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页面分享给朋友:

斗破苍穹同人文 斗破苍穹之吞噬之体(五)

时间:2017年10月06日14:44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1391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残阳初朝,流年惶惶。 不经意间,跳跃的金光从指间掠过。 那是时间。 我抬手,望着越来越透明的双手。 知道,自己,时日已不多了。

NO.37 参战【3】
“沧儿,到时候你先离开,我们在黑角域**吧。”萧炎向我靠近,低声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我又不会给你拖后腿,大不了跟一个破斗宗结仇罢了。”
萧炎听到我说的话后嘴角一阵抽搐,最后还是化为一道无奈的轻叹:“好吧,随你吧,不过你到时候要小心点,实在不行就跑,不用管我。”
“不可能的。”我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开玩笑,我堂堂一名斗圣强者,居然会在一个小小的破斗宗的攻击下逃跑?再说了,我要是和萧炎分开了,托舍古帝玉怎么办……所以说,是万万不能和萧炎分开的。
正在我们交谈间,一位看似只有30岁多的人已经走进,若不是那一头如雪白发,恐怕打死萧炎也不会相信那看似只有30多岁的人已经活了恐怕有百年了。
不过我倒并未惊奇,先不说虚无吞炎那个活了不知道几万年的异火,光我我哥还活了一千多岁呢!
不过想到这里,我又有些茫然:那我自己,究竟活了多长时间?
脑海里只有一部分残缺的记忆,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空白的,只记得我的名字,种族,亲人的名字,以及我生活的地方,大陆的规则。而且,我不知道我自己究竟损失了多少记忆,是几年?几十年?几百年?
只有短短16年的记忆,其余的,一无所知。
“云凌,你能跟我解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么?”云山淡淡道,但是我从他平淡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愤怒。
不管怎样,自己的势力老巢被毁成这样,换做是谁都会生气。
云凌将事态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自己倒成了大好人,我们都成了公然挑衅云岚宗威严的坏人。
我微微皱眉,刚要说话,却一把被萧炎拉住。
我有些不解的望向他,他面无表情,摇了摇头,轻声道:“没用的。”
我微微一愣,随即释然。
云山将目光转向我们,在我身上停顿了一下,眼底有一股淡淡的疑惑。
我一双妖异的双瞳紧紧地盯着云山,随即用斗气将声音包裹:“云山,最好不要说话,否则,殿主饶不了你。”
我说完此话,便将目光移开了去,云山先是一愣,随即眼中谨慎更加浓郁。
“不管怎样,将云岚宗毁成这样,你们,总要负些责。”云山又恢复了以往的风轻云淡。
“那您的意思是。”萧炎冷笑着。
“留下来吧。”云山淡淡的说。
“萧炎你走,我和海波东他们拦住云山。”我将九天锁魂绫从纳戒中取出,白绫似乎有灵性的围绕在我旁边。
萧炎略显迟疑,不过只是一瞬,便下定了决心:“好。”

NO.37 参战 【4】
他身形一闪,来到了那层保护罩之前,一拳狠狠轰下去,保护罩却只需掀起了一层波澜。
我手中白绫一抖,冷冷的望向云山。
云山脸庞一阵抽搐,随即咬紧牙关,冲向我们三个。
海波东和那个古族的斗皇摆出防御姿势,我却一动不动,在我的感知中,云山冲向的根本不是我。
在他离我们只有一米的时候,他分成了四道影子。
云山向我们身后窜去,还有三道是分身。
“萧炎小心。”我喊了一句,却并未回头,身形一闪,化为一道虚影向云山本体冲去,“你们两个帮忙支出一人去救萧炎,剩下的那个和我一同拖住这三道分身!”
残影手中挥出一道斗气练匹,其中所含的能量足以秒杀一位斗王强者。
我纤腰一扭,手中白绫如同暴雨般落下。
一丝黑色长剑挥向其中一道残影,我知道,是那个古族的人。
我微眯着眼,不禁冷笑:“果然是你们呐。”
他不着痕迹的说道:“不管到那里都能遇见你们的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你怎么认出我族的?”我身体朝后一仰,随手将白绫挥出。
“哼,你们魂族人,身上永远都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他不屑的冷笑。
我微皱黛眉,却没有说什么,眼中掠过一抹不着痕迹的杀意。
手中白绫一抖:“封锁九天!”
寒气弥漫在九天锁魂绫之上,破空而去,撕开了白绫四周的空间,隐隐看见四周的空间裂缝,白绫刁钻的刺向云山的残影。
残影生生受了白绫一击,化为虚无。
“不好!”一声惊叫传来,我面色一变,那惊叫分明是海波东的。
我赶忙转过头去,只看见云山化为一道白影,几经闪烁间打伤了海波东来到了萧炎面前,轻飘飘的送上一掌。
突地,一旁七彩色的身影却是一声嘶鸣,替萧炎挡住了这次攻击。
七色身影被轰飞。
我刚要前去,却猛然止住身形,萧炎身后的七彩吞天蟒彩光大放,然后走出一道妖娆的身影。
美杜莎女王
我看过关于他的资料,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加玛帝国遇见,而且,看刚刚的情况,那七彩吞天蟒,便是美杜莎女王!
海波东咽下一口口水,随即如同见鬼一般的惊叫:“美杜莎女王!”
我白了他一眼,准备见机行事。

NO.38 闹剧结束?
“带他走。”美杜莎女王漫不经心道。
听到她说这句话,我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云山皱眉思索片刻,随即无奈道:“你带他走吧。以后不要再上云岚山了。”
“这地方,来一次,够了。”萧炎冷笑道,随即缓缓下了山。
我刚想叫上海波东,却发现他人不见了,四处望了望,随即在空中发现了他的人影,看他一脸惊恐的样子,我不禁黑线“至于吗?”
他说:“为安全起见,我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我耸了耸肩,向云岚山下走去,海波东在空中远远跟着,那古族之人也跟了上来。
不易察觉的微微皱眉,没有说什么,跟上萧炎的脚步。
在与萧炎并肩时,一旁的美杜莎朝我一瞥,没有说什么。
“那个,萧炎……”海波东与他说了几句话,没有引起一旁美杜莎的注意,随即便飞走了。
古族的人与萧炎说了几句,随即看了看我,对萧炎说了些什么,萧炎望了望我,微微皱眉,眼底有一抹怀疑。
我眼底掠过一抹凶光:不杀了这古族人,我事不罢休。
“小家伙,看在你我臭味相同的份上,我告诉你一句,着斗气大陆很大很大,你要快点变强,不然连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都没有。”
我微微皱眉,难不成,萧炎喜欢上了古族之人?
那古族岂不是更容易获得托舍古帝玉?
---------------------------------------------------------------------------------
“终于结束了。”萧炎一声轻叹。
“对啊,你接下来要去哪?”我微微一笑,道。
闻言,萧炎望向我,眼底掠过一抹疑惑,随即笑道:“回乌坦城,那里是我的家。”
“在这之前。”一旁的美杜莎突然说话,然后伸出一只手,“拿来。”
“什么?”我怔怔道。
美杜莎白了我一眼,说:“我又不是跟你说话。”
我黛眉微皱,刚欲说话,却被萧炎拦住。
萧炎递给美杜莎一个卷轴,我一看,是当时萧炎参加炼药师大会取得冠军所获得的奖励。
我没有说什么,冷眼旁观。
 

NO.39 变故
萧炎将卷轴递给美杜莎,然后与美杜莎低语几句,便没再说话.
在回乌坦城的路上,萧炎不断地打听一些药材,我淡淡的看了一眼旁边的美杜莎,心中明了了几分。
在一家酒楼的时候,萧炎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便火速要求回家。
无奈,经过几天的奔波,终于来到了所谓的乌坦城。
在路过乌坦城中一片林子时,我的眉间挑了挑。
在那里,我感受到了一股残留下来的熟悉气息。
是魂殿的人,看来魂灭生已经照我说的做了。
萧炎转头,问我:“怎么了。”
“……啊?……”我一怔,随即连忙摆手道,“没什么……呵呵……”
萧炎疑惑的看了一眼我干笑的脸庞,随即快步走向萧家。
笑容微僵,我压下心中情绪,跟了上去。
手中紧握脖子上的吊链,吊链发出一道道光芒,好在是在白天,光芒不太明显。
我知道,托舍古帝玉,就在萧家了。
刚踏入萧家,便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只有十二岁左右大,很可爱。
后来他说有坏人来萧家捣乱,萧炎面色一沉,一股杀气弥漫开来。
我与美杜莎对视一眼,耸了耸肩,又将目光移开了去。
跟着萧炎走到萧家客厅的大门前,听见大厅内一阵子嘈杂。
客厅里挤满了人,其中有一名三品炼药师,听他所说似乎与萧家有着不小的深渊瓜葛。
这些都是萧炎自己的事。
我只是一个劲儿的搜索着,想办法感应着托舍古帝玉的具体方向。
离这里不远,手中的水晶越来越热,几乎有些烫手。
当客厅里的人全都散去的时候【其实我也没注意那几个闹事的人】
萧家的大长老拿出了一个盒子,手中的水晶突地发出了一阵波动,不过好在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盒子缓缓打开了,一块玉片出现在了盒子之中。
托舍古帝玉。
我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一股灵魂信息传播去哥哥的脑海:
托舍古帝玉转交到了萧炎的手中。
消息确认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想办法将托舍古帝玉弄到手了。
 

NO.40 再次返回云岚宗
萧炎特意安排了一个房间让我休息,自己去打理萧家的琐事了。
百般无聊的躺在床上,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大开门一看,是萧炎。
他阴沉着脸,笑道:“走吧,该去报仇了。”
我一愣,随即明白,轻声道:“你有那个把握么?”
萧炎淡淡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死也要两败俱伤。”
我打了个抖,说:“你杀气也太重了。”
“呵呵。”萧炎笑了笑,随即叫上美杜莎,一起再次向云岚宗进发。
--------------------------------------------------------------------------------
“萧炎,有不少人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气息。”我用灵魂力量在地下一扫,不少人的斗气波动都十分剧烈。
“不用管他们,加快速度。”萧炎一挥手,化为一道黑影向云岚山掠去。
闻言,我背后双翅一震,随即也加快了速度。

云岚山上,萧炎与一名名叫“云韵”的女子对视着,眼底有一抹复杂。
就在那一瞬间,我猛地感觉到萧炎的斗气开始紊乱了起来。
瞟向一旁双手环胸准备看好戏的美杜莎,我选择了沉默。
云凌的愤怒,云山眼底的恼怒,萧炎的疯狂。
静观其变。
我闭上眼睛。
也不知道虚无出关了没有。
算了,到时候如果出关了魂天帝会通知我的。
我将目光再次投向了萧炎,只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疯狂。
“这是你们逼我的啊……”萧炎手一晃,两团不同颜色的火焰交织分离。
他在群众惊恐的目光中将两团异火拍在一起。
美杜莎一把抓起呆愣的我,迅速远离。
目光中只看见火浪席卷而来,一片赤热。
萧炎仅仅只是一名大斗师,等他到了斗圣级别,岂不是逆天了?
我握紧了双拳。

NO.41 结束
当那所谓的佛怒火连爆开的那一瞬间,不知为什么,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牵连。
萧炎的功法。
让我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感到熟悉呢?
很多时候,路过一个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看见一个个从来没有看过或听过的事物、名称,却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当想要再仔细些思索时,却不得不被脑海中所传出的刺痛终止。
罢了。
不让我想起就不再去想。
如果让我选择遗忘过去或是守候明天,我宁可遗忘过去。
又或者,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LZ:好吧别打我】
我有些茫然了。
吞噬之体除了会吞噬生命,灵魂,斗气,还有我自己的记忆。
所以我才只剩下那十六年的记忆。
有六年记忆是魂天帝让我相信我自己是他的妹妹,是魂族人。
其余的十年就是混混僵僵的过过来的。
不知道自己是谁,怀疑自己的身份。
如果我连我自己的记忆都不完整,那还有什么,是完整的呢?
胡思乱想间,却不知身外的战斗已是十分激烈。
当一股巨大的灵魂波动传来时,我才猛然惊醒。
是萧炎体内的灵魂体。

NO.42 赶往黑角域
灵魂体的力量超乎我的想象,我的灵魂力量铺天盖地的涌现而出,将整个云岚山包裹,一寸一寸的搜索者气息。
当灵魂力量经过一座楼阁时,猛地一顿,一股熟悉的阴冷气息迎面而来。
为了不打扰魂灭生的安排,我便操纵着灵魂力量绕了过去。
将灵魂力量聚集于一点,聚集在了现在的“萧炎”身上。
他一青一白的双瞳微微泛起波痕,朝我这边看来。
发现了?我赶忙收起灵魂力量。
“你究竟谁?”轻轻的声音由斗气包裹传入我的耳中。
我一愣,随即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笑容:“你猜?”
“不管你是谁,最好不要伤害我的徒弟,否则……”
对于他的威胁,我倒并不在意,一道灵魂体罢了,对我还造不成太大的伤害。
他没有再说什么,与云山对视起来。
不关我事,我将目光移开了去。
又一只青白火莲爆炸开来,“萧炎”咧嘴一笑。
一青一白的双眸也变回了原本的漆黑之色。
这才是真正的他吧?我略微失神。
“快走吧!”萧炎落下身来,眼中却是多了一份警惕。
我问,“去哪?”
“离开加玛帝国。”他眼睛里的愤怒却尽数被我收入眼中。
我微叹:“随你吧。”
他一笑,随即展开身后紫翼,化为一道黑影朝云岚山下暴虐而去。
我转身刚要离开,云岚宗的弟子却将我包围。
我脚步一顿,声音轻冷道:“滚。”
云岚宗弟子齐齐发出一声嗤笑,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放肆,都给我下去。”云山一声怒喝,挥了挥手。
脚下白光微闪,如同瞬移一般,再出现时,已是离云岚山有了一定距离。
远远望着那座山,突然听到一声怒吼:“给我一寸一寸搜,就算把加玛帝国翻过来,也要找到他!”
转过身去,突然望见背后的萧炎。
“你究竟是谁?”他目光微冷,问道。
我笑:“你认为我是谁?”
他没有说话。
“我只能告诉你,我的背景,和你那个青梅竹马差不多。”我淡淡道。
“你怎么会知道熏儿?!”他眼瞳微缩。
我笑着:“再不走云山就要追过来了。”
他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走为好。
“我的身份知道了对你不好。”轻轻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你的青梅竹马想必也是这么跟你说的吧?”

NO.43 分头行动
“接下来你要去哪?”我一如往常的笑道。
“迦南学院。”他轻轻地吐出四个个字。
“……”
“你去迦南学院,剩下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他淡淡道。
“……”
良久。
“你一个人行吗?”
“……”
“好吧我知道了。”
“……”
“你自己小心,我在迦南学院等你。”
-----------------------------------------------------------
一道白影从一望无际的黑角域平原上掠过。
无声无息的带起一阵空间波动。
“应该快到黑角域了吧?”我喃喃自语。
一路上几乎是晃悠过来的,路过的几个城市买了几个稍微好点的兽火全部扔去喂虚无吞炎子火了。= =
当我进入黑角域大平原的时候,发现四周的建筑少了起来,渐渐地只剩下一望无际的黑色平原。
之前有一个车队邀请我看能不能让我和他们一起同行,说什么有黑风暴。
我没有答应他们,以我的实力,横扫黑角域都是小意思,还会怕什么“黑风暴”?
不懈的撇了撇嘴,便朝着迦南学院进发了。
以我的速度,只用了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出了黑角域大平原,来到了所谓的黑角域。
听其他人说,黑角域是整个斗气大陆最为混乱的地方,因为这里没有任何规定,不过因为没有规定,所以有很多珍惜的物品在这里被拍卖。
不过被拍卖的东西大多来路不明……
我自然没有什么兴趣去看什么所谓的拍卖会,晚上的时候跟哥哥说了一声让他帮我在中州那边找迦南学院的报名地点报了个名。

NO.44 迦南学院
穿过黑角域后,暂时在迦南学院呆了一段时间,然后一个叫“箬水”的导师告诉我说,后天就要开始内院选拔赛了。
三天一晃而过,在人群中,我看到了一个人,那名名叫萧薰儿的女孩子。
三千青丝蔓延至腰际,一双秋水灵眸幽光流转。
不需要任何装饰,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如一朵清水莲花。
她高雅了太多。
也就注定了她将一生孤独。
淡淡的扫过她精致的脸庞,再次低下头去。
听着长老机器一般的宣布着比赛规矩,不禁微微皱眉。
萧炎他怎么还没来?出事了?
在那道熟悉的黑影掠上挑战台,我却自嘲一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只不过是一个任务物品而已啊,至于这么担心么?
算算日子虚无离出关应该快了。
忽的很想念在那个午后,某人轻轻的哼唱那以往的歌谣: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 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 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作为人嫁  
那道伤疤 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 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 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 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 倾塌 
谁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瑕 风流不假   
画楼西畔 反弹琵琶   
暖风处处 谁心猿意马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 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 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得到了蒹葭 
江山嘶鸣战马   
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   
风过天地肃杀   
容华谢后 君临天下   
登上九重宝塔   
一夜 流星飒沓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NO.45 初展
这首歌……是谁唱的?
在我的印象中,自己从未听过这首歌,却出奇的熟悉。
“萧炎胜!”随着长老苍老的声音,将我从茫然拉回了现实。
“下一场,黄阶三班——沧儿,对战玄阶三班尖子生——熬蒙。”
耶?
我呆呆的眨了眨眼,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
尼玛啊!让我堂堂一名四星斗圣初期,呸!四星斗圣后期的人和一个刚进入大斗师的孩子打?太欺负人了吧?
郁闷的抬手,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隔空轻轻一握,没有任何征兆,实力达到大斗师的熬蒙便立即吐血昏了过去……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熬蒙的身体在接触到地面而发出沉重的声响的那一刻,似乎时间都停止了。
在他们眼中,打败实力为大斗师的人已经很不了起了吧?
好吧我错了……【捂脸ING】
来到迦南学院,我便把自己的实力隐藏在了斗灵界别,一般人只看得出我是大斗师五星多的人。
那名副院长别有深意的瞟了我一眼,便公布着进入内院的人的候选名单。
“萧炎,萧薰儿,吴昊,沧儿……”
百般无聊的听他把所有的人的名字都报完,然后顺便讲了一下几天后选拔赛的规则,便离开了。
与薰儿擦肩的那一瞬间,听见她那喃喃细语:
“不管你是谁,如果敢对萧炎哥哥不利,你会死的很惨……”
我不知可否的笑了笑,只当当做耳边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比赛场地。
以后的日子会很无聊啊!!!!!!
百般无聊的在宿舍的床上滚来滚去。
看一群小孩子小打小闹真没意思。
但愿明天不会有谁来惹自己吧,不然的话……
话说那个萧薰儿貌似是古族的人……
有她在,更不好下手了……
讨厌啊!继续打滚……


未完。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斗破苍穹同人文 斗破苍穹之吞噬之体(五)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tongren/401728.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