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页面分享给朋友:

斗破苍穹同人文 斗破苍穹之吞噬之体(三)

时间:2017年10月06日14:40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302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残阳初朝,流年惶惶。 不经意间,跳跃的金光从指间掠过。 那是时间。 我抬手,望着越来越透明的双手。 知道,自己,时日已不多了。

NO.19 重返魂界
我踏出空间通道,抬手遮住刺眼的阳光。
“小姐。”一位黑色人影俯下身来,毕恭毕敬道。
“恩。”我轻轻答应了一声。
“族长大人已经在议事厅等您。”老者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惘老。”我淡淡一笑,挥了挥手。
“恩,那老夫先告退了。”惘老低头俯身,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我深吸一口气,望了望那座山峰之上的建筑物。
到底有什么事情?让哥哥十万火急的将我召回魂族呢?
眉头皱了皱,族纹开启,背后雪翼一震,向山巅飞掠而去。
推开门,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哥。”我轻轻叫了一声。
“回来了?”魂天帝转身,朝我笑道。
“恩,哥,你把我召回魂族,不知有什么事?”我问道。
“呵,还能有什么事,关于你的吞噬之体呗。”魂天帝坐在椅子上,摊了摊手。
“……”我并未答话,有些不解的望向魂天帝。
魂天帝微抿一口手中的茶:“找到解决或者说是,控制,吞噬之体的方法了。”
“真的?”我眉头一挑。
“我可不会开玩笑。”魂天帝淡笑道。
“那……”我欲言又止。
“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说。”魂天帝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道。
“恩。”我听话的点了点头。
坐下身来,我目不转睛的望向魂天帝。
“我的确找到吞噬之体的破解之法了。”魂天帝缓缓说道。
“恩,那控制的条件是……”我点点头,问道。
“有三种。”魂天帝微微皱眉。
我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一,异火榜前三的异火本源。二,九阶魔兽的魔核与精血。三,菩提果。”魂天帝说道。
“……”我的目光变得呆泄。
异火榜前三的异火的本源?第一的异火我连听都没听过,第二的异火……额……虚无吞炎肯定不会让我把他给吞了,第三的净莲妖火……离妖火空间开启起码还有20年。
九阶魔兽的魔核与精血?这点倒是不难,魂界储存丰厚,应该不成太大问题。
菩提子菩提心我倒听说过,这菩提果,又是什么东西?
我苦恼的皱着眉。
“这异火榜前三的异火本源……等虚无出关了再说吧,九阶魔兽的魔核与精血,不成问题,菩提果嘛,再过十年左右菩提古树就要出世了……”魂天帝淡淡一笑。
“唉……要凑齐这些材料,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我低叹了一声。
“不要紧,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毕竟你是我的妹妹……”魂天帝摸了摸我的头,轻笑道。
“……”我没有说话。
“你先去你的房间休息一段时间吧,我要把萧家的资料整理一下。”魂天帝说道。
“好的。”我笑了笑,离开了房间。

NO.20 空间交易会【1·前奏】
回到以前的小屋子,我不由的伸了伸懒腰,回家的感觉真好。
我坐在椅子上,沉吟。
“廉老。”我轻轻唤了一声。
“老夫在。”一道灰白色的身影浮现在房间之中。
“命魂殿殿主魂灭生在太阳落山之前必须赶回魂界,就说,我有事找他。”我微微一笑。
“……”廉老并未答话,鞠了一躬,又再次融入黑暗。
萧炎……看来还得先把萧炎身上的那具灵魂体的来历给搞清楚啊……
一想到那些令人头疼的事情,我不耐烦的甩了甩头,然后打起精神。
虚无在闭关,不能找他……
哥哥在管理魂族,更没空陪我玩……
我一时苦恼了起来,找谁玩好呢?
正当我坐在椅子上望着花瓶发呆时,却听得一阵敲门声。
“进来。”我淡淡开口。
“哟~表姐~好悠闲呐~”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
我靠着椅背:“哪有你这个魂族大少爷清闲?”
来人正是魂族少爷,魂风。
“是不是闲着无聊?”魂风一脸诡异笑容,凑近了问道。
“你又要干什么啊?”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就总没好事!
“要不,我们去中州闯闯?”魂风笑道。
“得了吧?我没事找事做啊?”我依旧翻白眼,起身就走。
“哎哎!你真的不去?”
“不去。”我朝他吐了吐舌头,“除非你告诉我去中州干什么?”
“在魂界无聊,出去玩玩啊。顺便带上你。”他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盯——
他被我盯得毛骨悚然:“别盯了……”
“说实话。”我撇了撇嘴,“否则我把你要出魂界的消息告诉魂天帝。”
“……”他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好吧,败给你了!”
“快说,别废话!”我瞪了他一眼。
“中州有个空间交易会,听说里面东西还不错~要不要去看看?”魂风笑道。
空间交易会?我眉头挑了挑。
作为魂族的少爷,少有东西能够吸引到他,这空间交易会中的东西应该还不错,不然难以吸引到魂风。
我目光闪烁:“好吧,不过,到时候万一被魂天帝发现了,我就说是你硬要带我出来的哈!”
魂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吐出俩个字:“阴险。”
我嘴角向上扬了扬,拍拍他的肩:“走啦~不过我们要怎么出魂界啊?”
“这就交给我吧!”魂风一笑,笑容中透着丝丝奸诈。

NO.21 空间交易会【2】
从魂界出来之后,我便一直用古怪的目光看着魂风。
“别看了,还不快溜!”魂风等了我一眼,一把拉起我迅速逃离了魂界。
离开了魂界的管辖范围,我问道,“在往哪走?”
“跟着我就行了。”魂风没有转头,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抓起我的手便向前冲去。
“前面是魔灵古域,那里很危险的。”我看了看魂风所走的路线,皱了皱眉头。
“可是空间交易会的地点就在这里啊。”魂风耸了耸肩。
“……”我略有无语的望向那一片荒霾。
“到了。”魂风眉头一挑,随即笑道。
他缓缓降落在了一个土丘之上,我站起身来,望向那巨大的坑洞之中,一个灰色的漩涡正缓缓旋转着,散发出阵阵空间之力。
“进去吧。”我朝身后的魂风娇俏一笑。
“恩,走吧!”魂风点了点头,随即飞掠而下,没入空间漩涡之中。
我纵身一跃,跟随着他跳了下去。
忽的,一阵刺眼的白光掠过,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一座大殿中。
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我一惊,一回首,发现是魂风。
“出去了一趟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小了?”魂风戏谑道。
“要你管!”我白了他一眼,向大门走去。
他在原地摊了摊双手,随即快步跟上我的脚步。
来到大门前,两名侍卫看了一眼我,皱了皱眉头,说:“这位小姐,你的实力还不够资格进入空间交易会。”
我哑然了,要是我的原先实力还在,你们还敢说我不够资格么?
我微微皱眉,然后望向后方的魂风。
魂风微眯着眼睛,说:“不够资格?”
“对,参加空间交易会的人实力必须在五星斗宗之上。”一名侍卫回答道。
我恨恨的瞪了一眼侍卫,经过上一次的吞噬之体爆发,我的实力停在了三星斗灵层次,然后由于修炼出色的缘故,已经稳固在了九星斗灵层次,不过,在“斗宗”二字之下,区区斗灵实力根本不算什么。
“轰!”的一声,魂风的气息猛地爆发开来:“我要带她进去。”魂风冷冷道。
二星……斗圣……后期?我的瞳孔猛的放大。
不会吧?我现在真的是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要不是魂天帝那坟蛋封印了我的斗气,我非砸了这空间交易所不可!
“……”两名侍卫被这种威压压制的不能动弹。
“让她进去吧。”一名白衣老者缓缓浮现,一挥手。
“……是。”两名侍卫对视一眼,咬牙打开了大门,“两位,请穿上这斗篷。”
“恩。”魂风点点头,朝我一笑,“进去吧。”
“恩。”我接过斗篷,穿在身上,走进了那个空间交易会的大门。
 

NO.22 空间交易会【3】
走进大门,才发现这个大殿的广阔,四周全是青铜色的建筑,我惊叹不已。
“先找个位子坐下吧。”魂风环顾四周,说道。
“恩恩。”我点了点头,依旧扫视着这座大殿。
魂风嘴角抽搐,一把把我拖走。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要是你有什么事,族长还不宰了我!”魂风一脸严肃的指着我。
说完,他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我朝他吐了吐舌头,依偎在座位里面,百般无聊的望向拍卖场前方的一座石台。
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一位白发老人缓缓走了出来,我调动灵魂力量感应了一下,这位白发老人大概是在斗尊巅峰左右。
“呵呵,个位别来无恙啊。”老人笑了笑,一座空间牢笼将老人十丈之内的范围将之笼罩住。
“一点防范措施罢了,大家别介意。”老人挥了挥手,“我宣布,空间交易会,现在开始。”
“下面拍卖第一件物品,八品丹药:冥缘化骨丹。”老人手一晃,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玉瓶,淡淡的丹香弥漫开来。
“这东西的主人想要换一卷地阶高级功法,现在开始竞价吧。”老人淡淡笑道。
冥缘化骨丹是一种提升实力的丹药,说起价值来到与一卷地阶高级功法的价值差不多。
我无聊的缩在椅子内,虽说是八品丹药,但我依旧看不上眼。
时间过得很慢,一件件物品被拍卖。
“水凌参”、“十焱明火鼎”、“九龙聚魂丹”、“六道轮回法”……
满目琳琅的功法斗技丹药武器看得我的眼都花了。
虽说拍卖的物品多,可还是不够吸引力,旁边的魂风已经微微皱起了眉头,明显有些不耐。
“下面拍卖,九天锁魂绫。”老人从纳戒中拿出一段淡蓝色的绫罗。
“此物的材料乃是九阶魔兽:天龙涛海蛟所产下的一种特殊布料,柔似纱布,携带方便,坚硬似精铁,所能承受的压力由使用者自身的实力而定,只要使用者不死,这九天锁魂绫就会无限再生。”老人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此物的主人想要换一枚经过两色丹雷的八品丹药。”
我盯着老人手中的绫罗,虽说隔着很远,但那绫罗上所蕴含的寒气却十分清晰,呼出的气都隐隐有着凝结的迹象。
我的瞳中异彩闪动,却并未出手。
大殿中无一人竞争,老人也不慌,只是笑着望向人群。
“两枚。”
终于,不知从大殿的哪一方传来的喊价打破了寂静,然后就如连锁反应一般。
现在的价钱是一枚六色丹雷的八品丹药。
“六枚。”我淡淡喊道。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魂风也是一惊,挑眉看着我,用只有我俩能听见的声音说:“你对那玩意有兴趣?”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恩,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一个称手的武器。”
“还有人竞价么?”老人问道。
大殿里无一人喊价。
“那么这九天锁魂绫就是这位人的了。”老人拍下了手中的锤子。
一团淡淡的光芒包裹住了那条绫罗,向我飘来,我手一抹,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白玉做的小瓶子,向老人抛去。
我将绫罗收进纳戒,便没有在说话。
接下来的拍卖,也渐渐进入了高潮,甚至有些东西连我都想卖,不过再三思量过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魂风他买下了一颗名叫“天火融魂丹”的八品丹药,还有两幅火属性的斗技,一个是天阶低级的,一个是天阶中级的。
我买了“九天锁魂绫”、三幅斗技,一副冰属性天阶中级,一副火属性天阶中级,一副木属性地阶高级。
收获还算不错,等拍卖结束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我们意识到时间有些晚了,再晚点的话就会被其他人发现,于是一路上也没有多说废话,心急火燎的往魂界的方向赶路。
但是,事情总是有些不如愿的……

NO.23 阴谋
我和魂风小心翼翼的踏入魂界,四周看了看,没人。
长嘘一口气,刚想对前面的魂风说些话,可刚转过身朝着我的魂风却僵硬了,一脸见鬼的样子指着我身后。
我一愣,随即缓缓转过头……
“啊!!!!!!!”一声惨叫。
---------------------------------------------------------------------------------
【魂族议事厅】
好吧,现在出现在你眼前的是这样一副景象。
魂天帝坐在椅子上训斥,某两人一动也不动的低下头站在魂天帝面前挨骂。
哥哥真是越来越罗嗦了……我默默吐槽。
“沧儿,我不是让你呆在房间里么?怎么又跑出去了?!”魂天帝一拍桌子。
“……”我指向魂风,“他把我拉出去的!”
魂风嘴角抽了抽,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装作没有看见,在心里暗暗偷笑。
经过一番长篇大论,我的脚都站酸了,魂天帝终于停下了所谓的“安全演讲”,无奈的摆了摆手:“沧儿你回去吧,魂风!你给我跪祠堂去!”
向魂风丢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赶紧开溜。
只听得身后一声包含怨气的哀嚎……
出了议事厅,来到房间,关上门,想起魂风那一脸哀怨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姐,魂灭生到了。”廉老的身影缓缓浮现,躬下身来说道。
“让他进来吧。”我双手背后,望向窗外,淡淡道。
“是。”廉老身形一闪。
------------------------------------------------------------------------------
【一个时辰后】
“我说的,你都听清楚了吧?!”我坐在椅子上,微抿茶水,问道。
“是。”魂灭生回答道,“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恩,你明天就可以颁布这个任务了,最好,越快解决越好。”我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好的,只要是灵魂体,我魂殿还没有说是捕捉不到的。”魂灭生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恩,你先下去吧。”我一挥手,笑道。
“是。”魂灭生朝我拱了拱手,缓缓退下。
不知道哥哥那边怎么样了……我想到。
 

NO.23 
【次日】
“小姐,族长叫您去他的书房。”门外一个侍女轻叩房门。
“恩,我知道了。”我应了一声,随即打开了房门,朝书房走去。
【书房内】
“这个是关于你口中的那个萧炎的行踪以及资料,你等下回去看一下吧。”魂天帝将一摞纸放在了我面前。
我随意翻了翻,目光停留在了他最近的行踪之上:“加玛帝国帝都……炼药师大会?”我微微皱眉,这个时候应该可以混进去……
“还有,你过来。”魂天帝对着我招了招手。
“干嘛啊?”我一脸茫然。
“过来就行了,哪来那么多废话!”魂天帝白了我一眼,手中吸力暴涌,把我扯了过去。
“别动。”他轻轻对我说了一声,随即轻轻拨开我额前的刘海,一股劲气从他的指尖爆发,狠狠撞击在了文符之上。
随着一声犹如玻璃被击碎的声音,我的气息猛的长了起来。
“这是干什么?”我有些困惑。
“那个地方有些乱,我还是觉得把你的实力彻底释放出来比较好,呐,这个给你。”他在桌上寻找着什么,随后甩给了我。
我接住一看,手中躺着一块白玉牌,隐隐散发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
“这是能用来隐蔽气息的玉牌,就算是九星斗圣也不一定能察觉到你的真正实力。”魂天帝笑道。
“……”我没有说话,只是细细的打量着这块玉牌。
“距离一个月之后萧炎会去参加那个什么炼药师大会,你趁那个时候再混进去吧。”魂天帝摸了摸我的头,“在这之前,你给我呆在魂界不要乱跑!听见没?”
“知道了!”我吐了吐舌头,笑道,“那我先走了~”
“恩,你去吧。”魂天帝淡淡说道,“虚无还没有出关,你最好不要出什么事了。”

NO.24 池底惊魂
大概过了一个多星期,在房间里闲的无聊的我,突然想起好久没有去凌寒池玩玩了,虽说我早已不是那个13岁的女孩子,但唯一能让我心安的地方,还是那个水池。
肩膀一抖,身后冰翼展开,我向着山顶巅峰飞掠而去,身影几下闪烁,便来到了山顶,感受着池水边特有的冰属性能量,我不由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收起双翼,跃入了池中,缓缓睁开双眼,四周全是汪汪一片清蓝,可是我却看的很清楚。
四周的全部景象都印入了我的眼帘,我眨了眨了眼睛,突然感觉有一种奇怪的能量波动。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略有好奇的望向波动的来源————水池深处。
这个水池很深,完全看不到底,不过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还是朝着水深处游了过去。
大概下沉了三十多分钟,四周的光线越来越暗,我感觉离那股波动的发源地已经不远了,所以加快了下潜的速度。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四周的冰属性能量已经浓郁到了几点,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再次下潜了百米左右,我停下了身形,刚想离去,一股莫名的吸力却出现了,将我吸入了一个漩涡之中。
由于不小心在水中撞倒了一块石头,我晕了过去。
等我睁开眼时,却发现那股吸力已经消散,我打量着四周,却发现这里很荒蛮,估计是水池底部,连池底的土都是暗黑色的,黑的令人心颤。
四周的水由于光线的颜色,一片灰暗,我将斗气召唤而出,照亮了这块区域。
环顾四周,视线却猛然停在了这片区域的中央。
在那里,有一颗雪白色的……蛋?
我怔了怔,这个区域的冰属性能量过于浓郁,连我也不能在这里呆得太久,可是,这里居然有生物生存?!
我慢慢游了过去,斗气在体内运转着,一有不对劲的地方,我就撤退。
好奇的打量着颗蛋,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
手刚接触到这颗诡异的丹,一股寒气猛地缠绕在我的手上,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冰块。我赶紧一甩手,一股黑色火焰喷涌而出,一下子将冰块吞噬的连渣都不剩。
由于上一次的事故,我这回没有再用手去接触这颗蛋,只是细细的打量。
这颗蛋很大,有我的头那么大,可能是某种魔兽的蛋。
这颗蛋呈雪白色,上面有着细小的蓝色花纹,散发着淡淡的寒气。
不知道孵出来是什么东西?我思量道。
最后还是由于好奇心的驱使,一股黑色火焰包裹了我的双手,我轻轻的将蛋拿起,扔入了纳戒之中。
放入纳戒之后,我发现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常,长吁了一口气,然后轻轻跺了跺池底,借着反推之力向水面游去。

NO.25 上古神兽
快速离开了这个凌寒池,我甩了甩头,然后不着痕迹的将装着那枚蛋的纳戒藏入袖中。
环顾四周,没人。我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并不打算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反正这蛋孵出来的东西我看得顺眼就收为宠物,看不顺眼就扔了……【魂天帝:你太残忍了…… 我:到底是谁残忍?!】
我将那枚蛋轻轻放在了后院的水池池底,大片的莲花遮住了水底的景象,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蹲在池塘旁边,我轻轻拨开莲花,望着水下若隐若现的蛋,不由的笑了笑。
至于那蛋里面到底是什么,还得等它孵出来了才知道。
我再次看了一眼水中的浮影,将莲花再次拨回原地,起身向房间走去。
在我起身的那一瞬间,我却并未注意到,水底的蛋轻轻地动了动,然后回归于平静,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般。
回到房间后,因为今天消耗了不少体力,便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
打起精神,我伸了伸懒腰,来到了水池边,拨开莲花,却猛然怔住。
水底下的那颗蛋,抖动了一下,我看的很清楚,我急忙跃下水池,身形几个闪烁间便来到了水底,我凑近了,轻轻地用手碰了碰那颗蛋。
忽的,我感觉到水池中的水属性能量暴动起来,汇集成一条条能量光柱,冲向水池中心的那颗蛋。
在众多能量灌输下,蛋抖了抖,然后在我愕然的目光下掉落了一块碎片。
随着时间的推移,蛋壳一点点的脱落,最后,随着一声清脆的嘶鸣,水池中的能量终于缓缓平息了下去。
在能量平息的那一刻,光芒笼罩了一切,我还未看清孵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等光芒散去,我才怔怔的望着面前的这个小东西。
它可能是一种蛇形的魔兽,我从未听过,也并未在古籍上见到过相关的记载。
它很小,只有我的一只手臂那么长,通体银白色,蛇瞳是蓝色的,她朝我吐了吐舌头,却并未发动攻击。
我略微迟疑,然后凑近了她,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蛇头。
她很乖,并未躲避,也并未露出它原本的凶性,只是蹭了蹭我的手掌,然后变化为一道流光,向我冲来。
我本能的后退,刚想做出防御,她已经冲到了离我只有一米远的地方,正当我以为它肯定要发动攻击时,她却冲上我的肩膀,盘踞在肩膀上一动也不动,冰凉的蛇头靠着我的脸蛋,一阵寒意透过我的皮肤。
这小家伙似乎对我并没有敌意,带着它去找哥哥,或许哥哥知道些什么。
我目光略微闪烁,然后下定了主意。
我侧过脸来:“小家伙,愿意跟我走么?”
她的蛇瞳中掠过一抹迟疑,随即消散不见,冲我点了点头。
我微微一笑,随即离开了水池,准备去找魂天帝。


未完。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斗破苍穹同人文 斗破苍穹之吞噬之体(三)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tongren/401726.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