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页面分享给朋友:

斗破苍穹同人文 【炎仙】当萧炎吃下APTX4869(六)

时间:2017年09月13日12:07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66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当萧炎吃下APTX4869

魂莣静静的立在他对面,依然是灰色的囚服,可是散发出的气息却有些许微弱了。

萧炎皱了皱眉,果然么,她的情况又开始不稳定了。

“好玩,我再来。”魂莣扯出一个笑容,然后,空中有一个冰球狠狠地向地面砸来。若是真的让它落到地上,引起爆炸,恐怕整个天府都无人能够幸免。

“你敢!”萧炎冷喝一声,一枚精致的火莲就从掌心脱手而出,又是一次猛烈地对轰。

萧炎有些吃力地悬浮在空中,面色冷峻的盯着面前的风暴。待到风暴散去,魂莣又会怎么样呢?

“哈哈!炎帝果然有胆识,不过,那也没有用了!”魂莣此时看上去更加狼狈和虚弱,灵魂也变得愈加透明起来。

萧炎眼睁睁的看着魂莣竟然是慢慢的分裂开来,她的身形开始扭曲,浑身上下页慢慢脱离。最后碎成十几片。随后,每一片灵魂都缓缓落向地面。

“轰!”最先落到地面的灵魂就像一个炸弹一样被引爆了,顿时发出不小的响声,一边的屋子也有了破碎坍塌的趋势。屋里的人急忙跑出来察看,可是——

“轰!”又是一片灵魂碎片爆破开来。那可怜的人还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连自己怎么死的都无从所知了。

“轰!轰!轰!” 每一片灵魂碎片的爆破,都掀起巨大的风波。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这样形成了连环爆炸,天府的房屋发出窸窸窣窣的碎裂声,最后索性“哗啦”坍塌成碎片。

废墟无数,死伤无数。

萧炎有些心悸的看着面前的场景,他虽然也见过大场面,但是这一次自己所创的心血被别人这样所毁,也是有恨意涌上心头。

这时候,萧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冲着小医仙所在的屋子跑去。

来到房门口,居然奇迹般的没有被轰炸,一切静好。萧炎微微放下心来,舔破窗纸,可是眼前的一幕令他毛骨悚然。

一个灰色衣服的女人,从纳戒中取出一颗丹药似的东西,仔细看看后塞入小医仙口中。但是失去知觉的小医仙并没下咽。那人皱了皱眉,目光环视间,突然发现有人立在门口偷窥,于是一掌击在小医仙胸口,小医仙猛地咳了咳,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却是把药吃了下去。

女人转身就要夺门而出,却一下子和推门而入的萧炎装了个满怀。

魂莣!她不是自爆了么?怎么还活着?难道···那略显虚弱的灵魂,是她的分身?可是她本身就是灵魂,怎么能够分身?还有她忽上忽下的实力。一切都充满可疑。

还没等到萧炎从惊异的心情中缓过神来,魂莣一下子逃了出去。

“站住!”萧炎急冲冲的追了出去,发现魂莣此时无论是速度,斗气,灵魂力,都下降了一个档次。于是奋力急追,猛地一掌正中她的背心。魂莣像断了翅膀的鸟坠落下来。

天府的人,只要是活着的,都跑出来察看出了什么惊人的意外。魂莣落在地上,人们都用惊恐的目光看向她。

萧炎走入人群中,目光凝视着魂莣。

“少盟主···”

“关进死刑室里。”萧炎面无表情,转身走掉。

人们皆是惊讶的对视一眼:自己的基地被别人攻击,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只不过这次似乎有些猛。可是这个女人,她能够搅起怎样的风波,以至于少盟主将她关进死刑室?!

要知道,死刑室,可不是一般的人能承受的呀···

老师,现在怎么样?”萧炎在房里来回踱步,不由的问道。

“额···”药老坐在窗前给小医仙把脉:“现在脉相很不稳定,忽快忽慢,而且有时跳,有时又停。可是一直持续着这种状态,又很稳定。所以······”

萧炎倒抽了一口凉气。要是放在地球上,,心跳骤停很快就一命呜呼了。倒是在这个世界里呆了那么久,居然不知道心脏骤停会不会造成死亡,萧炎不免有些尴尬:“那···老师···会不会有事?”

“应该不会吧。”药老沉吟道,“我也不是很肯定啊,总而言之,得看她的造化了。”

萧炎咂了咂舌,感觉口干舌燥,有些无力:“那,老师,她···真的会失忆?”

药老愣了愣,摇了摇手:“那要看你做的汤药选材有没有问题了。如果没有问题,那为师亲手喂她喝下,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但是如果这些步骤都是对的话···按照常理是会失忆的。”

萧炎无奈的绞着手指:“老师, 有什么药草可以治疗失忆的么?或者···我去找?”

“为师恐怕没有,也帮不了你了。”药老叹了口气,“不过有那丹······”

他为什么不说下去了?萧炎突然着急起来:“老师,你说什么?”

药老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含含糊糊的应付到:“我是说···你把那个叫魂莣的女人关在什么地方了?”

“死刑室。”萧炎咬着牙狠狠道,“她坑杀了天府那么多人,还害惨了小医仙。不把她关进死刑室,难解我心头之恨。”

药老微微笑笑:“其实天府的人被坑杀,可以算是个警示,你也并不在意。你真正在意的,恐怕是小医仙吧?”

萧炎默然。

药老接着道:“你只是被仇恨遮蔽了双眼,但是我认为,现在还不是洗刷你心灵的时候。你可以去找找魂莣,问问她关于她给小医仙吃下的丹药······”

“老师”萧炎突然打断了药老,“你知道那丹药的,对不对?”

药老一霎时怔住,无言。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挥挥手:“我怎么会知道?你平时对为师的依赖性太高了。现在,需要你自己去探索一些事了。有时候,自己悟出的比别人引导的要深刻得多。”

萧炎顿了顿,然后径直转身推门而出,向着死刑室走去。门外凉爽的风将他的头脑吹得清醒了些,可是他仍然觉得不适宜,心中空落落的像是缺少了什么。

等待他的,会是魂莣怎样的回答?

“怎么样?”刚回到屋里,药老迫不及待的问萧炎。

“她不肯说。”萧炎有些沮丧的低头,小医仙呢?她怎么办?

药老叹息一声:“其实这也在我预料之中,她给小医仙吃了那药,乃是大罪,所以自然不肯说。”

萧炎一惊:“老师,看来,你真的知道那药?”

要老怔了怔,随即挥挥手道:“她给小医仙吃的什么药,我怎么知道。因为小医仙到现在都不醒,所以她是大罪。”

萧炎疑惑的问道:“可是···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瞒着你?”药老抿抿嘴唇:“看你这么追问下去,我不否认,我确实知道。可是,现在我还不想告诉你。”

“老师!”萧炎急了,赶忙催到:“到底是什么?”

药老摊了摊手:“你就当我不知道好了,要不,你再去试试问问魂莣,也许这次,她就会亲口告诉你答案?”

“如此的话,我再去试试。”萧炎说着就推开门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身后药老把了把小医仙的脉搏,然后幽幽的说:“时辰应该差不多了吧。”

门外,萧炎走到一半,突然感到身体不对劲,一种压迫感蔓延了全身,令他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萧炎大骇,可是此时,一种剧痛一下子卷席了他全身。这种感觉,萧炎一辈子不会忘记——缩小药!

没错,这次萧炎用的就是魂莣在花宗给萧炎的解药。解药的药效确实不差,本来一般的解药只能维持五天,可是这一次,延续了一个月之久。但是他们又怎么知道,解药已经被GIN和VODKA做成了毒药。他们在解药里添加了一种成分,这种成分与APTX4870(APTX4869的增强版,前面提到过)中的一种成分会结合成致命的剧毒,导致服下他的人会痛不欲生,最后痛苦的死去。

可是现在面对疼痛,萧炎已经麻木了,他不再有任何的感觉,只是感到生命的气息已经在慢慢消失,离他的灵魂越来越远。与此同时,体内也感到无尽的空虚,仿佛什么都没有了似的,只剩下一架无感的躯壳。

呵呵,是因为我做的错事太多,上天报应我了么?萧炎这样想。

慢慢的,他身体晃了晃,终于是躺倒在地上。眼瞳慢慢的失去光彩,最后空洞的躺倒在地上。

他使劲的抽搐了几下,还想睁眼再看看这个世界。可惜,他没有力气在完成这一切。
果然,命运是不确定的。

自己很快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小医仙不记得自己,也就无所谓了吧。

真的无所谓了,连死亡,也都无所谓了。

终于,萧炎不再动了。

炎帝,死了。

“我这是死了么?”萧炎缓缓睁开双眼,“奇怪,我没有死?”

自己明明记得自己死了的呀?环顾四周,萧炎只看到一片无尽的银白色,透明,其余的都看不见。

这里是什么地方?萧炎瞪大了眼睛——一个自己从未听闻过的地方······

“萧炎。”这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打破了沉寂,萧炎一下子转过头去,只看到一个银白色袍子的老人,长须及腰,淡然的模样。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萧炎面色有些惊恐,想要探决出老人的实力等级。可是,他的灵魂力竟然就是从老人身体里穿过去了,根本无法探测。

这是什么情况?萧炎大骇。探测不到,说明这个人根本不存在。可是人家明明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难道他只是一道虚像?可是虚像也可以察觉到啊,这······

“你探测不到我的,因为我根本不属于斗气大陆。”老人笑吟吟地说,这倒反而又增添了几分萧炎内心的恐惧。

“我叫幽冥,你以后喊我幽冥老人便可。”

这······萧炎说不出话来:“幽冥老人,您到底来自哪里?为何会知道我?”

“事实上,我是不存在的。但也不能这么讲,换句话说,我不存在于任何位面。”幽冥老人抚了抚胡须:“就像你现在所看到的那样。这里并不是一个位面,只是一个被我临时开辟出的一个空间罢了。”

“一个空间?”萧炎很是好奇,对幽冥老人的戒备心也是下降了许多:“那敢问···您是做什么的?”

“我?”幽冥老人指了指自己:“我啊,一把年纪喽。我是负责管理人的生死,说的通俗一点,也就是管理你们的前生后世该去向哪里。”

“那我真的死了么?”萧炎有些沮丧,可是他毕竟是真正感受到了自己死亡嘛。

“其实···萧炎,其实你应该是个‘地球人’,对不对?当年你是穿越到斗气大陆的,是不是?”幽冥老人突然发话了。

“对啊。”萧炎扶着脑袋回忆起来:“当时我只是感觉到无数的银白色光芒,然后,就穿越了。”

幽冥老人微微一笑:“其实当年,我是犯下了一个错误。本来应该让另一个人穿越的,结果不小心弄错了,阴差阳错的把你弄进了斗气大陆。最后你死在这里,也算是我的过错了。”

萧炎眼睛瞪得很大:“什么?那也就是说······我本来不应该穿越的?!”

幽冥老人搔了搔头:“是这样啊。当时我本来想要惩罚一下自己。可是看你在那个世界生活的那么开心,我也就宽恕了自己。结果没想到你被人害死了,而且还是被地球人下毒害死的,我可就麻烦大了。所以,就把你的灵魂弄到这里来了。”

“那你要我干什么呢?”萧炎暂时吧一切都抛到脑后了,好奇心目前占据了一切。

“首先,给你看几段记忆。”幽冥老人一挥手,面前出现巨大的影像,仿佛绵延了整个空间,无边无尽。

“这里是·····”萧炎突然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可是居然还带着一点淡淡的熟悉。这里是一片白色,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唯一能够带来生机的就是人。长廊的座椅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人:带着胡渣的男人,穿着正装的俊朗男人,或是一些老太太,在房外踱步,不停地绞着手指。穿梭的都是穿着白色大褂的人,端着各种各样的药瓶。

“快点,快点,6号床的就要生了!”一个看上去职位比较高的白衣女人(护士长)急促的对着一个房间里叫道。

“马上就来了!”另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护士)立即出来,推着一上面挂着牌子14号的床匆匆的进了一个房间。顿时,房门上的绿色灯一下子变成了红色,而走廊上的座位上,某个男人立即站起身来。

萧炎奇怪的望着这一切,又看看自己,还是一身黑袍。可是周围的人都仿佛无视了他一样,看着他的地方就像看着一团空气。

“哎呀,请让一下!”一个护士很着急的端着药瓶急匆匆的小跑过来。萧炎一惊,正要避让,却忽然看到身边一个男子赶紧避开身来,才明白护士讲的不是自己。可是此时他重心不稳,一下子向后倒去。

萧炎暗叫不妙,那个护士一定会发现自己。可是,他竟然就从她的身体里穿过去了。那个护士没有一点感觉,匆匆的消失了。

自己现在可以穿透?萧炎有些惊讶,试探着向那个写有“产房”的房间走去。可是当他的手触到们,竟然就穿过去了!萧炎小心翼翼的迈出一步,眼前就立即看到了另一幕景象,使他惊讶的忘记将自己的另一只脚伸进来。

一个女人躺在床上,肚皮滚圆,(。。。)痛苦的呻吟着。而其腹部又有着轻微的颤动。

“加油,加油!”刚刚进去的那个护士鼓着劲,而别的女人则忙着将药水打进床上女人的体内。

女人发出一声有些凄厉的尖叫,,一个护士赶紧凑上前去,耳语了几句,过了几分钟挪开身来,然后,萧炎看到眼前一片鲜血淋漓的景象,护士手里抱着一个带有些水迹和血迹的孩子,脸上是激动的神情:“是个男孩!”

产房的门开了,推车又从萧炎的身体穿透过去。走廊里的那个男人脸上一下子展开了笑容,伸出手臂抱住了那个孩子,抹去脸上的一把汗:“天可真够热的,我就给这个孩子起名为——萧炎!”

这个孩子就是自己?萧炎感到自己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那就是你出生的时候。”幽冥老人的笑声在耳边回荡,“六年后,下一段记忆。”

身边的场景迅速切换,萧炎发现自己还站在充满白色的地方,只是气氛有些不太一样。少了几分新生的喜悦,多了几分······

······肃穆。
 
“求求你,能不能救救我的孩子。”当时的那个男人看上去苍老了许多,不停地哀求着。

“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一位戴着口罩的护士皱着眉头回答道。

床上,躺着一个小小的身躯,面颊通红,眼睛无力的闭着。

床边,坐着一个眉目憔悴的女人,手指抚摸过孩子的脸颊:“炎儿,炎儿······”

床头,心跳计数器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响。

护士将针管戳入孩子体中,慢慢的注射着,随着液体缓缓进入孩子的身体,他的气色也是好了一些。

男人见状,十分感激的冲了上去,拉住护士的手:“谢谢你,谢谢你,我就知道一定能救活······”

可是护士的话就像一根针刺入了他的身体,深入了他的心脏:“对不起,先生,这个孩子已经快要不行了。我们几个医生护士经过讨论,决定给他注射最终的药物——青霉素4869(这是小夜胡诌的一个名字,广大吧友不要信)。这种药只有在无法治疗的情况下才使用,能使他一下子好转一些,然后就是死亡。药效,不过就是让他死前舒服一些。”

男人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许多,嘴唇不住的哆嗦着:“不会是这样的,不会,你是在骗我······”

“先生,请你放下我的手。”护士耐心的说,“你最好趁着最后的时间和孩子说说话,十分钟后药效过去,他就会死,只有十分钟。我去拿之前你们签好字的病危通知书和一份新的死亡报告书。”

男人一下子无力的跪倒在地上,护士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解释说:“最近的H7N9流感已经导致很多人死亡,你的儿子感染上了,是不幸。没办法,天不由人啊。”话毕,匆匆走了。

“我萧战,就那么一个儿子啊······”最后留下的,是男人无力的喃喃。

周围的背景,时空,就这样定格了下来。萧炎只是感觉手脚发麻,他想要挣脱,却办不到。
 
一片静默。

隔离了浮世的繁华与喧嚣,这里,连所谓的宁静都不存在。因为这里是死寂的。萧炎动了动嘴唇,发出了一些声音来打破这久违的,也是难得的寂静:

“幽冥老人,这就是所有记忆么?”

“是的。”仿佛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要回答这个问题似的,幽冥老人点了点头,“下面,就要把你送回那个世界了······”

什么?萧炎一惊。但是脚下已经开始了飞速的旋转。天哪,他难道要回到那个世界?他不要!

“幽冥老人,停一下可好?”声音里透着些许急促。

旋转慢慢的舒缓了下来,幽冥老人微微挑眉:“怎么了?”

“我······”萧炎感觉自己涨红了脸,“不想回到那个世界,我想,回到斗气大陆。”

“但是你不属于那里。”幽冥老人皱了皱眉,“若是早就知道你在那里生活久了会产生感情,那我当初就不该······该适应得就得适应,命运容不得你挑选。连我也没有权利更改。”

“可是你没有。”萧炎的倔强一下子冲进了头脑,他仿佛没有意识到如果自己现在说了什么话,不慎激怒了幽冥老人,自己就可能万劫不复。他此时想的就是尽力,为自己争取一点回到斗气大陆的机会。

“你说你无法定夺,可是当初你不该让我穿越的,最后还不是将错就错了?如果你那么说,现在,你总得作出解释。”

“这个······”幽冥老人的头上沁出汗珠。他好像想说什么,可是还是没有说出口。

萧炎梗着脖子看着他。

“算了,我就让你回去吧。只是,这笔账就一笔勾销了,你以后别向我提这样那样的要求。”

仍然的一挥手,仍然的急速旋转,只是萧炎感到自己轻快了许多。

斗气大陆,我回来了。
 

未完待续。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斗破苍穹同人文 【炎仙】当萧炎吃下APTX4869(六)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tongren/401365.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