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页面分享给朋友:

【勇者大人】勇者是女孩剧情整理与分析(十五)

时间:2017年08月29日10:15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405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勇者是女孩剧情整理与分析(十五)

来到46话,一上来便是血荆棘的突袭,萨兰用极寒顶住了,这个能力在47话也有发挥。


当然对大鱿鱼来说只有小小的惊讶,然后使出空间破碎千刀万剐了萨兰,萨兰倒地。杨越就说你怎么就死了?说好的很强不会死咧?然后就被赛莱瑟甩开了手,说你就是个灾星,不是因为你萨兰都不会死。炎巫也阻止杨越,因为炎巫知道赛莱瑟的治疗术已经是教廷里最好的,她救不活你就救不活他,但杨越动用了时间的力量把萨兰的时间静止在死亡前的瞬间,算是阻止了死亡。


无论是谁,只要碰到勇者都会被毁灭。勇者不是万能的神,他只能受人敬仰,不能说万事都随勇者的心意,他背负着所有的荣耀与使命,也肩负着辱骂与责任,不让勇者成为人们的庇护,是因为他的力量太过强大,在没有保护之前,周围的人都会死去,时间的诅咒一直存在,除非勇者放弃了职责,否则他不能够拯救任何人。
由于时间的双刃剑,杨越的身体也迅速地衰老,就连赛莱瑟都表示震惊,萨兰不值得被你救,但杨越说我有责任让他复活。
这时大鱿鱼想用血荆棘偷袭,被阳月发现并救了杨越,大鱿鱼就说在美丽的姿容时被我杀.死不好吗,看看你现在多么无力丑陋,别担心,我一定会恢复你原有的姿态。不得不说这里的鱿鱼已经发展到深度病娇了,你说让他死就死?他不愿意你还逼别人了啊。杨越说你就是个疯子,身体虽然不会死去,但内心应该早就腐烂了。
大鱿鱼又说只有你自己的血才能拯救你,才能恢复你原来的力量,阳月听到这句话,想起这是他的身体,所以就拿起一根血荆棘弄伤自己的手,把血液滴在杨越身体上,然后力量就涌出来,并显出了“破晓之绯”的刀刃。


大鱿鱼表示你能这样召唤出来很好,但你还是个半吊子的勇者,就让我杀了你把,见了破晓之绯的杨越喊出了它的名字,于是出现了一个龙头并喷火把大鱿鱼“烧死”了,在以为他死去的时候,赛莱瑟说他不会死的。


神血的作用已经提及过了,就是让拥有神血的人不会轻易死去,但副作用在47话会看到。
血荆棘偷偷地靠近他俩,然后先把阳月弄走,再捆绑住阳月,大鱿鱼就从花里“诞生”。


血荆棘融合以太变量和自身的神血,铸就了一副不死和能快速复生的身躯,但杨越依旧认为大鱿鱼就是个疯子,变.态。然后大鱿鱼说你以为我会再给你一次机会吗?不,我就要杀死你,然后想用血荆棘绞杀了杨越。
萨兰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使用了百里冰封,然后说冻结了水就可以冻结血荆棘的行动,不愧是冰属性。
赛莱瑟看到萨兰活了过来,劝他不要再帮杨越了,萨兰却说我不能再次见死不救。有个问题,再次,萨兰见到过杨越或者阳月的死亡?三年后刚杀死教皇的时候杨越没事,阳月也没有死,那只有是回到现代的时候看到了“杨越”的死亡,他在哪里见到过?因为三年后的杨越回来了一年多,萨兰才从异世界传送过来,这段时间里照理来说三年后的杨越没有死,但萨兰确实看到他死了,有可能是在执行酷刑的时候,萨兰发现杨越居然不动“死”了,其实是精神穿越回了现代的身躯,就跟三年前的杨越一样精神“寄生”在了现代的身体上。
大鱿鱼被冻结后瞬间破开,又说这几百年里人类多次想杀死我都没能成功,而试图杀死他的人都被干掉了。那么这里说的话更能突显大鱿鱼的残忍,按理来说勇者是不可能这么做的,自己死也不会让人类死,这样的案例可以参照几代勇者对人类的态度,而魔王与鱿鱼之间貌似的确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活了几百年,还能杀死妨碍的人,除了勇者应该只剩魔王才对吧?


然后杨越阳月两人以为能够把神血转移到别人身上就能暂时不死,没想到鱿鱼说出了“只有少数人才能接纳”的残酷现实,就是这个情况才导致血荆棘一族的人非常少,而且不仅排斥肉体,也排斥灵魂,所以神血存在的条件非常苛刻,以致于大多数人接纳神血后会死亡。所以阳月就悲剧了。
看到阳月渐渐死去的杨越怒骂鱿鱼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大鱿鱼就反说是你自己的力量导致的,当杀死周围一切生命,自己也会自.杀,这样残酷的现实让杨越回想起希尔的一席话,所以才下定了决心回到过去。


所以杨越使用了“时间之刃——里”大概的效果就是让精神穿越,这里杨越的目的是回到过去,比三年前还要早的勇者时代。
好吧,鱿鱼的病娇又发动了,既然你想逃,那我们一起死吧,反正空间的尽头就是时间的终结,时间的尽头也是生命的终结,既然如此你跟我一起死我也无怨无悔了。
然后杨越又好像想起了他是谁,当然是“鱿鱼”,不过真名尚未揭露。大鱿鱼使出一招空间深渊,效果大概就是让自身和接触到的人身上出现红色的条纹,这种条纹就是我之前所说的异世界的那个勇者身上的条纹,果然这一切都是“鱿鱼”弄出来的锅,而那两道伤疤其实就是为了遮盖这个条纹。


和我一起归于虚无吧!这中二的话也只有鱿鱼说得出来了,话说鱿鱼你趴在那里,临死之前也要吃豆腐?
以为这样就可以同归于尽的鱿鱼被萨兰阻止了,但并不能阻止多少,他借用了赛莱瑟的神血暂时缓解了伤情帮助杨越,说你想死不要拖上无辜的人和你一起死啊。然后就是萨兰和杨越一段废话,总之就是说杨越你快回去,我来顶住一波。然后又说回去了先把这家伙杀了,而且千万不要信任那个萨兰,他不值得你信任,他会一直伤害你。当然杨越有没有听进去是个问题了,反正这是新篇章的东西。


终于发动了时间的力量回到了过去,可是这次回到的,是更久远的年代,名为勇者存在的年代。这时的杨越寄生在了这个勇者的身体里,并见到了小鱿鱼。


至此,47话完。现代篇完结,进入勇者时代篇。

迟到的更新。。。最近玩封印者爆肝严重。。
来到48话,终于离开了三年后的世界回到了现代/异世界。不过杨越首先来到的世界是勇者的时代,也就是所谓的炎初纪100多年,这是从羯的话了解到的。


第一张图的内容和第三话鱿鱼的记忆中的事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无疑这次杨越穿越到了勇者的时代。


杨越二话不说上去抱住了鱿鱼,当然时隔几话不要忘了就是因为鱿鱼帮杨越挡了颗子弹,生死不明,所以一上去就说怪我乱跑什么什么的,还庆幸鱿鱼还活着,当然这位“鱿鱼”一脸懵逼。

“鱿鱼”表示你在说啥?鱿鱼是谁?然后杨越说自己叫杨越,还说自己来自未来,鱿鱼是重要的伙伴,然后就抱紧,“鱿鱼”虽然知道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鱿鱼这个人才表现的温柔,但他依然喜欢被这种温柔拥抱。
杨越之后终于发现这个鱿鱼比他知道的那个还要小,就问现在几几年,他就说现在100多年,自己被关了很久不知道具体时间,杨越还没搞清楚情况,“鱿鱼”就说要他一起杀.死教廷那些混蛋。


有了这道印痕,我们就知道明显这个就是杨越所知道的鱿鱼,是同一个人,只不过这个人本名不叫游宇就是了。杨越回想起这个鱿鱼带给他的一切痛苦和造成的灾难,说他骗子,虽然现在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为了未来,他拔出破晓之绯想把他弄死,结果又透露了不少信息。


“传说中的那把可以改变一切的剑”。首先这句话出自这位“游宇”口中,所以他一定是知道什么秘密的,至于是什么还要看后续,另外我们再回头看“可以改变一切的剑”,目前我们所知的只有“以太变量”这个东西,而这个东西据之前的鱿鱼透露在教廷手中,但三年后的世界中的鱿鱼也拥有融合以太变量的血荆棘,然后这里又说“已经掌握了”,所以我们可以大胆推测出几个猜想:一、以太变量不止一把,教廷有一把,鱿鱼有一把,以前的勇者有一把,这是猜想1;二、以太变量只有一把,形式或持有者发生变更,比如以前鱿鱼口中的应该是现代的以太变量在教廷里,三年后这把以太变量落入了鱿鱼手中并融合到了血荆棘中,而最初拥有以太变量的人是勇者,也就是勇者手上那把破晓之绯的能力之一,这是猜想2。以目前来看猜想2的可能性大一点。所以我们可以知道,破晓之绯绝对远不止那一点点已经发挥出来的实力,也不难知道勇者的实力是多强。
然后杨越又想,对啊现在的他什么事都没做,就这么杀了无辜的他么?然而还没动手鱿鱼就吐血昏了过去,杨越还以为是那把破晓之绯还未透露出来的力量把鱿鱼弄死了,杨越就翻了翻他的身体。


然后发现鱿鱼遭受过非人的对待,当然这一切都是教廷下的手。杨越还是很糊涂到底哪里出错了,他还没意识到自己是穿越到勇者的时代,鱿鱼不久就又醒了,然后说了这么几句。


“因为我们都有神血”,这一句话竟然出自这样一个小屁孩口中,而且他还是知道自己是拥有神血的人,然后他自己吐槽自己怎么把自己杀.死也死不去,还露出了笑容,当然这可是扭曲的表现了。
终于 ,另一个重要人物也登场了。“特拉斯塔


结果这位也不叫特拉斯塔,叫方达。于是杨越又懵逼了。这里我们再回想起第44话里鱿鱼对杨越说“知道你我真名的人都已死去”,我们可以猜想,真正知道他两个真名的人只有他两个自己,而杨越只知道他叫游宇,但“游宇”即羯首先不知道勇者叫神屠,但他又听到了勇者自称自己是神屠,否定了“杨越”这个名字,结果羯以为他用的“神屠”是假名,“杨越”才是真名,而神屠只知道羯的假名“游宇”,于是一场认错名字的人的故事展开了。(杨越寻找的是游宇结果找了羯,羯寻找的是杨越结果找了神屠,神屠只是救这个拥有神血的血荆棘族人,名字对他来说不重要,管你是羯还是游宇)
然后神屠的意识终于强势回归,夺回了自己的身体,在此之前,杨越说自己不是勇者大人,这个其实是没有错的,但是此时的羯还未知交谈的不是原来的勇者,而是多年后的杨越,然后神屠意识回来了,羯还叫他杨越,当然神屠否定了他,说他以后对干掉教廷一定有大用处,勇者的时代就这样过去了。
时间流逝,终于又回到了现代中的异世界,这里的杨越居然有穿越到三年后世界看到游宇担心的幻觉,是否有意义不知道。醒过来之后终于意识到他和小伙伴都被抓到教廷里了。杨越还是不知道发生什么,意识很混乱,对面前这个鱿鱼喊什么你杀死了阳月啊 萨兰什么的。然后鱿鱼说出了具体时间。


炎初纪219年,按照勇者时代羯的话推算,大概过了120年左右吧,这个跨度大概也只有拥有神血的人能活下来了。然后一些客套话,最后一张才有些内容。


我认为此时的鱿鱼是圣座,根据是他穿的衣服和所说的话,为教皇服务的不可能是杨越认识的鱿鱼,而这个样子的只有圣座,然后结尾这个“灵魂里的一件东西”,我猜想就是对羯,即对鱿鱼的爱。
为什么羯变成这种模样我想作者原话也表达的很清楚了,经过了非人的折磨心态就会被扭曲,于是造就了这样一个人,所以凡事都是有前因后果的。
至此,48话结束。

开更开更,来到第49话
又是圣座的总攻环节。一上来就掏出一针管,然后对杨越说把灵魂里的【另一把】刀交出来,在前面的第22话中通过莱昂基恩·迪奥柯西里博努克列克·赛文汀的母亲我们可以知道,破晓之绯是勇者的一把魂刃,现在,称为【时间之刃】的刀刃也被证实是勇者的一把刀刃。在第47话才首次使用了时间的力量——“时间之刃-里”,也就是说杨越目前已经使用过这两把刀刃了,但显然并没有发挥应有的实力。


圣座早已知道时间之刃在勇者手里,所以他肯定也是个活了很久的大人物。杨越觉得他不正常就撒谎自己没有什么时间之刃,鱿鱼你快回来。圣座顿时不爽了,叫叫叫,放屁的鱿鱼,我的名字呢?




这一段与前面48话里的羯受过了虐待有关系,也间接表达了圣座对人类的憎恨。
之后来了两个妹子,一个叫白芷,一个叫墨竹,看到两个男人搞♂在一起有点介意。圣座说这两个孩子也是血荆棘一族的,这表示血荆棘一族人很少,也表示圣座对杨越的宽待,之后又说这里是教皇宫的后院,而且已经把他的力量全部封印了。之后就把针筒扎到杨越身上,抽出了2.8L血液!我的天,正常人抽这么多要死的,只是由于勇者的体质,杨越才没死掉。直到现在,杨越依然认为面前这个人是鱿鱼,因为他使用了空间能力,但圣座立马就否定了他,并表示他是勇者的敌人。之后就是杨越吃饭时间。




吃饱饭的杨越睡着了,然后墨竹就说他项圈有十重封神阵,连国王都不曾有的待遇,一个是说明杨越身上被强烈地抑制了力量,另一方面表示他比国王还要高一等。神血浓度惊人,而恢复速度极强的现象也在三年后的大鱿鱼身上表现过了,之后在他们之间的对话中更有深一层意思。
她俩把杨越泼醒,用圣座给的空间魔法符把锁链解开了,带去沐浴。

在去沐浴的途中杨越听见了一个声音,它请求杨越到一扇门的后面,传达过声音的目前来说只有破晓之绯,所以应该是它讲话了。
把杨越扔到浴池后白芷讲了一段比较重要的话。


"背负了弑神重罪的血荆棘一族",这几段话的意思是说神创造了一切后,有一个血荆棘族人,背叛了神而且把神杀了,他沐浴在神血中并获得了神的力量,他的子民就都成为了“恶魔的后裔”,而教廷宽恕了他们的罪,并需要他们通过“忏悔”的方式让神回归,光明才能重新降临。先不说这里面有几分真实,本来教廷都喜欢信仰一个东西,排斥其他东西,不然就没有什么十字军东征之类的争端。
杨越想了想,却笑了出来,然后开始反驳:


神只是创造了一切,它不能主宰一切,创造出的一切生命都有自己的自由,而且罪名不能挂到子子孙孙上面,错的是一个人,没有必要让所有族人背负骂名,甚至神不能决定我们的选择,只有那些敬畏神的人才会以神的指令去思考决定自己的人生。 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反映了价值观的不同。矛盾的冲突才能使剧情发展。
这时破晓之绯发话了,并展示出了能力。
至此,第49话结束。

来到第50话。
画面转向莱昂基恩和他母亲,其实到了这里我觉得很奇怪,我倒回去看了看之前他唯一和杨越见面的地方是第16,17话跳完舞摔倒后求婚的那一段,那里莱昂基恩只是知道他在用阳月的身体,根本不知道他是勇者,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第22话里通过他母亲的古书和莱昂基恩对那剑的认定,他母亲在这之后告诉了他“阳月”是勇者的身份,所以在这一话里莱昂基恩才说要救勇者,用“她”代表勇者(实际上他俩根本就不知道杨越和阳月灵魂共存在一个身体里了)。
然后他母亲说出了教皇宫的戒备森严,这肯定是圣座设下的阵法吧,而且这里也补充了对戒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定位(你当GPS么?)他母亲要他断指,莱昂基恩不肯,然后罗耶鲁来了,其实他早就在第17话就登场了,当时是把莱昂基恩的金雕像带给阳月,以为是个路人,没想到现在还会出现。


然后就是罗耶鲁祈求他母亲不要阻扰莱昂基恩的成长,之后什么什么的,就是莱昂基恩帮随从挡了一下,然后看到了和“那个人”一样的眼神,他母亲突然就变了神情,还原谅了他们。他们走了之后,他母亲居然掉眼泪了,而且心里想着“龙神”“一样的命运”。龙神?应该不是指勇者体内那只破晓之绯的龙,既然说“一样”,那么之前一定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并且最后肯定是以悲剧收尾的,有可能是她的丈夫。这甚至可能就是这一家族为什么如此痛恨教皇势力的原因。


又切回杨越视角,其实就是逃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中间说了一下夜愿即使是公主,也只不过是教皇的一个人质,看来夜国也被教皇所欺压着。在她们辩论的时候,杨越趁机逃跑,居然跑到了女浴室里。。(那两个仆人画女不像男,干脆说她们算了)
然后杨越为了躲避追杀,跳入浴池里,被女人们各种胖揍,然后看到了和鱿鱼画过的类似的图案,我觉得应该就是传送阵了。一闪就到了实验室中。
问题来了,破晓之绯居然有肉体,而且居然需要孵化,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会在实验室里?而这个约定还是一百年前的。。。真的是还债之路啊。好景不长,圣座也跟了过来。

圣座说,全盛时期的你,这个全盛,是指勇者完全觉醒,还是单单指杨越在这之前表现过的最强状态?如果是前者,那么圣座应该有着更强大的力量或者有限制勇者的方法,杨越身上的项圈就是个证明,如果是后者,不用说,在刚准备到三年后现代那之前,杨越轻松被圣座收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杨越在逃跑的时候,发现了很多实验体,圣座说这都是先代勇者的复制品而且,没有灵魂。然后又说杨越死过一次,死的是哪次?是为了救阳月而把灵魂共存到阳月体内那次,杨越本体被火化那次吗?还是指三年后世界的杨越死去?至少现在还不知道,然后又被次元须弄回到女浴室里了。
至此,51话结束。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勇者大人】勇者是女孩剧情整理与分析(十五)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qingbao/400379.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