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同人文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6

时间:2017年10月18日11:34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233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弗兰德,不要放弃!尽量给他伤害就好!剩下还有我们!”赵无极在台下大吼。

第二十一章 沫筱学院的反击

弗兰德,不要放弃!尽量给他伤害就好!剩下还有我们!”赵无极在台下大吼。
弗兰德勉强点点头,感受到对手的滔天气势,心中不禁凛然。
唐昊单手抓着昊天锤,其上四环律动,虽然同样是魂宗,但是唐昊的气息比弗兰德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这就是上境界的差距!
弗兰德咬咬牙,猫鹰之翼展开,他大喝一声,以奔雷般的气势狠狠撞向唐昊。
不论怎么样,先下手为强!
唐昊眼角流露出一丝轻蔑,他躲都不躲,仅仅是抬手,平举昊天锤,第一魂环亮起,昊天锤瞬间迎风放宽,旋即狠狠砸下!仅仅是一击,就击溃了弗兰德的攻势,后者倒飞而出,鲜血狂喷。
“巅峰魂宗么……”蓝羽琪死死盯着那唐昊,目不转睛。

接下来的比赛,对于唐昊来说显得是那样的简单,他始终是保持不屑的眼神,仿佛沫筱众人全是废物一般,不值一提。沫筱学院接连出战的是叶长庚、卢奇斌和赵无极,因为邵鑫是辅助系,所以他没有参加这次比赛。
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阻挡唐昊的脚步。只不过,他的魂力也是消耗很大,从他脸上,能明显看出渐渐疲惫之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沫筱学院的柳二龙,沉重的走上了比赛场地。
“如是不可为,不要伤到自己,我一个人让他们尝尝穿到底的滋味!”蓝羽琪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柳二龙说道,对面的唐昊虽然看似伤势不轻,但毕竟具体情况,自己这边都不清楚。
“姐姐,为了你,我会拼尽全力的!你不是说过,要打进总决赛,给你爷爷看吗?我们,都会帮助你!”柳二龙回眸一笑,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

唐昊冷冷地盯着柳二龙,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个女生而有所大意,狮子搏兔亦需全力,这个道理他再明白不过。此刻他的伤势不轻,自问是打不过最后的蓝羽琪的,但是,只要把面前这个女生再击败,他就完成任务了。昨天之事,他们都已经知晓了,那蓝羽琪肯定就是武魂殿圣女,那么这一次,他们的计划就是要给对方足够的羞辱!
挺直腰板,昊天锤指向前,在他背后,还有无数同伴的呐喊助威。

唐昊深吸一口气,魂力所剩无几,必须一口气决出胜负。他厉喝一声,举起昊天锤,朝着柳二龙冲来。柳二龙毫不示弱,火龙武魂附体,双拳火焰萦绕,第二魂环亮起,狠狠扑向唐昊。
同样是强攻系魂宗,这一刻,双方的选择都是正面交手。
唐昊摆锤迎击,硬碰之下,柳二龙双臂发麻,一时间,她倒是落了下风,遂采用蘑菇战术,挑、拨、架、挂,闪躲,尽力避开锤头,只挡击昊天锤的长柄。
唐昊皱了皱眉,这柳二龙的魂力大概有四十三级的强度,且对方处于全盛状态,硬拼下去恐怕自己体力也要跟不上了,他索性微微调整身体平衡,顺势避开了柳二龙的扑击。同时,第二魂技爆闪,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控制系魂技•重压。十倍于自身体重的压力,顿时逼迫向柳二龙,她一时控制不住身子,狠狠摔在地上,脚下甚至爆出了一个小坑。
一击得手,唐昊毫不犹豫,直接连人带锤,身型暴转凝旋风,竟是原地高速旋转起来,可怕的力量,迅速叠加,令得周遭空气都是发出不堪重负的破风声响。
乱披风锤法!脑海中马上浮现出这五个大字,这是昊天宗独有的魂技。蓝羽琪立刻高声提醒道:“二龙,速度脱困,解决他!他现在肯定动不了!”
“啊!”柳二龙发出一声尖啸,第四魂环爆发•火龙降世!她猛地突破了重力屏障,狠狠推向唐昊,唐昊猝不及防之下,竟是控制不住身子,摔下了擂台!
全场寂静,唐昊,昊天宗双子星,天斗皇家学院副队长,输了!
尽管他并没有失去意识,但摔下场地就是输了,规则如此!
“妈的!”唐昊骂道,忿忿不平地走回休息区,自己只不过是因为大意而落败,这令得他心里极其郁闷。迎面走来的是叶越,两人交错而过的瞬息,他低声安慰道:“昊子,没事的,我去教训这个女人!”

叶越大踏步地走上了擂台,他的武魂是火焰鸡,虽然不是上三宗和皇室的武魂,但也是学院精英,魂力足足达到了四十四级的高度,比柳二龙还要高。
比赛开始,柳二龙刚欲动手,那叶越直接朝空中跃去,他跳的非常高,超越了柳二龙的攻击范围,沫筱众人惊呼不已。
那叶越冷笑一声,旋即顺势俯冲,第三魂技亮起,直接命中了柳二龙,她的火龙之体都在颤抖。

“二龙,加油!”沫筱众人十分紧张。
无论是观众席,还是嘉宾席,甚至是教皇,此刻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里的比赛,全神贯注,他们都想看看,沫筱学院这个新锐,在蓝羽琪登场之前,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死吧!”叶越心里狂喜,直接使出第四魂技,想要一击结果柳二龙。
“做梦!”柳二龙怒喝,右手红芒爆闪,她直接对着天空一拳挥出,一道赤红拳影狠狠砸在叶越身上,不但打断了叶越的魂技释放,同时引起了大爆炸!
轰轰轰——
爆破之声不绝于耳,持续不断,全场震惊。
“那是,魂骨?”有人反应过来,惊呼不已。

待得烟消云散,一道身影从天上重重摔下,正是叶越,此刻他因重伤,失去了意识,柳二龙连赢两局,震撼了每一个人!沫筱学院众人更是欢呼雀跃。
“比赛渐渐发展成对我们有利了,这样下去,说不定可以赢!”龙叔也是松了口气,至少,蓝羽琪还保持完整的战力,而柳二龙也即将面对第四个敌人。

天斗皇家学院第四位登台选手是雪夜,他乃是天斗帝国太子,一身红衣,面如温玉。柳二龙也不废话,拼尽自身最后的力量,直奔对手而去,她已经没有多少体力了,现在能多伤害对手一点,就能给予蓝羽琪更多的机会!
“慢!太慢!”雪夜冷笑,皇室天鹅武魂附体,一瞬间避开了柳二龙,他反手出拳,毫不拖泥带水,魂环闪烁间,一道道赤红光影连续击打在柳二龙背部,柳二龙闷哼一声,重重摔倒在地。

全场寂静!沫筱学院,没人说话,柳二龙输了,他们已经输了六个人,而对方还有四个人!
蓝羽琪毫不犹豫地起身,她径直走向擂台,代亦已经扶着柳二龙下来了。
这一刻,终于来了。她的朋友,为了自己,拼尽全部力量!他的爷爷,正在看台,看着自己比赛!这一战,她不能输!

“呵呵,你就是那个所谓的武魂殿圣女?你去星罗帝国,不会又是武魂殿的什么阴谋诡计吧?”雪夜一脸鄙夷的看着蓝羽琪,不过体内魂力迅速奔涌而出,他也是明白,对方很强,想在言语刺激一下。
蓝羽琪连一句废话都懒得多说,她直接对着那雪夜屈指一点而就,一缕凶悍无匹的魂力劲风迅速奔向对方。雪夜脸色一变,他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果断,皇室天鹅武魂附体,展开翅膀,升入空中,险险避开。
“太子!她在你后面!”天斗学院后方的唐啸突然出声道。
雪夜脸色一变,急忙向身后一扫,可是晚了,蓝羽琪的速度比他更快,她轻盈地伸出玉手,按在雪夜胸口,动作那么优雅,仿佛时间静止。
下一刻,雪夜太子直接整个人狠狠嵌在擂台上,把擂台都是砸了一个大洞。
秒杀!全场鸦雀无声!
“来吧!”蓝羽琪捋了捋发丝,她站在半空中,对着整个天斗皇家学院战队的所有队员,发出了挑衅。

“他妈的臭婊子,嚣张什么?”
“别狂啊,等下我好好摧残你!”
天斗皇家学院的众人暴怒。

“东儿,你姐姐出场了,你快看啊。”千寻疾淡淡一笑,蓝羽琪这么挑衅对手,很对他胃口,此时他推了推早就昏昏欲睡的比比东。那比比东马上来了精神,甩了甩头,让自己瞬间清醒,直勾勾地盯着擂台。

天斗皇家学院第五位选手艾兰,乃是有着玄武龟武魂的高手,单从武魂属性上,相当克制净灵御剑这种锐器,不过比赛刚一开始,蓝羽琪甚至连武魂之剑都懒得用,干净利落地连人带壳打的稀巴烂。
天斗皇家学院第六位选手叶修,也在蓝羽琪的攻势下,撑不了太久,很快落败。
场上,再度变成了一对一的拉平局面,这是最后一战了!

“来了,这是最后的决战了。”龙叔沉声道,一向沉稳的他,此刻也不禁有了些许紧张。他注视着他的弟子,蓝羽琪虽然消耗不大,但毕竟还是有影响,对方,同样是魂王啊!
千道流、千寻疾、比比东,武魂殿所有人,观众席上所有人,全部集中精力,他们知道,最后的对决,来了!
天斗皇家学院战队,最里边的阴影处,灰衣青年嘴唇翕动,少顷,他缓缓站直身子,走了出来。
“抱歉!”在他身边,负伤的队员低声道,他们没给蓝羽琪造成什么损伤。
“无妨,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了!”灰衣青年点点头,旋即缓缓走向擂台,他走的每一步,都使得魂力在提升。

第二十二章帝都之战,黑白闪光

随着唐啸登上擂台,四周的人群仿佛都开始躁动,空气中游离着不安分的因素,沫筱众人、天斗皇家学院所有人、观众席、嘉宾席,无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擂台。最后的决战,来了!
呼吸愈发紧促,心跳渐渐提速,蓝羽琪深深吐了口气,背在后背的双手,微微有些发抖。只要过了这道关,一切就结束了,总决赛,她不在乎,只要能站在小寻他们面前,她就已经证明了自己。冷冷地注视前方,她心里从未对胜利如此渴望过:“我要赢,我一定要赢!”

迎面走来的男子,步伐沉稳有力,他身材高大,面容冷峻,一头短发如钢针般竖立,眼射寒星,眉如刷漆,虽然穿着简朴的灰衣,却有一股万夫难敌之威,只有经历过无数胜利,击溃过无数对手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气势和信心。
天斗皇家学院的所有人,此刻都满怀期盼的望着唐啸,他是他们眼中无敌的队长,他今天就会把武魂殿圣女给击溃!
“哥,加油,打倒武魂殿!”唐昊大吼。

蓝羽琪原本背着双手,此时缓缓放了下来,方才既然对方刻意给自己侮辱,那么她的选择也很简单,不用武魂,打穿对手,以牙还牙。但此刻,在唐啸那份若有若无的压力逼迫下,她不得不认真对待。小拳头紧了紧,白色流光飞速汇集,最后凝聚成她的武魂之剑,净灵御剑!
“这把剑,好像是……但是有点不同,难道是武魂变异?”唐啸眼中有着一抹思索,在蓝羽琪释放武魂的同时,他的右手,乌光闪烁,凝聚成了锤形,一柄巨大无比的昊天锤,其上闪耀着无数瑰丽的魔纹。同样的魂环配比,两黄两紫一黑,两大魂王对峙,在裁判的宣布下,比赛开始!

双方都没有立刻动手,彼此都在寻找对方的破绽。全场观众摒住呼吸,不敢发出半点声音,风雨将欲来,一片肃杀意。
“我好像见过你,”半响,唐啸最先打破了沉默的气氛,他犹豫了一下,“你是不是去过庚辛城?”
“关你什么事?”蓝羽琪不置可否。
唐啸无声地笑了笑,此时他已然确定,眼前的女孩,必定就是当年之人。

蓝羽琪冷哼一声,她有些等烦了,索性右手一引,抓着净灵御剑直接奔向对方,她同时释放了两道魂技,第一魂技•凝神诀,提升自身物攻!第三魂技•万解,无数剑刃碎片,呈不规则式扩散,朝着四面八方围攻唐啸!唐啸原地不动,轮着昊天锤横扫一圈,就震开了万解,少数漏网的剑刃,割裂了唐啸的衣衫。
见到队长一上来就受伤了,天斗众人脸色皆变,蓝羽琪心中也是一喜,提剑上前,无数剑影交替出击,唐啸提着昊天锤,左挡右闪,竟是接下了所有的攻击,一时间,两人打了个旗鼓相当。
场面略显僵持,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驻足凝望。
唐啸倏尔猛地吐了一个字:“震!”刹那间,昊天锤乌光一闪,只见一道空气波动从昊天锤身凭空出现,旋即爆发开来,狠狠冲向蓝羽琪,蓝羽琪身子没受到影响,但是一股大力击打到她的右手,闷哼一声,武魂之剑脱手而飞,被远远的抛离,同时,唐啸单手抡起昊天锤,直指蓝羽琪额头。
全场惊呼不已,器魂师的武魂被击落,基本就等于是输了,因为他们的身体一定比不上兽魂师,在这种情况下空门大露,必败无疑。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仅仅施展了昊天宗的冥字九决其中一道而已。”唐啸有些冷酷地道。

“那得打过才知道!”蓝羽琪死死盯着对方,眼瞳紫芒闪烁,她并不完全依赖武魂,唐门武学单打能力同样很强,此刻对方的话语,明显刺激了自己的自尊心。下一刻,她竟然直接挥拳,右手莹白如玉,正是唐门练手之法•玄玉手。
唐啸眉头一皱,他直接抬起左手,一把抓住蓝羽琪的拳头,不过很快,他脸色微变,左手直接渲染上一层灰色,这才死死钳住对方。那是铁匠协会的泰坦教他的练手之法•锻铁手。并不是蓝羽琪的力量比自己强大,而是对方的拳头,十分凝练,根本就是魂技的一种,这是自创魂技吗?
他索性直接收回了昊天锤,右手聚拳,直接对着蓝羽琪砸下,他倒要看看,这个女孩还有着什么底牌,而蓝羽琪也是抬起左手,以玄玉手挡下。
场面变得有些奇怪,双方竟然比起了角力,一步也不肯退让。
拳対拳!眼对眼!
蓝羽琪眼中此时只有唐啸,唐啸眼中此时只有蓝羽琪,比赛僵持不下!

“姐姐,加油!”比比东有些焦急地喊道。
“姐姐,不要放弃!我们永远支持你!”柳二龙双手交叉,十指连心,扣得紧紧的。

“你是很强,但是,让我近身就是最大的失误!”蓝羽琪眼中突然紫芒一闪,唐啸脸色一变,心道不好,但是晚了,紫极魔瞳正中自己,他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仿佛被对方的武魂之剑刺中了似的,惨哼一声,身体不受控制的跌退。
一击得手,蓝羽琪毫不犹豫,脚踏鬼影迷踪,右手一引,净灵御剑直接出现在她手上,她发出一声尖啸,整个人气势达到顶峰,第四魂环亮起,千年魂技•皇家圣枪!
一道蓝色闪光,缠绕着剑身,旋即在剑刃顶端飞速凝聚,汇成一道蓝色光球,她毫不犹豫,以剑直刺对方胸口,光球爆发,狠狠推着那唐啸直冲擂台边缘而去。
“卑鄙!”唐昊在场下见到这一幕,顿时大骂。

“呵呵,活该!”蓝羽琪朝着那唐昊哼了一声,旋即不再搭理他,直接对着那唐啸奔去,同时,黑色的第五魂环陡然亮起,这一刻,所有人摒住呼吸,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开赛以来,第一道万年魂技,就要在此展现。
“要结束了!琪子要出绝招了!”千寻疾目光一闪,比比东早已在欢呼。
“那可不一定。”千道流闻言,却是微微一笑。

唐啸扭过身子,勉强保持平衡,旋即抬起头。
那一瞬间,净灵御剑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炽烈白光,无数道光的轨迹,形成密密麻麻的蛛网,铺天盖地地涌向自己。这是蓝羽琪的第五魂技•极光封灭。
“真是了不起的女生啊,头脑很灵活,实力也不低!”望着那极速接近自己的蓝羽琪,唐啸突然笑了,自己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很好!他直接凝聚出昊天锤,五环重现,下一刻,前面四枚魂环突然爆开,碎成无数光点,迅速融入昊天锤,令得锤子看起来更加势大力沉。唐啸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咬咬牙,不退反进,重锤以举火撩天之势,由下而上,迎向了剑光。
从观众的角度,只能看到一片夺目的白光撞向一片刺目的乌光。
轰——

 

黑白闪光,刹那间融为一体,再陡然爆发,离擂台最近的众人只感觉一股山崩海啸般的庞大能量扑面而来,顿时人仰马翻。千道流居高临下,大手一挥,刹那间就稳住了局面,在他的笼罩下,擂台的能量波动直接朝天际扩散,再也没有影响到其他人。
地面上,多了一个深坑,深度几十米,擂台已经彻底毁坏了。
一条白色流光从深坑中被狠狠抛出,旋即重重地摔在地上,正是蓝羽琪,此刻她鲜血狂喷,握着剑的手在不住地颤抖,武魂之剑差点破碎。
乌光依旧炽烈,少顷缓缓收缩,唐啸紧闭双眼,仿佛在忍受着剧烈的痛苦,但他终于战胜了这份煎熬,仰天怒吼,昊天锤直指天际。
“这……就是……昊天宗的炸环!”蓝羽琪勉强支起身子,贝齿里满是鲜血,她衣裳破碎,鲜血和尘土沾染在身上,灰头土脸,显得异常狼狈。

记得前一世,自己也参加过,武林大会•少年组……
记得前一世,自己最终倒在了准决赛,唐门的兄弟姐妹,都哭了……
记得前一世,自己明明有机会,可是犹豫不决,出招花哨,只为了,能保持自己的光辉形象,让自己即使落败,也要美丽一点……
可是,如果是真正的战场呢?如果是真正的生死决斗,美丽的落败,和,狼狈的胜利,哪一样更重要?
如果,落败就是死,那么,自己还要因为顾及形象,保持所谓的矜持吗?

“啊!”蓝羽琪仰天长啸,她不甘心,总决赛就在眼前,过了这一关,就是光明大道!所有的一切,就都结束了!自己怎么能输?
如果现在就选择认输,那么,自己或许还能保持形象,如果继续战斗到底,只会使得自己更加狼狈,在这一刻,蓝羽琪作出了令人意外的选择——
爷爷的梦想,是让武魂殿统领大陆,而自己,也不是什么武魂殿的公主
“粹魂!”她大喝一声,眼中的紫芒渐渐暗淡,精神力飞快的转化为魂力,与此同时,身子周围渐渐冒出大量的白色光晕。这一刻,她强烈的自尊心爆发了,她不容许自己就这样失败,为了爷爷,为了朋友,哪怕是拼到最后!
人生能得几回搏?此时不搏何时搏!

“姐姐!住手!”比比东此时泪流满面。
柳二龙没有说话,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栏杆,青筋暴起。
蓝羽琪选择了战斗到底,毫不犹豫地动用武魂殿秘笈•粹魂。即使这样,也不一定就能打倒对手,但是,这也是自己的极限了。
“有趣的女生!”唐啸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吧,我昊天宗第一大弟子,今天就跟你分出个胜负!”
仰天怒吼,唐啸那仅存的第五魂环亮起,这是他目前的最大绝招•泰坦之锤。为了这个魂环,他在昊天宗长老的陪同下,深入星斗大森林,猎杀了一头泰坦巨猿!本来,他打算留到最后,面对武魂殿战队再使用,并非是蓝羽琪不强,而是这个魂技太霸道,他本想着让对方愉快地选择美丽的落败。
可是,蓝羽琪居然是如此有血性的女子,和他以前所见完全不同。这激起了自己的兴趣,遂再也不留手,他要给予对手相应的尊重。蓝羽琪毫不犹豫,同样是万年魂技,极光封灭再次爆发,恺天剑气,与那唐啸狠狠相撞。
轰——
在那无法描述的剧烈轰鸣中,整个武魂殿,第二次颤抖。
龙叔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蓝羽琪身下,接住了她。只见龙叔脸色凝重,出手迅疾,从魂导器腰带摸出武魂殿特质药丸,直接倒到了蓝羽琪的嘴里。
那药丸入口即化,龙叔一声不吭,腾身而起,风驰电掣而去,竟是不再向场上看上一眼,看那方向,是回客栈去了。
柳二龙等沫筱学院众人,也纷纷跟了上去。
唐啸受伤极重,衣衫上满是鲜血,但他并没有在意,缓缓从半空中落下,怔怔望着蓝羽琪远去的方向,那一瞬间,一种异样的心思弥漫心头,久久无法散开。那个女生的音容,却是再也挥之不去。
台下,以唐昊为首,天斗皇家学院众人欢呼着扑向了他们的队长。
“哥,回去吧,我要全力冲击魂王,在明天的最终舞台上让天斗皇家学院所有人付出代价!”比比东的眼中一片冰冷,这是她出生以来,第一次流露出强烈的情绪波动,她对这所谓的天斗帝国,上三宗,尤其是昊天宗,是真正的恨上了。
“嗯,我们明天一起为琪子报仇。”千寻疾叹了口气,拍了拍比比东的肩膀,眼中有着奇异之色,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第二十三章 落幕

床上的女孩微微动了动睫毛,跟着又没有了动静。不一会儿,终于勉强地挣扎睁开了眼,刺眼的灯光,令她很难受,下意识地又闭上眼,然后尝试着再慢慢睁开。少顷,她终于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琪子,你可醒了。”龙叔站在窗边,此时似有察觉,转过身来。
老师,我昏迷了多久,比赛怎么样了?”蓝羽琪猛地一惊,抓起被单,她想起来了,自己在准决赛中落败,失去了意识。
“快两天了吧,比赛早已结束,比比东为了你,前一晚拼命冲击魂王,她和寻疾联手卫冕了武魂殿的冠军呢。”龙叔笑道,“这里是在你的府里。”
蓝羽琪心中一跳,刚想起身,却感到有人似乎趴在自己腿上,她微微凝神,这才发觉,比比东守在床边,枕着自己,她似乎睡着了。
“刚比完赛,她就来到你的房间,守着你直到现在。”龙叔叹道,接着从怀里摸出一封信,“你那些队友早就离开了,这是他们留给你的。”
接过信笺,轻轻拆开,蓝羽琪默默地看着:
“姐姐:
其实我一开始时很讨厌你的,你比我清高,比我强大,同为女人,我对你一开始就带有一股莫名的情绪,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嫉妒吧。
直到那一天,因为我的任性,令大家在钟乳石洞濒临绝境,那时我好后悔,我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幼稚。幸好,你终于赶来了,救了大家,从那时起,我对你的态度就改观了。
五年来,从相遇到相知,在你的帮助下,我的实力进展飞快,和你一起玩,我觉得好快乐,这几年的学院生活真的特别充实。
你是第一个让我明白这个道理的人,男人能做的事,我们女人一样都能做到。
一个谢字,似乎太过苍白无力,我无法表述我对你的歉意。
姐姐,现在我们要回去了,你要好好养伤,千万别勉强自己。
你属于武魂殿,而我,属于蓝电霸王龙家族,弗兰德他们,亦有自己的归宿,只是,无论身处何方,我们这段情谊永远不会改变。
对了,当你成为教皇的时候,别把咱们忘了啊!
柳二龙,代沫筱学院所有人。”
“傻丫头。你和比比东,永远都是我的好妹妹!”缓缓折好,封回信笺,蓝羽琪微微地叹了口气,有些失落。她轻轻抽开自己的身子,怕碰醒了比比东,旋即蹑手蹑脚地下了床。
窗外,大风呼呼的刮,把树叶吹袭了满地,伴随着尘土飞扬的气息。
……
教皇殿议事大厅内,千道流静静的喝着上等香茗,上千平米的偌大议事大厅中,此时只有他一个人。少顷,高达三米的拱门开启,龙叔和蓝羽琪缓步走入大厅内。
“琪子,好点儿了吗?”千道流看到蓝羽琪恢复精神,也是笑道。
“爷爷多虑了,我哪能出什么事呢。”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蓝羽琪显得神清气爽,此刻她掩嘴轻笑道。
离家整整五年了,再次踏入教皇殿,她非但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在外人看来,这教皇殿代表着威严,而对自己来说,这就是家,在家里,永远是最轻松的,无所顾忌。
“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结束了,你很好,爷爷很满意,不仅仅是台上的表现,我想,你也明白了我那天的深意。”千道流点点头,抬起右手,手上一枚戒指光芒闪耀,当他掌心翻过来的时候,在他手上已经多了一枚深青色的腿骨。
“将它吸收了吧,这是爷爷给你的奖励。”
蓝羽琪一怔:“这……这不是冠军奖励的吗?”
“三块魂骨本来就是给你和寻疾、比比东准备的,只要冠军属于武魂殿,我们怎么处理都可以。”龙叔在一旁笑道。
“四万年破空蜂鸟左腿骨,它对你来说,应该会赋予速度方面的魂技,刚好和你那自创魂技步伐相辅相成。”千道流缓缓说道。
“是,爷爷。”蓝羽琪低下头,恭敬的答应着。
待得蓝羽琪离开了大厅,这里只剩下了千道流和龙叔两人。
“龙尉,我留你下来,是有重要的事,这几年你毕竟不在武魂殿。”千道流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香茗,平静的道,龙叔点头称是。
“你可记得,海的那边,有着与世隔绝的岛屿?”
“您是说海神岛?属下怎能忘记,当时咱们铩羽而归,损失还不小。”龙叔眼中隐有怒火闪动。
“有仇不报非君子,来而不往非礼也,那海神岛,也未免太小看我的野心了。”千道流眼中瞳孔微微旋转,“这一次,我和昊天宗的那个老不死的订了协议,他们已经正式做出回应,承诺派出人手相助。我们,再过不久,就要发起对海神岛的进攻了。”
“属下明白,这就准备。”
“嗯,记得多让咱们的人和昊天宗搞好关系,我们这次毕竟有求于人。”
离开大殿,穿过长廊,蓝羽琪不时哼出几句小调,歌声比鸟儿更甜美。她此时心情相当愉悦,先去看看比比东醒没醒,再吸收了魂骨,接着去找小伙伴们吹牛,顺便调戏调戏千寻疾。
蓝羽琪在武魂殿地位极高,遂有她自己的圣女府,以前都和比比东住在这里。
回到府子,进了房门,大厅里空落落的,卧室里也没了比比东的踪迹。
“估计她也有事吧。”心里想着,蓝羽琪索性抛开杂念,到客厅里打坐,她要尝试吸收这块左腿骨了。将其从魂导器取出,深沉的青光弥漫着令人迷醉的能量波动,看着眼前的魂骨,蓝羽琪心中不禁一阵摇曳。
……
“嘿嘿,姐姐好像开始入定了呢,她这样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的。”府外,茂密的草丛中,传来阵阵挪动声,比比东偷偷钻了出来,掩嘴轻笑。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青年,相貌平平,略微偏瘦,黑色短发三七分开,相貌很普通,和比比东在一起显得特别的不搭。他望着眼前的女孩,眼角里噙着幸福,还有着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自卑。
“东儿,”那青年柔声道,不过他似乎在顾忌着什么,怕说错了话,引得眼前的人儿心生不悦。
“小刚,趁姐姐忙她的事,咱们快出去玩吧,晚了我肯定就得被她抓回去了。”比比东挽起那青年的手臂,“你不是说百草园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吗,咱们快去吧!”
 
第二十四章 楼高的来信

芳草茵茵,绿树如盖,清脆的鸟鸣声是属于大自然的动听乐章。
一棵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下,两道身影正依偎在一起,他们彼此依靠,似乎连呼吸都交融在了一起。
“小刚,你真的不打算回家族了吗?”少女轻声问道。
“嗯。”少年点点头。
少女嘟起红唇,道:“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跟你们家族的长辈好好商量一下看看如何改善你的武魂,说不定融合一些特定的魂环之后,你那罗三炮就有变异回去的可能呢。”
少年轻叹一声,道:“东儿,你知道我是家族的直系继承人之一,他们如果有办法的话,早就用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我的武魂变异的很彻底,这种变异已经不是单纯依靠我自己的力量或者家族中的一些手段就能逆转的,除非找到什么天材地宝,才有可能……”
看到他失落的脸色,少女的心软化了,猛地扑过去,一把抱住他,道:“小刚,你是我见过的男孩中最具有智慧的,你身上更是流淌着蓝电霸王龙家族的血液。我认为我们应该趁着年轻,找到一个目标,一起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一起变得强大!”
少年轻叹一声,搂住她的身体,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长发,道:“东儿,我知道,我都知道的,我确实配不上你,我的武魂如此弱小,我想过许多办法,一直在努力地研究,就是为了找到一条走得通的路。可是这几年我都没有成功,除非是有强大的外力作用,否则我这一生恐怕都……”
“好了,别说了。”少女猛然抬起头看向他,目光温柔如水,“对不起小刚,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给你压力。你已经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压力,就算你未来一直都是这样,我也爱你。自从在璎珞学院我第一次遇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这并不会因为你的力量而改变。无论如何,我都要做你的女人。等我拿到长老令牌,我会尽武魂殿的力量,为你寻找提升武魂的办法。不就是天材地宝吗?只要是咱们斗罗大陆上有的,我都会想办法给你找来。让你变得和我一样强大。”
“东儿……”少年猛地搂紧少女,两道身影紧紧地依托在一起。
……
黄昏收起缠满忧伤的长线,睁着黑色的瞳仁注视着大地。
当蓝羽琪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她已经完成了魂骨的吸收,魂力也水到渠成,达到了五十五级的高度,若是叠加粹魂秘法,就是面对普通魂帝也可一战了。
“瞬间加速吗,这就是破空蜂鸟左腿骨带给我的魂技!”蓝羽琪缓缓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胫骨,融合魂骨后,她就得到了该魂骨所赋予的魂技的信息,这是一道辅助魂技,瞬发,消耗很小,顾名思义,在一刹那间千倍万倍提速,以些微的差距闪避对手的快攻。(注1)
破空蜂鸟,因飞行时两翅振动发出嗡嗡声酷似蜜蜂而得名。它体型小,体被鳞状羽,色彩鲜艳,并闪耀彩虹色或金属光泽。飞翔时两翅急速拍动,快速有力而持久。
想要捕获这种魂兽,难度相当大,它所出产的魂骨,带来的大多是提速技能。
出了府子,蓝羽琪刚过一个转角,就看到了千寻疾,后者看起来有些低落,阴沉着脸,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小寻,你臭着一张脸干嘛?想不到你也有这种闷闷不乐的时候。”蓝羽琪说着,上前迈了一步,眼角的俏皮像只灵巧的小鸟。
看到她,千寻疾心头微暖,但脸上的阴沉还是没有驱散,他勉强问道:“琪子,你是一直和东妹在一起吗,她在不在你的府里?”
“不在啊,她早走了,我也才刚收功呢”
“哦。”似是早就知道答案,千寻疾眼神深处有着一丝狠劲,一闪而逝,不过这份情绪跟面前的女生没有任何关系。他从衣裳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蓝羽琪,“龙叔给的,托我转交予你,好像是庚辛城那边寄来的。”
“庚辛城?难道是……”蓝羽琪一把抢过信封,果然是看到寄信人那栏,写着楼高两个字,她立刻面露喜色。看来不会错了,一定是孔雀翎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毕竟以楼高的傲气,他没有取得进展前是肯定不会找自己的。
“对了,龙叔还有一句话要我转告你们,本来我想同时跟东妹说的。他叮嘱了,以后看到昊天宗弟子,我们都要尽量保持尊敬、礼让,和他们处的好一点。”
“为什么?”蓝羽琪吃了一惊,一提到昊天宗,她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张刚毅的面庞,就是那个人,拿着昊天锤,重创了自己,下次再遇到,说什么都要把对方扒皮抽筋,怎么现在老师要求自己要和昊天宗的人好好相处了?
“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龙叔说了,是教皇的意思。”千寻疾摇摇头,“没什么事了,看到东妹你跟她说一下吧,她那天很拼的……我走了。”
“嗯,好。”
再次回到府里,蓝羽琪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楼高写的果然是关于孔雀翎的事,看他的样子貌似成功了,蓝羽琪心里暗暗窃喜,这事她肯定不会告诉任何人,所以决定明天找个借口溜去庚辛城,只要尽快回来就好。
深夜,比比东也回来了,她似乎在外面忙乎了一天。蓝羽琪把千寻疾的话转述给她,小姑娘满口答应,至于有没有认真听进去,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对了东儿,你今天干嘛去了?”蓝羽琪随口问道。
“额,没有啊,就是出去玩了一下,玩过头了,耽误了一点时间。”比比东有些讪笑道,不敢看蓝羽琪的眼睛。
“你……寻疾今天找你,一直找不到,看他样子挺着急的。”
“哦哦,”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啊,对了姐姐,你手上的信谁给的呀?”
“这是……”蓝羽琪一愣,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转移了话题,遂把信封收回到魂导器里,“我一个朋友的,反正和你们说不清楚,别问了”
“那不就结了,”比比东掩嘴笑道,她的笑容,带着扑面而来的纯真和直率,就像春风一样,仿佛只要她一笑,花儿便都开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想被他人干涉呀,我也没干嘛,就是去玩嘛……”
“你说的也是……”蓝羽琪想了一下,也就不再多说了,而楼高的信也吊着自己的兴趣,此刻她的心思完全在孔雀翎上。
清晨,初生的太阳照在脸上,身边的草坪,露珠在闪闪发光,清凉的微风在身边抚过,有时还带着一丝淡淡的花香。
蓝羽琪起了个大早,给龙叔留了一封信,压在书桌上,就一个人匆匆赶往庚辛城,她没有打扰任何人。坐在马车上,眺望远处的风景,蓝羽琪此刻的心思早已飞到金属之都。几年了,楼高那里终于有了消息,而自己也即将和孔雀翎再次见面了吗?
一想到孔雀翎,蓝羽琪就思绪万千,也不知道前世的唐门,现在怎么样了……
一道诡异而略显苍老的人影,缓缓从蓝羽琪的府子外边树荫处浮现而出,直到看着这里的主人离开后,又过了很久,他才敢现出身形,因为他同时要感应千道流和龙尉,确定不在这里。冰冷的目光注视着远去的方向,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摸出一封信……

星罗帝国距离武魂殿有着一段相当远的距离,直到正午时分,蓝羽琪才赶到了庚辛城,她甚至都没念头去看看同样是星罗境内的沫筱学院,因为方向完全不同。
跳下马车,付了费用,蓝羽琪一路小跑,她随便在街边买了几个包子,就直奔铁匠工会而去,因为出门太早,她来不及等到武魂殿的厨子们起来做餐了。

“大哥,快看,她不是那个所谓的武魂殿圣女吗?”
一处街边小店,唐啸唐昊两兄弟吃着面条,此时蓝羽琪刚好经过这里,因为太匆忙,根本没有留意到他们,而眼尖的唐昊却一下就发觉了对方。
“哦?”唐啸放下手中的碗,看向街边,果然是见到了那道令他难以忘怀的倩影,他有些古怪地道,“居然在这里都能撞上,看来,我和她还蛮有缘的。”
“大哥,你是不是对人家有兴趣?”唐昊一看到他哥的眼神,就笑了, “她好像是一个人来的,你自己去对付她吧。”
“一个人?来这里?”唐啸愣了一下,他有些困惑,其实上次他就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后来忽略了。她贵为武魂殿圣女,为何会来庚辛城?在斗罗大陆,铁匠的地位是很低微的,而魂师是最高贵的,按理说,两者没有交集,她根本没有来这里的理由。要说他哥俩,也只是因为泰坦的关系而已。

高大的建筑物,其上悬挂着黝黑的铁匾,还有一柄锤子和一柄凿子两个凸起的图案,这里就是铁匠工会了。
蓝羽琪喘着气,在工会外稍作休息,她抬起头,看着这建筑物,轻轻地笑了,还是熟悉的味道,这铁匠工会还是这个老样子,不过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女孩。想来楼高看到自己也会很高兴。
上了四楼,出示手令,蓝羽琪直接就朝着一号铸造室而去,楼高那些弟子和护卫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系神匠记名弟子的事了,遂主动让开了道路。虽然楼高就没有公开过这件事。


未完。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同人文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6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tongren/401784.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