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页面分享给朋友:

【勇者大人】勇者是女孩剧情整理与分析(十六)

时间:2017年08月29日10:16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1696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勇者是女孩剧情整理与分析(十六)

来到52话
一上来就是对杨越的质疑,经过了男变女女变男的哲♂学问题后,圣座终于问出了我们都想知道的答案:你是成为了女人,还是内心变成了女人?之前无数次的莫名脸红都让我感到有了变化,可能是杨越太过在乎阳月的身体,不愿意被任何人玷污(呵呵,杨越你还好意思说,阳月的身体被多少人亲过了?抱过了?搂过了?),所以遇到男女之间的问题就特别敏感。


之后圣座更是说,杨越只是他制作出来的复制品,他是他的所有物,甚至还说他爸妈“偷”走了他,之后就说白芷她们没有看好杨越,要受处罚,当然在后面就知道了。杨越刚想追问,才发现铁链锁了。
他本来想洗澡的,结果不小心手滑掉了肥皂,刚好掉在想背后偷袭杨越的夜愿脚下,于是滑倒了,并巧合地和杨越接了吻,正好又被回来的圣座看到,夜愿想解释,结果圣座把她的手给废了,杨越这才意识到这个真的不是他认识的鱿鱼。然后就变回了阳月的模样,阳月完美的身材暴露无遗。身前两颗大梨....咳咳
毕竟刚刚异性亲吻了,杨越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遮住自己的身体,保护意识还是很强的,不过圣座好像对阳月没什么兴趣,扔给了他一套衣服,穿上之后就去见教皇,并且把那个蛋藏在了肚子中,途中遇到了萨兰。杨越就说我跟圣座没什么,结果圣座添油加醋,萨兰就很生气,直接走了,杨越就想起自己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他讲,结果意识到自己现在根本找不到什么证据能说服萨兰,毕竟那些事情都太过荒诞,一般人都不会相信的,再加上圣座在隔壁,他如果知道杨越有时间之刃,一定会夺取掉的,杨越陷入两难境地。
没办法,杨越只好说赛莱瑟的事情,说她没有死,而且圣座是她爸,自己是她妈。当然,说这么荒谬的话,萨兰直接掏出剑指到喉咙处,并说讨厌用亡灵来开玩笑的人,被逼无奈,又不能说出自己知道的一切,不然圣座一定不会放过他,杨越无奈之下,使用“美人计”,杨越知道萨兰有喜欢阳月的倾向,他要利用这一点来摆脱圣座,萨兰也表示圣座做得太过火。结果圣座更强硬,直接把杨越拉过来,亲上了阳月的身体,威胁他如果被萨兰知道他其实就是勇者会怎么做。杨越没办法,只好把自己的身份隐瞒了,而萨兰只好当作“阳月”真的被他驯服了,之后当然是去了一间酒馆喝酒解闷咯,为情所困。


而另一面,变回杨越之后见了教皇,教皇说勇者之前怎么怎么猛,但杨越表示我不会杀你,但教皇也不是杨越认识的那样。
至此,第53话结束。

补22话加23话。
一上来,镜头转到莱昂基恩和他母亲的画面,母亲责备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而自甘堕落,要他杀了阳月。而且也说明了他们家族其实也很高贵的,也是有管理一个国家的权利,我觉得他们以后也会成为教廷对峙的一部分。

但是后来母亲无意中扔了勇者的书出去,莱昂基恩一看就看见了阳月手中的武器正是书上那把刃,于是他母亲的态度也就发生了转变,要他和阳月“结合”,他们还不知道那个其实是杨越。
最强的子嗣,那么我们可以得知,勇者的血脉是非常强大的,一旦获得了,也许就拥有了统治世界的力量,这也是他母亲突然改变了心态的原因。


当然,为了封闭消息,她把周围的两个女仆干掉了,目的就是防止泄露消息,教廷有可能会把他们反叛的念头扼杀在摇篮之中,然后是他母亲的话“血洗教廷加在他们身上的屈辱”,那么我们就可以知道,教廷曾经对这个家族进行过迫害,以至于他们对教廷恨之入骨,无奈教廷拥有高人一等的实力,他们也只能屈尊于下,只能伺机而动。
镜头转回杨越与萨兰的决斗,萨兰那种扭曲的正义让我想到了异端审判者,他们是有来历的,首先出现于中世纪的欧洲,当时狂热的教徒认为只有神即上帝可以审判一切,而审判他们的工具便是手中的火焰,只有用火焰净化,恶魔才能得以消灭,他们狂热的信仰曾经对当时的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他们被称为“异端审判者”,也就是现在拿来开玩笑的FFF党。萨兰此时的思想也和他们差不多,过于信仰教皇和神。


不料杨越在鱿鱼的帮助下,利用了魔法阵逃跑,但萨兰趁机追了上去。
被传送后的众人出现在森林中,但是萨兰依旧不放过杨越,用冰把鱿鱼一行人冻住,然后封锁住杨越的行动,杨越不知道哪来的恶习惯,居然想用阳月的一些私人信息交换人生安全,杨越你真的是。。


萨兰出现了一丝迟疑,于是杨越挣脱了,并解救了鱿鱼一行人,结果萨兰恢复过来后,直接一招冰亡,逼使杨越使出了濒死技:噬命。但是还没有发动完全,圣座出现了。只见一道光,然后把手放在杨越头上,噬命居然终止了,并且使杨越沉睡了过去。可以看出,圣座也是会空间技能的,他和鱿鱼存在着不可磨灭的关系。


圣座把杨越沉睡之后,鱿鱼不甘心让他就这样被带走,于是使用燃烧生命的魔法次元须把杨越传送到了三年后的现代。并且。。被鱿鱼吃了阳月身体的豆腐。


至此,23话结束。

接下来是补更新作者发的番外,也就是重要的剧情补充,我也不知道作者什么时候发布的了,也一并更新了吧。
作者原话:接20话倾城之雨
这个番外主要讲述的是一些思念理念。一开始是真正的勇者与羯之间的对话和思想博弈。
羯认为萝拉没有错,她一直都在向神明祈祷,甚至比主教还要虔诚,他责备勇者为什么神没有保护她。

勇者反驳他,说你对神的认识一直都是错的。




勇者看到的神,是一个不在乎蝼蚁死活的神,羯在反驳,认为他的说法是错的,他也举了自己的例子,他相信自己也是因为向神明祈祷,于是等到了勇者解救了他,解救了在异端收容所受屈辱的他,可是勇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让他看自己的脚下。羯,踩死了很多只蚂蚁。


勇者就说,就像你现在的行为一样,既然你认为蝼蚁是可在可不在的东西,那么神会在意渺小的人类吗?不会的。


镜头转回到圣座沐浴的地方,这里其实证实了,当年追随着勇者的羯,正是教皇身边的圣座,他也明白了勇者所说的道理,并成功劝说了教皇,让他成为“神”,于是便有了屠杀百姓的“倾城之雨”。


番外篇,完。

来到54话,一上来教皇就要脱衣服。。。。这变.态啊。。正当杨越没眼看的时候,却发现面前的教皇居然现在才露出真正的容貌。教皇的名字叫六,是青国的皇帝,按照教皇的描述和杨越的表现来看,青国应该是一个很有名的朝代,所以杨越才觉得惊讶,但是杨越惊讶的是教皇的容貌居然很年轻,而且“同是青国人”这句话非常非常矛盾,我们都知道,杨越是一个现代人,他从小生活在现代,他不可能生活在上一个朝代,也不可能详细的知道他们的传统,那么,六所说的那个人应该是指神屠,神屠的装扮才符合他们年代的着装,后面的剧情也有神屠登场的画面。“107岁”是对应了在第8话萨兰讲述的教皇年龄,然而实际上他居然活了“167岁”!我们都知道正常人能活个120岁左右都已经算是非常长寿了,活到167的目前世界上找不到,所以必定有蹊跷。而在第42话的时候,与萨兰对峙的大鱿鱼已经说了,这个教皇的真正名字是希克斯,所以我估计这个六应该是指第六代皇帝,或者说是第六个儿子夺权(古代帝皇的皇位都是嫡长子继承制)。然后又谈到了神血,神血“拥有不死的因子,可以活化老朽的身体”,这个解释显然就是错的,教皇一直被蒙在鼓里,我们在第47话大鱿鱼的话中得知了,神血具有排他性,教皇虽然拥有高贵的血统,但不是血荆棘的人依然会死,至于教皇为什么活了这么久,是因为他用的是孩子的血,再通过圣座手上的以太变量使其变成能延长寿命的血液,而现在的教皇食用的是杨越的血,也就是神血,由于存在个体差异,一旦教皇摄入过多了,他自然也就会死去,这应该是教皇死亡的主要原因,我大可猜想其实教皇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自杀”而死的。


而杨越反驳说不死也不是很好的事情,之前有个疯子就是这样变成一个变.态,也就是指三年后那个世界中的那个变.态鱿鱼。但教皇说自己不会改变自己的初心,会坚持自己的正义,带领这个异世界走向永远的和平,然后说“当年来到这个世界”,证明教皇也不是一开始就在这个异世界的,估计也是被圣座带到这里来做教皇(性质大概就是跟他以前做青国皇帝差不多),至于神这个概念,在番外篇的补充下,我们就知道了这种思想的源头就是神屠,他传给了羯,羯又化身成圣座教唆现在这个教皇,于是也改变了教皇的想法。
教皇邀请杨越一起拯救世界,但是杨越不肯,而且他也说了自己的朝代已经灭亡,现在这个异世界才是他的世界,简直就是强词夺理。杨越就想起了之前在异世界遇到的种种事情,怒斥他为什么要捉孩子,为什么要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教皇的解释是:他们的牺牲是必要的,他们的血用来延长我的生命并没有生命不对,杨越就果断地反驳,你现在这个样子内心绝对跟那个鱿鱼一样已经腐烂了,其实说的没错,活得久不一定是好事,他们会不停地见证周围事物的诞生以及消逝,那些痛苦也会逐渐积聚在心里,最后麻木,并且会产生不一样的想法,这些想法往往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永生其实也不是一件好事。然后教皇又说了这么一段话:


神的死陷入百年混乱,“神”、“百年”,这两个是关键词,我们可以设一个时间线——神被杀死→神死了百年后教廷建立→神屠清理人类的时候救下羯(第48话通过神屠的话得知是在教廷建立后)→神屠被执行死刑→又经过了百年到现今。但是杨越还是不解,为什么不换一个人做教皇。我只能说杨越你太年轻了,很多事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教皇给了他回答:


一个长久不衰的王朝,必定是由一群贤明的君主所带领出来的,历史的经验可以充分说明这个问题,而且越贤明,国.家就会越繁盛,人民安居乐业。但是,如果下一任的君主是一个残暴的,无能的君主,那么国.家就会衰败,国力衰退,周围虎视眈眈的国.家就会蜂拥而起,试图抢.夺政.权或者分割土地,国内也会引起各种社会矛盾,农民也会揭竿而起,到时候民不聊生,国.家只有灭亡的结果。历史无数次验证了这个事实。
杨越哪知道这些屁事,直接忽略了并且质问他把丽芙希尔啊鱿鱼啊什么的关到哪里去,但教皇说他们犯的是煽动他人谋杀教皇,还要求杨越跟他混,杨越说怎么可能,说教皇昏庸无能,但教皇又说他的伙伴靠不住,杨越不信。
然后教皇来了一个下马威:


类似于宇智波鼬的月读,令杨越陷入了幻觉中,看到了点血腥的东西,所以教皇的实力也是深不可测的,接下来,杨越的脑子终于动起来了,他想起一个问题:


他正要把这句话说完,圣座却阻止了他,并且把杨越扛走了,教皇看他们走了之后,就说朋友是靠不住的,又叫迟雨跟进实验体13号,那么教皇以前肯定是被人坑过了,难道是神屠?实验体13号是什么?是指勇者的实验体,还是他的替身?
被拖走的杨越不解圣座为什么不让他说出神血的副作用,但圣座仅仅是让他闭嘴,所以说圣座其实也不是百分百坏人,甚至有可能会被洗白(虽然目前来说是杨越的最大敌人)。接着他们就去了寝室睡觉。圣座在睡前,不解地问了杨越他怎么知道神血的副作用,杨越当然就说是你说的,圣座怎么也想不到是未来的他告诉杨越的,本来杨越还想再问些什么,结果圣座已经先睡着了。(秒睡?我也想要这个技能)


睡着了的圣座对杨越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逃跑机会,但是正当他要逃跑的时候,圣座却突然做起梦来,并缠住了杨越。


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圣座就是鱿鱼,他这些痴话就是鱿鱼会说的,当然杨越很不解为什么圣座跟早上样子不太一样,我认为这是圣座内心最真挚的想法,他非常想念那个勇者对他的救赎,当然非常激动。杨越就在想是不是回到了过去而改变了现在。我认为是有的,当两条时间线交汇在一起的时候,必然会引起混乱,更何况杨越就是这些东西的主导者,他一定得背锅。所以,杨越一晚未眠。。。
镜头转向在酒馆喝闷酒的萨兰,萨兰简直就是疯了,他一边喝酒一边胡说八道,他第一句说的是,“我没有家人”,看来萨兰的童年也是一段伤心往事。当茉莉劝他不要喝的时候,萨兰反而问她你们这些女人都是这样,即使喜欢我的外表也不会喜欢我的性格,赛莱瑟,阳月就是这样远离他的,他还把问题归咎于圣座身上,他认为是因为圣座嘴甜,才会让她们自愿呆在圣座身边,然后又反讽自己是怎么怎么垃.圾。
镜头给到在一旁的莱昂基恩和罗耶鲁,他们听到阳月的消息,就很急切,但是不急于动手,后来,萨兰终于倒下来了,罗耶鲁就说我去解决他,结果炎巫正好来找他,罗耶鲁被逼无奈,只好放弃,结果被炎巫识穿,一发炎弹打飞了他,炎巫吐槽他们的辣鸡,结果莱昂基恩来了一个瞪眼:


就连炎巫也察觉到非常不对的气息,所以一定是不得了的东西,但是目前来说没有其他任何线索解释,所以只好先放在这里,等以后再说。
炎巫见状,本来想再来一发炎弹,结果萨兰被吵醒了,于是放了他们一马,茉莉把水弄来,直接淋在萨兰头上,让他稍微醒了过来,结果错把面前的炎巫当成了阳月。


萨兰这些幻想其实已经表现萨兰喜欢上阳月了,口头上不承认,但是事实总会打脸的,他不甘心阳月被圣座抢走,于是往前扑,不让阳月走,其实,那个人是炎巫。
至此,55话完。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勇者大人】勇者是女孩剧情整理与分析(十六)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qingbao/400380.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