,“老师他们在天冢里常常一待就是好几天,所以这里应该会有食物,我们吃一点,有了力气,才好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唐啸问道,这里简直就是铜墙铁壁,怎么离开?
“别忘了……这里是武魂殿……”蓝羽琪狡黠地一笑。
这里是武魂殿,除了教皇和长老等少数人,还有谁比她这个武魂殿圣女对这里更了若指掌?当她发现这里是天冢的时候,就全然没有了恐惧和无助,怎么从这里出去,她当然知道了。
两人啃着干巴巴的饼干,谁也没有再说话了。
饼很干,要就着那仅有的一小坛清水才可以下咽。
当蓝羽琪吃完两块饼之后,她的身上终于又充满了力气,拍了拍身上的碎屑,站起身来转头看向唐啸,发现他已经靠着墙坐起身来,此刻正看着她微笑。
他的脸虽然苍白,可是他的眼睛却如夏天里深蓝色的天空,闪着璀璨星光。
“喂,你好些了?我们走吧。”蓝羽琪低下头,把火炉右上角第三块砖头,用力推了一下,整个炉台顿时沉了下去,露出下面幽深的地道。
这就是她不着急的原因,此刻她甚至相信是余龙长老故意把他们安置在此处的,反正她也知道密道出口在哪里。

地道里依旧闷热,两旁墙壁上镶嵌着的魂导器照明灯摇曳出微弱的光,唐啸扶着蓝羽琪,在密道里缓慢前行。
两个人都很疲惫了,谁都再没有说话,密道里只有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蓝羽琪咬住嘴唇,不肯停留片刻,她现在只想快些离开这里,至于以后如何,先出去再说吧。
……

越走密道就越宽敞,空气也越来越凉爽,魂导照明灯的数量逐渐减少,幽深的密道开始变得阴暗潮湿。
蓝羽琪加快了脚步,不到半个时辰,她们就走到了密室的尽头。
尽头没有路,只有一个巨大的黑色水潭。
蓝羽琪偏过头,道:“我也不明白,第一次来这里。”
唐啸抬起头来:“累了吗?”
“嗯。”
“那我们先休息一会吧。”
“好。”
蓝羽琪走到潭边将手上的灰尘洗掉,又擦了把脸,潭水冰凉,她终于觉得舒服了很多。

“这个水潭,是不是能直接通到武魂殿下游的那条河?”唐啸看了她一眼,道,“我们再歇一会,然后泅水从这里游出去。”
“啊?游出去?我不会水啊!”
唐啸声音一凝:“你不会?”
蓝羽琪有些羞涩地点点头:“我是旱鸭子”
唐啸微微沉吟,并没有答话,只是闭上了眼睛,似正静静调息。
蓝羽琪叹了口气,心道自己可能要拖累他了。
“会闭气么?”他问道。
“废话!”
“怕水么?”
“有一点。”
“那你信我么?”
“……能别说这么幼稚的话吗?”
“好,一会你和我一起入水,只管闭气,不许乱来,不要挣扎,我会将你带出去。”
“嗯。”

……
全身浸透的滋味并不好受。
潭水冰冷刺骨,像是有千万根冰针不断刺着皮肤刮着骨头。
蓝羽琪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睁开着,因为不管如何眨眼她所看到的都是全然的黑暗。
前世的她有过溺水的经历,所以以后一直是有些怕水的,一入到水里就莫名地慌乱恐惧,从此便一直学不会水,只好放弃了。
他们好像一直在往下游,潭水越来越冷,胸口也压得越来越沉,好像要把憋着的那口气给挤出来一样。
这水潭,到底有多深?
……
过了许久,应该是许久了,因为蓝羽琪已经憋不住气了,冰冷的水开始往她的鼻子里灌,她捏住鼻子,身体不自觉地蜷缩起来……
他们开始往上游了……
还有多久?还有多久才能到水面?她的肺要胀开了……
下意识地,她想喊救命。
嘴唇一张开,水流就蜂拥而上,七窍被还未深压的潭水冲击,情急之中咽下的潭水和猛地刺痛瞳孔的痛感让耳膜那里传来的撞击感更加厚重,一下一下地仿佛要穿透七窍的疼……
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一颗弦,唆使着四肢乱无目的,去寄望一个哪怕一丁点儿借力点,时间的流逝感一点一点被拉长,知觉被疯狂的液体吞噬,逐渐像光一样消失……
我……要死了吗……
当她开始绝望的时候,身子突然被束缚进了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原本快要窒息的她,却是感觉到一阵呼吸传来,意识稍稍能恢复。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第四十九章 十年前的因

蓝羽琪趴在岸边,用力地咳着气,好像要把她的肺也咳出来。
她的手终于抓到了岸边潮湿的土,她的肺终于可以自由地呼吸,她终于,活着出来了!
唐啸比她要早出来,此刻也是疲惫不堪,毕竟男子汉的体能要好一点,最后时刻正是他全力带着她破水而出。
头发上的水不停地滴到眼睛里,蓝羽琪低下头,用力将肺里的水呛出来,她觉得自己像一条搁浅在岸上的鱼,挣扎着呼吸着,十分狼狈。
“琪子,你没事吧?”
唐啸的声音传来。
她咳了好久,总算有力气从岸边爬了起来:“我有事!你居然敢偷吻我!你这混蛋!”
“咳咳,这是为了救你。”唐啸苦笑道。

岸边的小草不知什么时候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在春风的吹拂下轻盈地舞动。
“武魂殿……”稍稍整理了一下仪容,蓝羽琪回首望去,那里,是她的家,她知道,在未来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恐怕自己是再也不能回来了。
未来的路,要怎么走,自己又何去何从?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阿啸,我该怎么办……”低下头,女孩轻轻地叹了口气,话语里的那抹无助和凄凉,让人闻之不禁心酸。
“能找到你爷爷的话,一切自然好办,但这却非朝夕,”唐啸沉默了一会儿,道,“现在这种情况,最好是能尽量远离这些势力,否则我们处境会很难。”
“那……我们要隐居?”
“呵呵,倒不至于这么为难你,”唐啸摇摇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远离武魂殿和七大宗门的势力范围,那里的主人不会不知道我的,咱俩去那里避避风头,应是最好的选择。”
“嗯,我听你的。”蓝羽琪臻首轻点,为今之计,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她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便确定了目标。
爷爷失踪一事绝对非同小可,说不定会牵扯出可怕的秘密,而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加紧修炼,没有足够的力量,无论做什么,都是举步维艰。

待得理清了思路,蓝羽琪也是松了口气,她刚想开口说什么,唐啸那急促的声音突然传来:“琪子,小心后面。”
女孩回头,一道漆黑闪光已向她眉心刺来,她偏头躲过,一股凶悍的魂力匹练立时向来人脸上招呼过去,趁来人躲避的空当,蓝羽琪飞快地闪了回去,站在唐啸的身侧。
待看清来人,蓝羽琪的瞳孔不禁收缩,寒声道:“怎么又是你?”
他们面前站着的,正是前一日在教皇殿上让自己陷入不利境地的迈尔斯。
迈尔斯冷冷一笑,并不答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唐啸暴喝道,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迈尔斯对唐啸看也不看,只是直直地盯着蓝羽琪,慢慢地道:“我想要你的命!”
闻言,蓝羽琪嗤笑道: “这里距离武魂殿不远,你知道你这话意味着什么吗?”
“当然,我不会无的放矢,否则也不会特意来出口处堵死你们的退路了。”迈尔斯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仿佛胸有成竹一般,“看看你们四周,没人会注意到你们的,在这个结界内,任何信息都是无法传递到外界,此刻我既然敢现身,你们就别想活着出去!”
蓝羽琪偏头望去,只见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空中,使人觉得憋气,往远处看去,茫茫雾气弥漫,周在的景色都是显得有些模糊,哪里还能看得到边际。
她怒不可遏:“你疯了是吗?的确当年我是撤了你父亲的职务,那也是他咎由自取,如今你想来报仇是吧,就凭你这魂王都不到的实力?”
“十年前,我不会忘记……”迈尔斯盯着面前怒气冲冲的女孩,淡然一笑。
……

十年前,庚辛城,武魂主殿。
包括殿主迈克尔在内,所有的武魂殿执事,齐齐抬头,骇然的看着天空。
因为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却见天空在这一瞬间,被一片滔天的金光骤然笼罩,一股无上的威压,从这天空内向着大地,逼压而来。那金光中,有一个金色的身影,平静的站在那里,俯视大地。
“庚辛城武魂主殿,于此地主殿内所有我武魂殿之民,接旨!”
主殿内外,在那天空中金色的身影威严的话语传出的刹那,骤然寂静下来,所有魂师全部抬头看着天空,神色露出震撼!
教皇殿圣旨!
这种圣旨极为罕见,因为很少发出,但每一次出现,都代表着那远在两大帝国交界之处的教皇殿,不可抗拒的无上威压。
“参见教皇!”一片片魂师齐齐躬身抱拳,无论是迈克尔,亦或是其他执事,所有魂师,不管什么修为,此刻均都是带着发自内心的恭敬,齐齐一拜。
那天空的金色身影,尽管不是教皇,但他拿着圣旨,在此刻,他就是教皇的化身!
在大地上武魂主殿内外所有魂师一拜之时,天空上那金色的身影,目光俯视大地。
“圣旨一道与此!”
右手一挥,却见金光再次闪耀辉煌间,一张不知是何物制成的圣旨,被此人双手打开。
“武魂殿传承至今,已逾万载,门下弟子向来谨守殿规,不得僭越。庚辛城武魂主殿现任殿主迈克尔,汝胆大包天,触犯殿规,搜刮民脂民膏,擅自打算吞并铁匠工会,罪无可恕!念昔日之功,现传令撤销汝之殿主资格,由其他人代之!”
那教皇殿使者念旨中,迈克尔的额头迅速泌出汗水,此刻听得这圣旨的内容,他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不可能啊!的确他是出于私心做了这些事,可是,哪个武魂主殿分殿的人不是这么做的?为何偏偏就查办了自己?这里面肯定有鬼!
“父亲……我在教皇殿认识一些人,我去找他们打听一下,看究竟是谁干的好事!”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入了迈克尔的耳中,他偏头看去,却见是自己的儿子迈尔斯。
他咬咬牙,用力地点点头。
……

“原来……我当时感觉到的那道如芒在背的目光,便是来自于你。”蓝羽琪冷冷地扫了迈尔斯一眼,心中却是有些奇异。
因为不论如何,这迈尔斯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庚辛城武魂主殿前殿主之子,他何德何能,来算计自己这个武魂殿圣女?
除非……这迈尔斯是哪个人操控的一具傀儡,他的所作所为,仅仅是某个隐藏在幕后的人对付自己的一步棋罢了!
说不定,爷爷的失踪,就是与此有关!
可是……让爷爷从世间消失这种事,放眼整个斗罗大陆,真的有人能做到吗?

“琪子,不用和他废话了,今天是不死不休了。”唐啸冷冷地说道,他上前迈了一步,显然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先等等,我要对他施展幻胧魔皇瞳!”蓝羽琪咬咬牙,肩膀因为愤怒而微微抖动。
“不用这么麻烦,我说过……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跑!”迈尔斯森然一笑,旋即态度陡然变得恭敬起来,他双手抱拳,对着虚无处深深一拜:“长老,请出手吧!”

第五十章 霸体

而也就在迈尔斯话语刚落下的瞬息,整整四道达到了魂圣境界的气息,浩浩荡荡的弥漫而出,旋即,四道黑衣人影,从浓雾中缓步踏出!
而感受到这等气息压力,蓝羽琪和唐啸,皆是脸色连变。
“四名魂圣吗……”唐啸咬紧牙关,他们两个魂帝要面对四名魂圣一名魂宗?今天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呵呵,别做无谓的挣扎了,放弃抵抗吧。”那迈尔斯得意地笑道,眼中精光大盛,这种胜券在握的感觉令他感觉良好,一想到等下就能擒下那武魂殿圣女,他的口水就差点留下来。

“阿啸,直接用武魂融合技吧。”蓝羽琪眼瞳收缩的望着那四道黑袍身影,从这些人身体上感觉到一种压迫,她眼中渐渐涌上坚决之色,右手一扬,召出了净灵御剑。
听得她喝声,唐啸也是点点头,两人欺近在一起,武魂同时泛起了金色的光辉。
“呵呵,妄想!”其中一个黑袍人嗤笑了一声,手掌一挥,魂环闪烁间,地上便是立刻涌出大量树干,唐啸立刻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推开了蓝羽琪,但粗壮的树干也是将两人彻底分拨隔离开来。
“早便是听闻,你们有着武魂融合技这等绝招,虽然不见得有用,为防万一,我们也不乐意见到你们施展!”迈尔斯冷笑道,“这结界虽然能压制气息,但是毕竟距离武魂殿太近了,只能让得魂圣强者出手而不被发现……对付你们,应该可以了!”
蓝羽琪见状,心头也是一沉,但这种时候也别无他法,看着树枝的粗壮程度,自己要打破它需要不少时间,尽快击溃眼前的两名魂圣,才是唯一的办法!
“阿啸,你那边也要加油……”她轻轻地自言自语。

黑袍魂圣目光森冷,见到他的伙伴已经分割了战场,也不废话,将武魂释放而出,和另一名魂圣一起,成夹击之势,对着蓝羽琪包围而去。
一人是插翅虎魂圣,另一名是铁甲龟魂圣,他们的部署很简单,每边两人,携手作战。
“动手!”
包围一成,那插翅虎魂圣眼中便是浮现狰狞之意,一声冷喝,魂环闪烁间,浩瀚魂力暴涌而出,如同闪电一般,对着蓝羽琪暴掠而来,那凶悍的攻势,直接是令得这片土地都是颤抖起来。
“粹魂!”
脚踏鬼影迷踪,蓝羽琪身子迅速后退,同时手印变动,眼瞳中的紫意飞速消散,漫漫白芒透体而出,她的气息,瞬间便是不断的暴涨起来,短短瞬间,便是突破了束缚,半晌后,其雄浑程度,已经达到了匹敌六十五级的程度了。
“直接把秘法提升到第二度吗……”
见到蓝羽琪那暴涨的气息,那插翅虎魂圣眉头也是一皱,旋即冷笑一声,偏头对着同伴喝道:“不要担心,粹魂秘法有着时间限制,等时间一到,今日她便是插翅难飞!”
“嗯。”
铁甲龟魂圣也是面色森冷的点了点头,第七魂环闪烁,武魂真身爆发出淡淡的奇异光芒,抬手便是如同最为锋利的刀刃一般,划破空间,对着蓝羽琪额头划了过去。
面对着那迅猛凶悍的攻势,蓝羽琪也是咬紧贝齿,左腿骨魂技发动•瞬间加速!身子轻盈一闪,险险避开那锋利的风刃,右手御剑一扬,第五魂环亮起,无数道剑光,狠狠的对着铁甲龟魂圣轰去。
“呵呵!”
心中掠过谨慎的念头,铁甲龟魂圣不退反进,他的防守能力在魂圣境界里是出类拔萃的,凭借坚硬的龟壳,轻易挡下了极光封灭的攻势。
见到一击未果,蓝羽琪也是柳眉一皱,刚欲追击,一道苍老身影便是闪现身前,阴翳的面孔中透着丝丝森冷,一只呈漆黑色的虎爪,如同鬼魅一般,直接穿透空间,带着一种危险般的感觉,闪电般的对着蓝羽琪脑门抓了过去。
“你太大意了!接我武魂真身状态下一击试试!”
感受着那漆黑虎爪之下所弥漫的森寒劲风,蓝羽琪俏脸苍白,她死盯着前方,心脏也是微微收缩,好像冰凉的蛇爬上了脊背,但她脸上却是没有惧色,右手银光一闪而逝——这是龙叔的遗物,寄宿在她右手的魂骨!

漆黑虎抓狠狠落下,插翅虎魂圣预料之中的模糊血肉并未出现,蓝羽琪的身子,却是在他怔然的目光中,化为一片虚无,他的攻击,自然是落在了空处。
“怎么回事……”
这一幕,令得插翅虎魂圣一愣,旋即猛地回过神来,目光急忙转向一旁的空地,那里,一道倩影倚树而立,不是蓝羽琪,还能是何人。
虚幻之蛇右臂骨魂技——化圆,以自身为中心化为旋圆光阵,对范围内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并对撞到光圈的敌人造成精神伤害与减速,并降低目标的防御力,释放期间不可被选中。
这是一道“霸体”级别的魂技,所谓的不可被选中,实际上就是无敌状态,虽然只能维持短短的一秒,但强者交锋,须臾定生死,这一瞬间的无敌状态,往往会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
其实当初龙叔和波塞西的差距,比现在蓝羽琪和这名魂圣的差距还要更为巨大,那时若非龙叔使出化圆,当时就是连海神刀剑双刃斩都接不下来了。

“你还真是得天独厚呢……可是,霸体级别的魂技,冷却时间和损耗都不小吧?你还能躲几次?”插翅虎魂圣也是想到了什么,冷笑道。
长长的吐了口气,蓝羽琪面色恢复平静,澎湃的玄天功内力在经脉之间飞速运转,同一时刻,她那第六魂环,渐渐亮起。
“不要给她蓄力时间!”
插翅虎魂圣面色微寒,一声冷喝,他与铁甲龟魂圣的身形几乎是同时间的暴掠而出,魂环闪烁间,两道凶悍异常的魂力匹练,带起震耳欲聋的呜呜破风之声,对着蓝羽琪爆轰而去。
面对着两人的联手,蓝羽琪却是面不改色:“霸体级别的魂技,我并非只有一道……虽然时间还是很短,只能以命相博了!”
抬起头,无畏地看着两道飞掠而来的身影,她的瞳孔渐渐涌上了淡淡的红色,仿佛回到了当初的杀戮之都一般。
第六魂环彻底点亮了,冰冷暴戾的杀戮之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彻底填满了这方天地。
“杀戮剑诀!”某一时刻,她突然发出一声长啸。
在众目睽睽之下,女孩突然消失了,仿佛融入了空气一般,又或者说是化身为无数道剑气,旋即飞速穿梭,斩向前方的两名魂圣!

第五十一章 挟持

“砰砰砰——”
这方天地,在这等无比剧烈的战斗下,变得极为精彩起来,绚丽能量如同烟花一般爆炸而开,能量对碰的爆炸声也是不绝于耳,方圆百里之内都可隐隐感觉到此处那狂暴的能量波动。
待得烟消云散,一个女子在雾中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用剑的右手臂上还流着血。
她在笑。
周围的敌人都已经倒下了,自己也负了伤,她却在笑,因为她赢了,以魂帝之力,连杀两位魂圣,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震惊整个魂师界!
捂着受伤的手臂,蓝羽琪望向前方,那里还有一道身影。
“看来你们的计划失败了呢!”
闻言,那迈尔斯脸色也是有些阴沉,却出奇地没有逃跑。

“轰轰轰——”
无数爆破声骤然响起,却见那横亘一旁的交错树枝,尽数爆裂成齑粉,雾气渐渐散去,唐啸的身影也是露了出来,看来也是终于解决了战斗,庞大的昊天锤上,六道魂环熠熠生辉。
“完事了?”唐啸看到蓝羽琪无碍,也是松了口气。
“嗯。”
“你受伤了?”
“不碍事。”
“乱来!”唐啸皱了皱粗眉,他走了过去,撑起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将包袱皮撕成布条,用力地将女孩手腕不断流血的伤口缠住,一层又一层,血依旧透过布条慢慢渗出来,疼痛逼出冷汗,蓝羽琪的嘴唇也是有些发抖。
荒草萋萋,风声如细语。
“接下来,迈尔斯……到了我们算总账的时候了。”唐啸抬眼,冷冷地扫向不远处的人影。

迈尔斯的呼吸开始急促,脸色因为紧张而变得苍白。
“等等,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我要对他施展幻胧魔皇瞳,让他把真相吐出来!”蓝羽琪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推开唐啸,慢慢走向前。
唐啸犹豫了一下,道:“你现在的状态施展那道魂技没问题吗?还是尽早解决他吧,迟则生变,夜长梦多,我能感觉到这地方有古怪。”
蓝羽琪哼道:“耽误一下而已,这家伙区区魂宗的水平,你还怕他逃了不成?”
唐啸叹了口气,默默地看着她,再没有阻拦。

蓝羽琪迈步向前。
她觉得冷汗已湿却了手心。
伤的虽不重,但魂力受堵,一提起玄天功内劲便觉得气血翻涌。
不过,现在需要消耗的是精神力,这些皮外伤,自己坚持一下,应该可以扛过去的。
她深吸口气,周围扬起一阵风,不停地在她身边旋转、上升。
慢慢闭上了眼,长发漆黑如瀑,在风中静静飞舞,血染的青衣猎猎飞扬,肩上的血顺着指尖滴到剑身,清寒的剑辉罩上一层血色的光芒。
这一刻的她,仿若变回了杀戮之都的杀神!
迈尔斯咬咬牙,后退一步。
女孩再次睁开双眼时,瞳孔已彻底渲染上了浓厚的血色。
这是蓝羽琪第一次施展幻胧魔皇瞳,这道被誉为传说中的精神系魂技极其霸道,一旦完全施展而出,足矣彻底支配对方的脑部!

血红闪光,极其迅猛地落到了迈尔斯瞳孔之中,迈尔斯的脸庞展露出痛苦之色,仿佛意识都要消失了,然而,就在其即将被血红光束吞噬的时候……其身旁空间,突然狠狠的震荡起来,一支干枯而苍老,如同魔神般的漆黑手臂,自其中闪电般的探出!
“小心!”
唐啸立刻就发现了,可是蓝羽琪正在施展魂技,想停下来已经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巨响,能量爆破在这块土地上炸开,空气中弥漫着可怕的魂力波动,唐啸借势滚到路边,耳朵被巨大的爆炸声震得嗡嗡作响,眼前一阵阵发黑,直欲呕吐。
眼前一片浓烟滚滚,血淋淋的人头挂在他旁边的树枝上,大大的眼睛空洞洞地看着他——那是迈尔斯的头颅!
羽琪呢?!
唐啸忍着一阵阵眩晕翻身站起,昊天锤一扬,在烟雾中寻找蓝羽琪的身影。
烟雾中隐隐传来一阵冷笑。
有风吹过,夹杂着烟雾逐渐散去,他看到了蓝羽琪。
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淤痕,嘴角边一丝血迹,她双目轻阖,微微抖动,修长的手上一道深痕,皮裂开了,可以看到里面的肉色。
虽然看起来极其狼狈,好在没受到致命伤。
唯一让他担心的是,在她的脖子上,架着一只漆黑的手臂。

这条手臂,自空间裂缝之中探出,看起来极为的干枯,就如同一层薄薄的黑皮包裹着骨头一般,在那干巴巴的皮肤上,还隐约能够看见一些渗透着黑气的诡异纹路。
这条手臂一出现,仿佛此处的光线都是变得暗淡了许多,一种诡异的吸引力自手臂之中弥漫而出,仿佛将人的灵魂,都是吸引了过去。
“小辈,不要得寸进尺,有些秘密,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伴随着那只漆黑干枯手掌的探出,一道苍老声音,也是徐徐的从那空间裂缝之中传出,然后,一道身着灰白衣衫的老者,缓缓的踏出裂缝,出现在了这里的土地之上。
老者身形挺拔,双眼深陷,眼中闪着两团幽幽鬼火,给人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而当他气息释放的时候,唐啸脸色再变,他清晰的感觉到面前这位老者绝非自己能够抗衡的,那强横的气息至少也要比自己高两个层次,也就是说,这位老人至少是魂斗罗以上的超级强者。
“琪子,还好吗?”
“我没问题,”蓝羽琪缓缓睁开眼,她用手指了指架在她脖子上的爪子,“不过,一会儿就说不定了。”
“这么关心这个女表子?”旁边的老者开口冷笑,“呵呵,这样更好,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倒也有趣!”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样的魂力,不怕被武魂殿的人发现?”
唐啸握紧昊天锤。
“桀桀,你以为我和那些笨蛋一样么?”灰袍老者森然道,“迈尔斯只不过是一具傀儡罢了,我和他可不同,接到了上面的直接安排,自有方法隐匿气息。”
腿有些发软,头眩晕得厉害,刚才那道偷袭,并非没对他造成影响,唐啸甩了甩头,强自镇定:“既然如此,放马过来便是,挟持一个女孩,说出去不怕被人笑话。”
灰袍老者突然笑了,露出了两排发黄的牙齿:“是会有人笑话我,不过那些笑话我的人,都已经成了死人。”
“要怎样才放了她?”
握紧昊天锤,唐啸直视着站在旁边的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已经掌控了全局:“很简单,封印武魂。”
封印武魂,就是放弃了抵抗的机会,就是放弃了生。
唐啸很明白,可是他必须自我封印,他不想再看到她受伤了。
于是他张开手臂,昊天锤凝聚成乌光一片,就要收回。
对面的人笑了。
就好像他看到了自己马上就能完成任务。
这里毕竟距离武魂殿太近了,能不动手,最好。


未完。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同人文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11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tongren/401789.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