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同人文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7

时间:2017年10月18日11:38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210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孔雀翎,乃是名震天下的暗器,在前世唐门机括类暗器中排名第三,仅次于佛怒唐莲和暴雨梨花针,它一直让人们向往不已。

第二十五章 雨中的结界

孔雀翎,乃是名震天下的暗器,在前世唐门机括类暗器中排名第三,仅次于佛怒唐莲和暴雨梨花针,它一直让人们向往不已。它使用简单,却威力无边。据说,孔雀翎发动之时,暗器四射,有如孔雀开屏,辉煌灿烂,而就在敌人目眩神迷之际,便已魂飞魄散。
虽然拥有一个美丽的名字,但此时捧在楼高手里的孔雀翎,看上去十分普通。它通体由纯木铸成,古朴的圆筒,约八寸余长。上面有两道枢纽,按下枢纽,筒里的暗器便飞射而出。

“孔雀翎……”蓝羽琪怔怔地望着这绝世暗器,心潮腾涌,就像平如镜的湖泊泛起层层的微波,眼瞳也不禁有些湿润了,她走向前,想要抚摸……
“干什么干什么?老子可还没说就给你呢!”楼高傲娇地一把抽回来,蓝羽琪抓了个空,她愣了下,苦笑道,“老师,你干嘛呢……”
“乖徒儿,为师厉害不?”楼高那表情,要多狡猾就有多狡猾,鼻子巴不得扬上天了都。
“是是是,老师最厉害了……”蓝羽琪叹了口气,她不太会说奉承的话,顿时感觉词穷了。
“给为师一个拥抱!”
“……好吧”
“开玩笑的~”
“去你妹的!”蓝羽琪有些头疼,把柄在对方手里,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
“呵呵!”楼高奸笑道,对方那无可奈何的样子让的自己十分得意。
“老师……我可把那迈克尔给解决了!”少顷,蓝羽琪微怒道。
“那倒是,这里的武魂主殿的确收敛了不少。”楼高想了一会儿,“你拿走吧,为师说话算话, 不过这孔雀翎不是凡物,应该能威胁到魂圣了。”
“嗯嗯,老师最好了。”蓝羽琪松了口气,她并没有把完整的图纸交给楼高,只不过一些需要用到尖端技术的部分,全丢给这老头处理了。孔雀翎完整的威力,莫说是威胁魂圣,就是封号斗罗都会骇然失色。不过自己显然不会告诉楼高这些,日后的威力加持就看自己的了。

乌云黑沉沉压下来,树上的叶子乱哄哄的摇摆,地上的花草浑身抖动。下雨了,雨越下越大,地上的积水越来越多。
“真倒霉。”蓝羽琪叹道,旋即从魂导器戒指里取出竹伞,轻轻撑开。她已经离开了铁匠工会,一路低着头,把玩着孔雀翎,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街边的人似乎越来越少,嘈杂声渐渐消失,仿佛,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蓝羽琪停下了脚步,柳眉微皱,奇怪,太奇怪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她停下了步伐,仔细聆听,似乎,这个世界只剩下了雨水的声音。“啪哒~”
“在那!”蓝羽琪猛地睁开双眼,左小腿部,深青色光芒一闪而逝,瞬间加速发动!下一刻,她闪电般直接扑到一个角落,连竹伞都不顾了,立刻就把那暗中偷窥的青年按倒在地。
“是你!”蓝羽琪冷哼一声,武魂之剑架在对方脖子上,也不怕他逃了,此人身着灰衣,面貌普通,却隐隐有一股霸气,不是那唐啸,又是谁?
“是我!”唐啸苦笑,“见你进了铁匠工会,我就一直在等你,对了,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跟你无关。”蓝羽琪抿抿嘴,把孔雀翎收到魂导器里,那净灵御剑更加贴近对方的脖子,“偷偷摸摸地,一看就不安好心!”
“其实也没什么,武魂殿的人一般不会来铁匠工会,所以我挺好奇的。”唐啸有些无辜地道,“我们昊天宗和铁匠工会有渊源,可是你是怎么回事。”
蓝羽琪沉默了一会儿,也不回话,若非龙叔嘱咐过,要和昊天宗的人好好相处,她早在看见对方的一瞬间,就把他扒皮抽筋了,哪能废话到现在?
“你制不住我的!”唐啸有些无奈地道,下一刻,魂力陡然爆发,一下就把蓝羽琪震得蹬蹬退步。
“那得打过才知道!”蓝羽琪咬咬牙,有些不甘心,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被动,对方的魂力应该很接近魂帝了吧,明明才没多久而已。她提着剑,一步向前,一道劲风向唐啸面门横扫而来,但是唐啸像早就预料到了一样,轻易躲过了蓝羽琪劈来的快剑,并从身后握住了她执剑的手,搂住了她的腰。
“想不到你这么快就达到五十五级了,真让我惊讶。”唐啸笑道,“不过这样还不够,当天若非为了留力,你未必能和我打这么久。”
“你!”蓝羽琪眼中隐有怒火。
“好了,不逗你玩了,爷爷也跟我们说了,不久我们昊天宗就要和你们武魂殿联手,去东方的海外仙岛一探究竟。”唐啸说道,放开了蓝羽琪。蓝羽琪马上就闪开了他,几个跳跃就落到远处。
“海外仙岛?那是什么地方?”蓝羽琪整了整神色,把剑横在身前,问道。
“一个被你们武魂殿称为魔鬼岛的地方,我也只是听说过。教皇曾派遣两千名魂师前往那座岛屿,试图收编那里的魂师,结果却是有去无回,能够活着回来的不足百人,还折损了两名封号斗罗。”唐啸说道。
“折损两名封号斗罗?”蓝羽琪脸色一变,“那这次,是报仇了?”
“好像是吧,你们也有有求于我们昊天宗的时候,哈哈。估计你爷爷也没把握战胜魔鬼岛的岛主吧, 他专门跟我爷爷沟通过。”说到最后,他语气带着一丝戏谑。
“是这样,所以龙叔才嘱咐我,要和昊天宗弟子搞好关系!”蓝羽琪心里想到,不过一看到唐啸那样子,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冲动,一方面是打不过,一方面又被要求不能打……这感觉,可真是够郁闷的。

雨仍在淋淋地下着,只是街边的嘈杂声似乎多了起来,仿佛刚才感觉到的一切都是错觉,为了完成爷爷的交代,蓝羽琪只好取出竹伞,给唐啸一起挡雨,竹伞很小,只能刚刚够两人遮蔽,他们挨着很近。
“就到那吧,我在那家餐馆休息。”唐啸指着街边小店,笑道,“你放心,我保证跟爷爷汇报,就说武魂殿的人的确守承诺,对我们很客气的样子……”
“你敢把我来庚辛城的事说出去,我饶不了你!”蓝羽琪哼道,也不理他,转身走开。
“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干嘛?”
“你的腰有些粗,以后记得少吃点。”
蓝羽琪的背影突然僵硬,半响之后,突然转过身,向唐啸走来,脸上不怒反笑:“是吗?我正好也有一句话想要和你说呢……”
“呵呵,你想和我说什么?”
蓝羽琪走到唐啸面前,抬起芊芊玉手,缓缓放到对方肩上,笑靥如花。
“你的那些前辈们没有警告过你么……”
“警告什么?”
“警告你……千万别得罪女人!”芊芊玉手突然发力!立时,唐啸的脖子上多了几道血痕,衣领也被指尖抓破。
“下次再惹我,我杀了你!”
看着蓝羽琪渐渐消失在雨中,唐啸不禁对着她的背影苦笑。

老板,给我两份盒饭。”唐啸对着摊贩说道,同时掏出了足够的银魂币。他今早看到蓝羽琪急匆匆的样子赶往铁匠工会,嘴里还叼着个包子,想来是有很重要的事,她应该还没好好吃饭吧,这就回去了吗?
一路走到庚辛城门口,唐啸突然皱了皱粗眉,他找不到人了,按理说,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蓝羽琪根本不可能就这样走了,就算是坐马车,也要出城才行。
雨淋淋地下着,仿佛从未停歇。
“这里……有布置结界的痕迹!”唐啸双眼微眯,他出身昊天宗,是宗门最出色的弟子,虽然天赋不及昊弟,被其超越是迟早的事,但也是百年一遇,自然涉猎的领域极多。他曾经参与过结界布置的任务,对这方面很感兴趣,此刻,借着雨水,他隐隐发现了什么。
若有若无的杀气,潜伏在庚辛城的不知名处。
而蓝羽琪的气息,好像彻底消失了,仿佛人间蒸发。

第二十六章 魂圣的截杀

“哎……”蓝羽琪无奈地叹口气,刚甩开了唐啸这个包袱,她又独自走了一段距离,可是雨还是没有丝毫要停的痕迹,现在只求能快点出城,然后找个马车回家。
雨越来越大了,往远处看去,好像一块灰幕遮住了视线,灰蒙蒙一片,树木、房子,什么也看不见。
不知道为什么,蓝羽琪觉得今天的路似乎有点长,虽然沉浸在对孔雀翎的思考中, 但感觉上应该也已经要到门口了才是。
可抬头一看,这里却似乎离城门还有一段不短的路。
难道是我今天走慢了?蓝羽琪黛眉微颦,再次加快脚步前行。
走着走着,她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隐约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对,那来自前世之中历练出来的敏锐感知,让得她的皮肤在此时泛起了阵阵寒意。
雨水洒在竹伞上,啪嗒啪嗒的,一丝淡淡的阴冷似乎在无形之中从四面八方悄然涌来。不知不觉,这条街道上,已是寥无人迹,甚至连一点人声都是不再存在。
“唐啸,别藏了,你给我出来!”蓝羽琪停了一会儿,突然喝到。
没有动静,没有人回复她,似乎,周围并没有人烟的存在。
蓝羽琪的面色,缓缓的凝重,她抬起头来,目光望着那有点朦胧的天空,那里,隐约可见一点光芒闪烁,空气似乎是呈现着一种细微的波动。
“结界?”蓝羽琪双掌一点点的紧握,明亮的眸子,变得格外的凌厉起来,她毫不犹豫地召唤出自己的武魂之剑,两黄两紫一黑,五道魂环上下律动,魂王的实力,毫不保留地释放了出来。她说不出原因,但那丝阴冷的气息中,淡淡的杀机弥漫,那是足以威胁到生命的杀气。

一道淡淡的身影,在蓝羽琪面前十数米开外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人身材颇高,脸似乎一直处在阴影之中,蓝羽琪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只是此人竟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身前,如同鬼魅一般,一股凉意从蓝羽琪背后腾腾冒起。握着净灵御剑的右手,不禁更紧了一些。
“你是谁?”蓝羽琪犹豫了一下,喝问道。
“将死之人,不必知道。”神秘人平静的说,语气如僵尸一般麻木。
“你要杀我?你可知道我的身份?”
“这不重要,我是一名杀手,仅此而已。”
“一定要置我于死地?没有回旋的余地?”
“……”神秘人没有说话,许久,那人彷彿石头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跑!这是自己此刻心里唯一的想法!
蓝羽琪毫不犹豫地掉头就跑,左腿骨魂技•瞬间加速发动,她没有选择硬拼,因为从感受到对方出现的时候,她就用精神力锁定了对方,可是却很难捕捉,保守估计,对方也是高过自己两个阶段的魂师,这样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就算是叠加了粹魂秘法也没用。
更重要的是,她刚才试图从魂导器里取出孔雀翎,可是却失败了,这片空间毕竟笼罩在无形的结界中,如同当年的那块凶地,对范围里的人有某种限制。或许这不是对方刻意而为,却是直接泯灭了自己动用孔雀翎的机会。
而也就在蓝羽琪动身的刹那之间,那个面目一直笼罩在阴影之中的人影忽然晃动了,他竟是直接进行瞬间移动,超越了蓝羽琪的速度,浮现在对方面前,挡住了去路。
“既然这样,我也不客气了!”蓝羽琪贝齿紧咬,跑不掉,那就战吧。下一刻,净灵御剑直接向前劈去,同时第五魂环亮起•极光封灭。刹那间,无数剑气光纹闪烁,组成密密麻麻的光网线条,朝着神秘人扑去。
“钢霸守!”神秘人那缭绕在阴影云雾中的面庞,传来一道声音,下一刻,武魂瞬间附体,虚影浮现在身体之上,整整七道魂环透体而出,第一魂环闪烁,一道环形防御罩凭空出现。
“铛铛铛铛铛——”无数爆破声响起,极光封灭固然厉害,可是没有办法打破钢霸守的防御。
蓝羽琪眼中凝重之色更甚,对方是魂圣,她一点都不意外,此刻的自己甚至没有办法从魂导器里取出其他暗器,一切都只能依靠武魂和唐门武技,这对她来说,太被动了。
眼中紫芒爆闪,紫极魔瞳毫不犹豫地射向对方,神秘人的身体终于剧烈地晃动了一下,他那覆在脸庞的云雾也消散开来,露出一张阴沉的中年人脸庞。
“魂师界十大杀手之一,敛锋!”蓝羽琪心里一沉。
敛锋,武魂是命运提线,他是一名职业杀手,魂力早已超过七十五级。此人信誉极好,但凡付给他足够的金魂币,他就绝对会完成任务,并且绝对不会泄露雇主的任何信息。他曾在截杀一名贵族的时候,完全不为对方所谓的“两倍于雇主所给价格”而动摇,坚持完成了击杀任务。
所以蓝羽琪在看清对方的脸的时候,就知道,今天是不死不休了。命运提线这种武魂,以傀儡控制为主,那种丝线极其难缠,杀人于无形。

“很厉害的小女孩,难怪,他会付出这样的报酬。”敛锋平静地说,“可惜,你死定了,来吧……”
他缓缓抬手,第七魂环亮起,那是每一个魂圣的立命之本,武魂真身!
看不见的丝线,仿佛穿越了空间,密密麻麻地缠住了蓝羽琪的四肢,蓝羽琪骇然地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身子了,任凭对方摆布,那从关节传来的疼痛,令得她眉头紧锁。
“前辈,我难逃一死,请你告诉我到底是谁雇的你,让晚辈死个明白!”
“呵呵,你觉得这可能吗?”
“好吧,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接下来所用的魂技,我可以以此起誓,只要你放过我,我绝对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蓝羽琪凤目含煞,她眼中的紫芒突然飞快消散,精神力瞬间转化为魂力,不一会儿,漫漫白芒透体而出,弥漫了她的身子,正是秘法•粹魂。
“这是,武魂殿教皇传人,所学……”敛锋眼中有着奇异之色闪动。
凭借粹魂,蓝羽琪的魂力飞速飙升,达到了匹敌魂帝的程度,一个阶段的差距,足够她突破束缚了!极光封灭再次爆发,轻易斩断了傀儡线的控制,强烈的罡风吹拂得敛锋额际的发丝纷乱,露出他那双充满了凛然杀意的眼睛。
敛锋望着这扑面而来的气势,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奇异之色。
凌厉,狠毒,而且充满了威势,让他都不得不心中赞叹。
“可惜,还是没用,我不会背信承诺。”敛锋冷笑,再次抬起粗糙的双手,无数看不到的细线缠绕在了蓝羽琪全身,而这些丝线的另一端,自然是牢牢的控制在敛锋的手里,手指之间微微的波动,就通过这些丝线,对丝线缠绕的一切形成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而蓝羽琪则感觉到身上被缠绕的丝线上的可怕魂力,宛如透骨一样的侵入了自己的身子,血脉,然后,全身一僵,她就再也无法自由行动了。
“可恶……”蓝羽琪贝齿紧咬,眼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难道,真的到此为止了吗?

“我说,一个成名已久的魂圣,欺负一个小女生,是不是太过火了?”一声怒喝,彷如修罗降世,一柄巨大无比的昊天锤仿佛破开了这片空间,朝着敛锋当头砸下。
后者脸色微变,抬起手试图阻挡, 趁着对方这一瞬间的放松控制,蓝羽琪再次发动第五魂技,勉强挣脱了束缚,连用三次万年魂技,她的体力下降飞快。她迫不及待的想看清是谁救了自己,又是怎么找到这个结界救的自己?
还不待她反应过来,一双沉稳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肩膀,那是唐啸,他来不及多说一句话,拽着蓝羽琪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同时不断朝后方甩动魂技,可怕的魂力波动令得后方响起无数爆炸声。
“唐啸!”
“别说话,先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唐啸此时脸色同样很凝重,“你应该是在我们分别不久就进入的结界, 很可能对方一直都在锁定你。我刚才察觉不对劲,在结界边缘用禁制成功破开,这里的气息一定已经外泄了,再坚持一会儿,你老师或者我父亲就会赶来!以封号斗罗的速度,赶到这里最多一刻钟。”
“你为何要找我?”
“因为我不放心你!”

武魂城,圣女府。
千寻疾一脸阴沉地来回踱步,心情极其低落。自从比比东历练四年回来,她就明显有些改变了,这一点就连蓝羽琪都不知道,可是自己又怎么会无法察觉?比比东这一年来,经常跟自己玩躲猫猫的游戏,时不时找借口外出。
千寻疾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但似乎对比比东没有效果。他不明白为什么,难道是她历练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可能是喜欢了别的什么人?可是别的破学校有谁有资格让比比东喜欢?天斗皇家学院那些人勉强算,可是比比东很明显就没跟他们有过任何交集,否则总决赛不会是那样的态度。
比比东和蓝羽琪平时都住在圣女府,所以他来到了这里,不过今天不光是比比东,就连蓝羽琪都是一早就不见了,他这两个妹妹,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越来越不把自己这个兄长当一回事了,这令得他有些愤怒。
正在他不知所措时……遥远的方向,似乎是星罗帝国的方向,突然传来了奇异的魂力波动,这令得他有些侧目,那种感觉很奇怪。他毕竟魂力不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胸口有些难受。
长老殿,一道人影直接破空而去,那是龙叔,此刻他眼里的暴怒根本无法掩饰:“那个方向,是庚辛城?该死的,琪子要是出事了,我就屠了你们全城!”

第二十七章 武魂融合,化敌为友

“泰坦之锤!”
“皇家圣枪!”
虽然唐啸带着蓝羽琪拼命跑路,可是还是被敛锋追上了,在对方现身的一瞬间,两人毫不犹豫地动用了自己能发挥的最强魂技!
唐啸直接就炸开了第一魂环,这使得他自身的攻击力提升巨大,同时也是为了续航,如果马上就炸完五个魂环,先不说有没有把握击败对方,估计自己很快就要垮了,这样一步一步来,说不定还能熬到宗门长老或者父亲赶到。
蓝羽琪脸色苍白,手心里满是冷汗,胸口急促地起伏着,雨水打在她的肌肤上,增添了几分凄艳。就在刚才,唐啸已经传输给自己不少魂力,也给自己喂了点回气丹,可是还是不够,消耗太大,此时勉强能用出第四魂技,已是极限。
敛锋眼中闪过一丝冰冷寒芒,扫过了眼前二人,旋即伸出干枯的双手,黑色巨锤和蓝色剑光被他同时挡下,这就是魂圣和魂王的差距。
“本来,老夫只想取了这女娃的性命,你非要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了。”敛锋冷笑一声,双手同时伸出,傀儡线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牢牢地抓住了唐啸和蓝羽琪。

“琪子,你们武魂殿的秘法应该还可以再向上提升的吧?”
“嗯,最高能开到三度,我现在就提升到两度。”
“好,一起进攻!”唐啸大喝一声,二三四环同时碎开,光点迅速融入昊天锤,他直接连人带锤,突破束缚,朝着敛锋飞去。
一旁的蓝羽琪也是将粹魂秘法再度提升,她很累,但也还咬着牙,即使没力气使用魂技了,平砍也还可以。她和那唐啸一左一右,出现在敛锋身边,凌厉攻势施展开来,将对方包裹而进。
而面对着唐啸和蓝羽琪的联手,敛锋神色没有半点变化,滔天魂力弥漫开来,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有着毁灭之气荡漾,不过他一时也是被缠着动弹不得。
场面略显僵持,双方都在争取时间,唐啸和蓝羽琪都是在苦苦支撑着,只要援军赶到,一切就结束了,而敛锋则是静待对方体力不支,给予致命一击。

“乾坤天降!”敛锋猛地睁眼,他高高跃起,并指如刀的手掌,五根修长的手指突然一曲,凭空而生的黑气在指尖旋转沉浮,同时第六魂环闪烁,这是在武魂真身状态下,使用第六魂技!
可怕的魂力波动迅速汇聚,最后凝成两只布满无数魔纹的大手狠狠对着唐啸和蓝羽琪按下,感受到这致命般的攻击,两人皆是不约而同地把武魂挡在身前。
轰——
两道撞击声,推动着两人的身体迅速砸在地面上,轰出深坑。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敛锋摇摇头,他的身躯木然地向着下方脸色苍白咬紧牙关的两人缓缓而去,每一步都带着杀机与杀意。

“唐啸,你快点自己离开这里”蓝羽琪有些急促道。
“你说什么?”唐啸一惊。
“已经没有时间了,我留下来就够了!”
“这可不行,要走一起走”
“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这样好吗?这是我自己的事,他只是来找我的麻烦,自然我自己来解决!”

“啪!”唐啸突然一掌掴来,清脆的一响,五道触目的痕迹,印在蓝羽琪那白皙的香腮处。
“白痴!不要想的那么简单,你是想自己去死吗?”
“我……”摸着自己腮处,蓝羽琪蒙住了。
“好好想想你的亲人,如果你死了,他们会多么悲伤?我今天来救你,我就一定要把你完整的带出去,否则,我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
“啸……”
“如果放弃求生的机会,那么想做的事永远不可能完成了,我不信你已经把生死看的这么透了!”唐啸怒吼。

是啊……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怎么可以死在这里呢?
蓝羽琪微微低着颔首,长长的斜刘海顺势垂于双瞳前,挡住了周围偶尔传来的目光,令人无法捉摸她此刻在想什么。
唐啸动了,他挣扎着从坑里爬出来,昊天锤最后一个魂环,瞬间炸开!深邃的万年黑色魂环轰然一震,碎成无数光点,融入锤身。唐啸全身剧烈的颤抖着,他也是第一次炸开全部魂环,此时剧烈的痛苦令得他咆哮不已,轮着昊天锤,朝着天际的敛锋飞去。
“冥顽不灵!”敛锋暴喝道,一拳轰出,魂环闪烁间,一道紫黑色的光芒正中唐啸全力以赴炸环发出的昊天锤。
轰——,无数光雨在空中四散飞溅,唐啸也重重地朝着地面摔去。
“阿啸!”蓝羽琪拼尽全力站了起来,她不顾一切地飞身追去,向着那个坠落的身躯,她的去势如此之快,在唐啸坠落地面的前一刻,她终于接住了他,旋即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你们一起死在这里吧!”敛锋狂笑不已,第六魂技再次亮起,可怕的魂力波动,狠狠压向地上的两人。
蓝羽琪紧紧抱着唐啸,口中喘着的气越来越重,不知何时,她眼眶已经饱和着眼泪,像花瓣上的露水,轻轻掉了下来。蓝羽琪哭了,这是她出生以来第二次哭泣,泪水打湿了他们两人的武魂,昊天锤和净灵御剑发出微微地颤抖。
“傻丫头,我这不好好的吗?”唐啸嘴角渗出鲜血,就连他的声音,也变得嘶哑与断断续续,雨珠顺着脸庞滑落。
“你怎么样,你还有力气吗?我不要你死啊!我要你好好的!对不起,对不起……”蓝羽琪伏在他身上,呜咽不止,她是那么伤心,仿佛她一哭,花儿草儿都低下了头。
“我们不会死的,你看!”唐啸善意地笑了,心道这妮子是不是想多了,旋即他用尽全力,道,“我们的武魂在发光呢。”
“这是?”
“看来,我猜对了,其实遇到你的时候,我的武魂就有了一丝异样,只是缺少一个契机,”唐啸认真的说,“琪子,你把武魂的力量爆发出来,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好!”蓝羽琪抹掉泪水,用力地点点头。
滔天的魂力波动,将两人的身体压在地面深处,滚滚烟尘飞扬,遮蔽了场上的视线。
“结束了,”敛锋冷冷的说,身子缓缓下降,接下来只要取走尸体,他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一道光,从那滚滚烟尘中冲天而起,仿佛破开了天地,一下就把敛锋的身子给掀飞。光柱所过处,即便是连空气,都是被轰成虚无!
“这是什么?”一向冷淡的敛锋,第一次脸色大变,因为局势,第一次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那道巨大的光柱拔地而起,仿佛连通了天地,它出现的刹那,整个结界都被撞碎了,几乎贯穿了方圆千里的天地苍穹,整个庚辛城都能够清晰可见!
“那是……?”一路疾驰,已经赶到接近星罗帝国境内的龙叔,也看到了光柱,他也是被这道恢宏的气势震了一下,不过旋即,他马上抛下杂念,疯狂赶往庚辛城。
“该死的!”敛锋暴跳如雷,疯狂攻击那道光柱,可是光柱纹丝不动,仿佛整个形体都是虚幻的一般。
“竟然是武魂融合技!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接这趟活了!”他暗骂道,此时也心生退意,两位堪比魂帝的人,施展武魂融合技,那绝不是仅仅是魂圣的自己所能抵挡的!
“你跑不掉!”光柱中,传来一道响彻天地的声音,旋即,一道恢宏的光束,狠狠射中敛锋,敛锋脸色骇变,他全身魂力凝聚,试图抵挡,可是他挡不住了,在双方接触的第一时间,他爆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惨叫,旋即灰飞烟灭,一代杀手,就此陨落!
光柱渐渐消散,露出了两道身影,那是唐啸和蓝羽琪,他们相互凝望着,往事恩怨,忽忽都在这深深一眼中,然后,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这就是,我们的武魂融合技。”蓝羽琪说道,下一刻,她像是用尽了身体内所有的力气,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泥泞之中。
“是的。”唐啸也是吐了一口粗气。
“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女士优先,你来想吧。”
“就叫金光寂灭吧,我词穷,别吐槽!”
“可以的,很贴切呢~”

“琪子!”一道焦急的男声传来,正是龙叔,此刻他火急火燎地赶来,但还是晚了,这里的战斗,似乎已经结束。
“老师,他救了我,我们先回去吧……”蓝羽琪勉强对着龙叔说道,下一刻,她终于是累得昏了过去。
 
第二十八章 汇合

武魂殿,武魂城。
龙叔带着蓝羽琪回来了,至于那唐啸,也被他父亲接走。一回到武魂殿,龙叔什么也没说,直接抱着昏迷不醒的蓝羽琪直奔医务室,幸好,医疗魂师说她只是脱力了,身上并没有大伤,只需修养一天便可以康复。
果不其然,次日小姑娘又变得活蹦乱跳了起来。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
“琪子,你好点儿了吗?你别再吓我了。”龙叔有些担忧的说,毕竟蓝羽琪这才刚在魂师大赛受伤,马上又来这一出,实在是令得他的心脏受不了,“下次无论去什么地方,你都必须提前跟我说一声!”
“我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嘛,”蓝羽琪苦笑,孔雀翎实在太过重要,这要自己怎么说呢,“而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您可爱的弟子又突破了不少魂力呢”
“我宁可你好好的,也不要通过这种方式增长实力,女孩子就应该安分一点,”龙叔叹了口气,“下次别这样,否则我对不起你爷爷的委托。”
蓝羽琪连连点头。
大门吱呀一声,比比东、千寻疾走了进来,他们也都听说蓝羽琪出事了,于是赶过来看望,见到对方并无大碍,遂都松了口气,大家简单的寒暄了几句,气氛又恢复了正常。
“对了琪子,雇人偷袭你的是什么人,你当时套出话来了吗?”千寻疾问道。
“没,敛锋你们知道吧,此人乃职业杀手,收费很高,信誉极好,看来雇主对我的杀心很重。”蓝羽琪无奈地摇摇头,“我应该没有得罪过谁,我也不知道。”
“说不定是敌视我们整个武魂殿的人?魂师大赛暴露了姐姐的圣女身份,哪个不长眼的就去买杀手了!”比比东咬牙切齿。
“也许吧,反正我平安无事了~”
“话说回来,你和那唐啸是怎么战胜对方的?”千寻疾忍不住问道,魂王和魂圣的差距,如同不可逾越的鸿沟,这并不是天才两个字就能抹平的差距。
蓝羽琪沉默了,她微微低着颔首,长长的斜刘海顺势垂于双瞳前,挡住了周围偶尔传来的目光,令人无法捉摸她此刻在想什么
“武魂融合技!”半晌,她轻轻地吐出了这五个字。
……
时间如同念珠,一天接着一天滑过,串成周,串成月。转眼间,三个月的准备时间过去了。武魂殿和昊天宗的协议,也要到了该履行的时候。
当蓝羽琪和比比东两人出现在武魂城的半空时,这里的广场,已是人影错落,众多的武魂殿强者驻足站立,在地面上形成整齐的阵型,浩瀚气息涌动间,仿若一体,那般威势,让人侧目。
千道流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两人身边,含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
这段时间来,武魂殿所有人都是接到了教皇殿发出的命令,那就是他们即将发起对海神岛的“自卫还击战”。主要由教皇殿派遣人手为主,各武魂圣殿、主殿按照教皇殿颁布命令行动,再加上昊天宗的援军。两方势力联合对海神岛发动进攻。
而在这样的气氛下,武魂殿各大魂师也是加紧修炼,以此准备接下来的大战,蓝羽琪她们也不例外,因为武魂殿就没指望盟军的昊天宗出大力,主要还是要靠自己本身的力量。
不过千寻疾却在此时意外地选择了闭关,谁也不知道他为何要放弃这次历练的机会,只是蓝羽琪当天分明看到千寻疾眼底深处一闪而逝的阴沉,她不太明白原因,但也不好过问,毕竟谁都有自己的秘密。
“爷爷,我们难道全员出击吗?”蓝羽琪拉着比比东的小手,目光扫过广场上的众人,忍不住问道。
“那倒不至于,不过必须要拿出足够的力量。”千道流笑道。
蓝羽琪点点头,她已经看到了包括龙叔在内的十名身着红色礼服的武魂殿长老,这群人全部是封号斗罗的实力,龙叔更是达到了九十五级,虽然不清楚长老殿究竟有多少人,但十人之数肯定是不小的份量。封号斗罗之下,便是白金主教,还有天使军团和圣龙军团。保守估计,魂斗罗和魂圣的数量都是超过了百人,其他魂师更是数不胜数。
“你们可以带些朋友一起去参观,反正全当历练吧,主要战斗并不需要你们参与。”千道流继续说道。
在两人交谈间,远处的天空,剧烈的破空之声接踵而至,大批人影自天际闪掠而过,最后齐刷刷的落到了地上,那些是星罗帝国和天斗帝国武魂圣殿主殿的人,他们整合人手需要不少时间,直到现在才赶来。
“各位应该明白我们今日所行之事,当年我们武魂殿前往海神岛一探究竟,却被对方的海魂师截杀,逃离者寥寥无几,损失惨重,今天我们就要一雪前耻,报仇雪恨。我们先行与昊天宗的盟军汇合,海神岛的实力深不可测,此番交手,万不可心存轻敌侥幸之意。”
见到武魂殿大军全员到齐,千道流直接出现在天际,高声喝道,广场上的诸位也是掌声如雷。
随后,千道流袖袍一挥,面前的空间便是被撕裂开一道巨大通道,他一马当先,径直走进,在其身后,浩浩荡荡的武魂殿人马也是鱼贯而入,待得所有人进入完毕,那空间通道,方才逐渐的消散在武魂殿上空。
在武魂殿人马出动时,那昊天宗广场上,也是突然间飞掠无数道光影,他们在唐晨的带领下,最后铺天盖地地对着斗罗大陆东部地域飞掠而去。
……
瀚海城,是天斗帝国东陲第一大城,也是斗罗大陆上最大的一座海滨城市、港口城市。巨大的城市依海而建,或者说是修建在海边的山上,任那潮起潮落,也无法动摇其分毫。宽厚的城墙绝对是主城级别的。
它作为海滨唯一的港口城市,想要去海神岛,就必须要从这座城市的港口租借船只,然后乘船出海,大约十天,才能抵达海神岛所在的位置。
不过此时的瀚海城出海码头,却是空落落的,显然是这里的城主早就接到了通知,专门清空了这里的行人。沿海还有几百上千艘巨大的船只,静静停靠。
天际之上,突然响起大片破风之声,大量的影子涌现而出,最后在几个闪烁下,便是出现在了这辽阔的码头。不是武魂殿的人马,又能是谁?
“昊天宗的人也到了。”龙叔突然抬头,望向另一边的天际,那里,隐隐传来了熟悉的气息波动。众人极目远眺,那里果然是传来了破风声响,然后上百道人影,铺天盖地地暴掠而来。虽然那等数量比不上武魂殿的近万人,但也是相当浩大,可见昊天宗的确是信守承诺。
在众人的注视下,昊天宗的弟子迅速的出现在码头的上空,然后分散落下,那当先一人,自然便是昊天宗老祖唐晨,和千道流齐名的绝世斗罗,在他身后,还有两名封号斗罗,分别是当代宗主和二长老。在其后,是昊天宗的四大附属宗门门主,唐啸、唐昊等弟子,则是落在了后面。
双方汇合,自然是少不了一番寒碜,唐晨对于千道流他们是很熟悉的了,如今相见,倒是显得颇为健谈,而蓝羽琪也和比比东直接迎向了对方。
“小刚!”一看到唐啸带着的人,比比东立刻显得极为雀跃,她一把就甩开了蓝羽琪,直接奔向对方,挽起了那个名叫小刚的男子的手,不过片刻她就感到有些不妥,小脸微微发红。
“东妹,他是谁?”蓝羽琪见状倒是吃了一惊,她从来没见过比比东对着一个男人露出这么开心的笑颜,她定眼看去,这人分明长得很是普通,有些瘦削,面部表情略显木讷,魂力也才达到二十九级。
“他叫玉小刚,我的老朋友了。此番是他要求我带着来的,说是要一起看看海神岛的风采。”唐啸说道,他也没搞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小刚以前是在天斗帝国的璎珞学院就读的,先天武魂变异,魂力难以长进。不过琪子,你可别小看人家,他头脑很好,说不定比你还聪明,我们当初天斗皇家学院战队的部署,就是他给的建议。”
“是吗?”蓝羽琪点点头,不过她心里想到的更多,璎珞学院,那不就是比比东历练的时候就读的学院吗?难道……
未完。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同人文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7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tongren/401785.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