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页面分享给朋友:

穿越西元3000后同人文 【穿西同人】迷梦(离×姬怜美)

时间:2017年09月14日11:22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535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楔子迷梦庄周梦蝶,不知庄周抑或梦蝶,真也虚也不过旖旎迷梦不绝。迷梦千丈,岁月更迭。唯梦中之人,纵然迷途,亦不返,亦不愿醒。初执伞步步入云雾清雨泠泠,摧樱渐瘦。岚岚雾雨里,不知始于何地的,不知终于何处的,好似自天际泻下来的一段银丝,千万级青石阶铺成的小路于朦胧中通往这片荒凉的地方。青烟缭绕间,银发男子身着素净风雅的白袍,其人容貌俊逸,宛如玉雕般静静地立着,凝望那道望不尽的道路,透出不近真实凡尘的风韵

<楔子·迷梦>
庄周梦蝶,不知庄周抑或梦蝶,真也?虚也?不过旖旎迷梦不绝。
迷梦千丈,岁月更迭。唯梦中之人,纵然迷途,亦不返,亦不愿醒。

<初·执伞步步入云雾>
清雨泠泠,摧樱渐瘦。岚岚雾雨里,不知始于何地的,不知终于何处的,好似自天际泻下来的一段银丝,千万级青石阶铺成的小路于朦胧中通往这片荒凉的地方。
青烟缭绕间,银发男子身着素净风雅的白袍,其人容貌俊逸,宛如玉雕般静静地立着,凝望那道望不尽的道路,透出不近真实凡尘的风韵。
悄然寂寂里悠然响起步履踏过的声音。他噙着笑,看见白茫茫中,探出的素指拨开云雾,身段美好的女子便于他眼前浮出她那清丽的容颜。
撑着十二骨油纸伞的女子朝他走过来,披着冷雨的他朝她走过去,抬手拂去她肩头的落花:“每年就这么一次见面的机会,阿怜却总是这般掐着时辰来,当真不重视?”
姬怜美微微仰头,眸中映出他的身影,只有他。她嗓音带笑:“今日绵雨不歇,石路湿滑,路上耽搁了几许时辰。”
离仔细端详她一阵,方才舒心地:“没受伤,挺好。”
抬头看着氤氲浓云的苍穹,姬怜美道:“已是用午膳的时候了,走吧。”
她抬起手似想拉过离的,可似乎陡然忆起什么,宽敞水袖中的手指屈了一屈,最终黯然垂落于身侧。离见状,无甚反应,手揽住她的肩,一步一步,踏过泥泞的路,绕过矮矮的墓,身影遁入茫茫的雾。

 
<续•怜卿痴心似雨泣>
“这位客官,您要点些什么?”
酒馆小二谄媚地眯着一对狐狸似的眼,边斟茶,边语调起伏夸张地询问姬怜美。她却不急着回答,眼风淡淡扫过桌面,定格于只有自己这边放着的茶盏上,对面的离正无奈地笑。她颊边的笑意愈发深邃,嗓音犹如雨敲珠玉:“为何只有一只茶盏?”
小二似乎耳朵不大灵用,困惑地“啊”了一声。
她说:“再拿一只来。”
小二脸色怪异地眄视她,然后默默地退了下去。姬怜美眼底埋了说不清的东西。不足半盏茶的时间,小二便拎着茶盏又来了,这回倒是矜持了许多,神色捉摸不透,约莫透着些同情。他将茶盏放于姬怜美对面,再问:“客官要点些什么吃?”
姬怜美极慢地抬起眼,目光落到离的身上:“问他。”
小二挠挠头,偏头挤着眼睛凝神观赏却半晌都未看出个所以然,于是轻抿嘴唇,不说话。
姬怜美见他行为如此诡异,渐渐不耐了起来,倒是离倏地开口:“你来点罢。”
她看了他好一会儿,仿佛他成了什么值得研究的事物,良久,笑道:“好。”接过小二手中的菜谱,粗略地翻了一翻,眉心却越锁越紧,终归忍不住将其一放,疑惑道:“为何没有一道荤菜与烧食?”
小二解释:“客官,您莫不成不晓得,今日,只能吃寒食的呀。且火都须禁,您瞧,咱们酒馆的炊烟都未冒呢!”
姬怜美正恍惚着,忽闻耳畔传来闷闷的轻笑,她面上浮出一层恼色,咬唇地狠瞪过去,果真见离眉眼柔和,笑意清浅:“如何连这个都忘了,总不该是因为今日是见我的日子,于是连旁的都忘了罢?”
她玫瑰色的眼中怒色更盛,苍白的颊边腾起晚暮时分天边残霞般靓丽的绯红,眼看美人发怒,离却仍笑容不褪,只是眉间怜惜难掩。姬怜美始终未辩驳,最后胡乱地指了道看起来食欲好的,柔柔地:“就这个青团罢。双人份的。”
话撂下去了也没管不动声色退下去的小二更为怜悯的眸光,她看着轩窗之外寒冷的雨,耳畔幽幽传来揪心的啜泣呜咽,远处有几线黯淡的灰烟悠悠升起。染满雨水的街道上,来往人群面容透出的神色是那般的颓靡。
她偏头来看着离:“今日的雨确然凉。”顿了顿,“浸到人骨子里似的。”
离笑意微微,微微凄凉。
 
<终·迷梦中人不愿醒>
清冷的春雨里,桃花依约,槿树朝荣,是片植物繁茂的林子。
依依杨柳下,离轻拈下一段柳树枝,枝上新绿美好。不远处自松柏斜出的枝桠间缠绕的藤条垂下编织成的秋千上坐着姬怜美,她手握两侧的藤,唇畔噙笑遥遥地将他望着。
离修长的手指灵巧地与那柳条纠缠着,一盏茶的功夫,他含笑摊开手,手中赫然呈现出一顶柳枝冠。他走过来,步履极轻,轻到她都听不见。他绕到她身后,说:“今日可是要戴柳的,莫忘了。”话罢将那柳枝冠稳妥地帮她戴上。她眼眸含烟,颊边微红潋滟,笑靥宛如盈满了整个春天,手指抚上鬓边,触及轻垂的一片柳叶。他在她的身后微微地笑,眼波抚过她的脸,一遍一遍,似要将这个人深深地镌刻在心间。
雨水敲打着他们的衣料,浸湿了一层又一层,却无法打破此刻温存。
许久,久到树上叶落几许,她方才轻轻地:“许多年过去了,你的手艺是愈发好了。”
“小时候,你就很会编这些玩意儿。也经常带怜美来此处荡秋千。”
“爹爹总说你不务正业,怜美看亦是。”
“可你待怜美好,怜美感激,真的。”
“可怜美还未来得及报恩,你便······”
姬怜美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说出这些话的,到最后生生地挤不出一个字眼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记忆,痛彻心扉。
离轻笑着将手抚上她的头,温和地揉了揉。他说:“秋千,还荡么?”
雨声淅沥,姬怜美眼睛里乍然似乎涌出了万般光彩:“你可帮怜美推么?”
离的笑僵了一僵,阖上眼,不言。
他俯下身来,伸出手臂从她身后环住神色黯然的她,下颔埋没在她的锁骨深窝,鼻息缥缈,似天边变幻的青烟,随时可以弃她于不见,柔声道:“记得一定要荡秋千。”
他笑了一笑:“时辰到了,我该······回去了。”顿了顿,“来年,再见。”
姬怜美抬起头,水落眼眸,满眼凄清的水泽,那双眼里,似藏了汤汤的寒水,落雪寒潭般冰冷。那几乎请求的嗓音飘在冷的雨中:“请······不要走。”
只是身后唯风拂树叶窸窣,了无人声。上苍终归弗许她贪时,贪恋那难得的温软。
空洞寂静中,她迷惘地站起来,不知是何处的水泽自脸颊上滑落。因声响寥寥,她的叹息格外悠长,回荡:
“为何要先走,怜美正想帮你清理一下屋子······那样脏了,落满枯叶,积满尘埃,碑上刻字都被侵蚀得模糊了。你无法清扫的,怜美来。
<完>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穿越西元3000后同人文 【穿西同人】迷梦(离×姬怜美)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tongren/401383.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