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页面分享给朋友:

【勇者大人】勇者是女孩剧情整理与分析(十三)

时间:2017年08月28日14:38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阅读:329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勇者是女孩剧情整理与分析(十三)

来到第41话,一开始就是杨越和史王子的婚礼。
发展到这里,杨越早就失神了,面对这样的未来,他已经放弃了,甘心嫁给史王子,杨越想,这样可以保住阳月的话,就算牺牲自己也关系了,只要阳月能好好地活下去,自己变成什么样都没所谓,阳月是他最后的寄托,如果连阳月都死了,我相信杨越会毫不犹豫地自.杀。带着这样的觉悟,他踏上了婚姻的殿堂,而且是以阳月的身份。他已经不想继续这样了,还是乖乖听话嫁给史王子终此一生好了。虽然极不情愿,也是没办法的。


失去了支柱的杨越,灵魂就像空壳,随波逐流,竟然说出了“我愿意”,果然只要让灵魂屈服,只能任人宰割,我真的好心疼啊,真想抒发个百万字来表达杨越此刻内心感受。看到这里,群众还以为“阳月”是真的愿意的,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这都是史王子逼迫的,杨越根本就不愿意嫁给他,但不嫁给他,阳月就没了,当然选择妥协啊。而当史王子要把戒指戴上的时候,他的内心居然说“成为我的东西”,史王子果然是个狗.东西,居然这么想阳月的意义。杨越从始至终都目光呆滞,毕竟强迫别人不愿意的事情是不会高兴的。


要套进去的时候萨兰出现了,一根冰刺穿了史王子的手,抓住的手和戒指就同时离开了杨越。别人还以为是婚礼彩蛋,真是天真。萨兰把其他无关的人都冻住了,萨兰警告史王子,让“阳月”过来,正当杨越犹豫的时候,史王子一把抓过杨越,说萨兰不就是喜欢这张脸吗,再靠近一步就划花它,杨越就说萨兰你别管我,史王子目的就是拖时间,等瓦西里一枪崩掉他,结果以为偷袭成功的时候炎巫赶到,用火把子弹烧掉了。萨兰还惊讶炎巫的到来,炎巫表示我知道你看到阳月就会失去理智,这种杂鱼就交给我解决吧。早就该埋葬的行尸走肉,就让我来帮你烧成灰烬。
萨兰就又说会帮杨越解决史王子,但杨越说不,还说自己和阳月都在他手里,我不能走,不能再让重要的人受到伤害,所以不用管他,让他走。史王子听到杨越这么说就非常嚣张说“阳月"是自愿嫁给他的,你不要动手,还说他随时可以把阳月杀掉,甚至把”阳月“玩坏了也不会给你。(就是高强度调.教,怎么说,就是史王子不断地对“阳月”那个。。。直到屈服。我去,你这么喜欢阳月就要这样对她吗)
听不下去的萨兰直接一剑捅到他肚子上,(谁会喜欢听到别人这么对自己喜欢的人这么做啊)然后靠近杨越说快走,杨越说我必须救了阳月再走,萨兰就用抱的强行带走杨越。史王子见状就威胁杨越,说如果我死了,”杨越“身上的机关也会弄死”他“,目的就是让杨越的心碎,杨越表示我不能走,萨兰你快放我下来。萨兰就对史王子说告诉他”杨越“在哪里,他不保证史王子在这几分钟之后会不会死,趁这段时间快告诉他。史王子说你放.屁,虽然我是富二代,但我不怕死,如果我死了,”杨越“就会死,杨越的心也就死了。杨越当然也不想这样,就扯住萨兰,对说萨兰你放我下来。然后史王子又说杨越已经备受打击,你这么做相当让他去死。


隔壁的炎巫都看不惯了,说萨兰看到阳月就失去判断力,解决完瓦西里这个垃圾之后就去帮他。炎巫就使出了一发爆炎弹,但没想到要砸到瓦西里前被吸收掉了,然后神秘人又空间传送过来,而且抱着阳月来了。
看到阳月,杨越的反应是阳月,而萨兰的反应是杨越。杨越果断推开萨兰,独自跑向阳月那里。跑着跑着,萨兰就阻止他,然后说:


萨兰这一段讲得非常有道理,会空间魔法的人都不简单。我来解读一下萨兰所说的三位会空间法术的人。
第一位,“差点毁了当年的勇者”。这个应该是指圣座,我们知道,在异世界里,圣座是杨越最大的敌人,而且他的实力并不简单,甚至能中止杨越使用最高阶噬命,而且圣座的“宠物”神屠极有可能是上代勇者,虽说不一定是圣座把上代勇者的灵魂灭掉,但他的实力应该也可以干掉还没觉醒的杨越,所以圣座的实力是多么强大的啊!
第二位,“差点杀死教皇”。不用说,这个肯定指的是赛莱瑟,而赛莱瑟的实力在后面也有展示,她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萨兰,只不过是因为深爱着他才不干掉他。至于为什么杀不死教皇,很大可能就是圣座阻止了她,毕竟连勇者都能阻止,区区一个会用空间法术的人又能奈何?而我们从后面的谈话可以知道,赛莱瑟之所以会死,就是利用了她和萨兰之间的感情,而萨兰选择了效忠教廷而烧死了赛莱瑟。
第三位,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位,这里萨兰并没有直说,但是我们都知道他指的是鱿鱼。鱿鱼的实力在杨越身边的时候可以说基本就是个战五渣。但是不要忘了,每次神秘人出现,杨越不是处于昏迷状态就是沉睡状态,他大可在此期间施展真正的实力。这样说,其实鱿鱼的能力估计也和圣座差不多强,甚至比圣座还要强,估计上代勇者的灵魂也是被他消灭掉的。
然后神秘人用血荆棘绑住阳月,杨越表示不要伤害她,神秘人就说阳月会怎样,就看杨越你怎么做了。而萨兰不管那么多,直接把插在史王子上的剑拔下来,一剑向他劈去,想揭开他的真面目。但神秘人拿阳月来挡刀,幸亏只是擦伤了表面。然后神秘人告诉杨越,虽然他不能杀死勇者的体质,但是可以把阳月的灵魂干掉,杨越听到这里非常害怕,说自己不能再失去阳月了。而萨兰看到杨越的神情也没办法,不好动手,没想到一根血荆棘突到他的心脏,不过没什么大碍。神秘人说已经手下留情了,因为他答应了赛莱瑟要留下他的性命,还说教皇一代不如一代,上代教皇希克斯难道没教导他不要管儿女情长么。萨兰表示先皇的名字岂是你能直呼的?也暂时不明白他所说的故人是谁。


而炎巫扔了一发火球过来,暂时缓解了情形。还说萨兰无法正确判断形势,甚至说就是爱这个东西让人变得脆弱,无论是萨兰,赛莱瑟还是杨越,都是通用的。而杨越说不要管我的时候,萨兰却说我没有爱上你,我只是欠了一份人情。真的如此吗?就你的所作所为,真的已经不是欠一份人情那么简单,你真的是爱上了阳月,你的这一番话被自己的行为打脸了你知道吗?
然后杨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不想再有人为他而死,萨兰就说你哭了,杨越死撑说自己没有,还要萨兰滚,而萨兰又说:


在萨兰眼中,阳月是不屈不挠的,不会流泪,但他又是阳月,因为萨兰知道流眼泪的时候就是失去重要的伙伴的时候,那么问题来了,那时候的重要伙伴是谁?对,就是丽芙希尔特拉斯塔等人。我去不是吧,萨兰你居然为了逼一个杀死教皇的杨越说出真相等,把他们都杀了吗?难怪三年后的杨越灵魂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萨兰你还是人吗,难怪萨兰说还是让杨越不知道这件事比较好。确实他猜对了,杨越哭是因为鱿鱼死掉了,他就说姑且不论鱿鱼是不是死掉了,萨兰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力量不会死,而杨越说你T.M居然敢说鱿鱼弱?信不信他分分钟吊打你?事实上的确是的。
然后就是吐槽杨越穿女装怎么这么适应,忘了自己是男的吧?之前让他穿晚礼服都撕成碎片。那么问题又来了,之前在异世界的时候,杨越用阳月的身体可没有因为萨兰强迫他穿晚礼服而把晚礼服撕成碎片的片段,那么这又可以解释为萨兰对杨越做的不可告人的事之一。萨兰啊。。你想让杨越穿这些,就是喜欢“阳月”了吧,不然杨越没事干嘛穿成那样。而且晚礼服。。你这是想带“阳月”参加晚间派对么?以此炫耀自己?
但是杨越没想那么多,他只是想到自己“忘了是个男的”,就赶紧想把萨兰的衣服换给他。炎巫就吐槽自己才不会吃一个男人的醋。这时血荆棘又出现了,炎巫正想用魔法的时候,被它砍断了一只手,萨兰给她疗伤,又说你退下吧。萨兰一行人惊讶为什么神秘人一点事都没有,神秘人就跟上面我解释过的一样,说血荆棘可是用他自己的神血培养的,连时间都杀不死,火元素怎么可能弄死它们?

而血荆棘一词,又让杨越想起一件事,特拉斯塔一行人也是血荆棘一族的,那么这里有个很恐怖的设想,就是神秘人把血荆棘一族人杀的七七八八,只剩下极少数的一部分,而那些被干掉的,就夺走了他们的血荆棘,然后用自己的血培养,我去,这可是灭族啊!而神血,这个应该就是取自勇者的血液了,而当年的勇者就是血荆棘一族的,当勇者灵魂被灭掉之后,血荆棘没有首脑,而神秘人趁混乱之际实现了多个目标,包括获得神血,培养血荆棘,实现长生不老之身。他的目的是找到一个愿意被他追随的勇者灵魂,但在他眼中,目前这个杨越灵魂还没有资格让他追随,至少目前没有。
萨兰就使出一招北风吹雨,结果被神秘人的次元壁全部吞噬掉了。而萨兰和杨越发现他居然会用次元须,但杨越认为鱿鱼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但神秘人反了一句,这可不是一般的次元须,这是可以连接任何空间的次元壁,还可以弯曲成想要的形状。于是把萨兰困在了一个空间当中。然后杨越说怎样才能放过阳月,没想到神秘人毫不犹豫地把阳月推给他。
杨越接过之后,吐槽自己是那么重,以后一定要减肥,萨兰说要远离他,当然杨越是听不见的,而且萨兰挥剑发现根本就弄不破这个空间。然后神秘人就说勇者你现在多惨,没有了力量。
然后又说:


神秘人是站在杨越一边的,只有力量才能保护喜欢的人,我可以帮你恢复力量。注意,神秘人这里的力量是指勇者原来的力量,他渴望的就是这个力量,而恢复力量,就是他后来所做的,把自己的血融入到杨越现在的阳月身体里,以此让勇者力量觉醒。
然后,赛莱瑟穿过空间,用到把杨越和阳月捅穿了。当然阳月灵魂的杨越是不会有事的,但杨越灵魂的阳月如果不及时治疗是会死的。


至此,42话结束。

来到第43话 一上来便是赛莱瑟捅了杨越一刀。
杨越倒下之前看到面前这个人的脸,差点以为是阳月,然后就倒下了。
而萨兰,看到这个人出现,马上就认出了赛莱瑟,还问她不是早就死了么?赛莱瑟就这么对他说:


连死亡都可以跨越?对正常人来说,死亡是不可以跨越的,那么也就证明她不是普通人,至少在他们的世界中死亡是不可逆转的。但是第46话赛莱瑟也说自己、神秘人、杨越身上都流淌着神血,不会轻易死去。这就是赛莱瑟被炎巫的火烧成灰烬也能复生的原因。


而萨兰这样大声地反驳:


对萨兰来说,赛莱瑟早就应该在6年前死掉。“死者复生的邪术”不是没有见过,萨兰的这句其实已经举了瓦西里作为例子。顺便一提 ,瓦西里现在干什么啊?直接忽视了么?在萨兰、杨越、炎巫眼中,瓦西里早就死了,但是现在却能锁定目标杀.人,不过失去了情感,这就是和他生前不一样的一面。甚至他这里指的死而复生是说他在职多年也见到过让死者复活的邪术,比如什么异.端分子使用的魔法之类的,毕竟萨兰也认为杨越的最高阶噬命也算是复活的形式之一。而他的内心独白更是道出了一个问题:这是巧合吗?两个会空间魔法的人汇集一处。萨兰这句话就是想说,单来了一个会空间魔法的人就不简单了,再来一个想必问题很复杂,事实上的确纠缠到很多个问题,
然后萨兰要跟赛莱瑟对干,赛莱瑟说她还活着,但萨兰不信。神秘人就说他还是这个死脑筋,你可以用武力来解决这个问题,赛莱瑟也说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于是用了一个空间传送来到他背后,用刀架着他,然后说我想杀你随时可以,但我不杀你就是因为我爱你爱到入骨啊。“并不是亡灵那种低贱的邪恶生物”,这句话让我想起第19话炎巫曾经说过的“让这张本来就属于亡灵的脸,回归地狱”。当然炎巫也是觉得阳月和赛莱瑟长得这么像不科学,所以才这么说。我们已经知道赛莱瑟身上有神血,不会轻易死去,所以不能算是普通人,但“某些原因,不得不骗了你”这句话其实有很多种解读方法。我的解释就是赛莱瑟与神秘人知道了勇者落在杨越身上,赛莱瑟故意被萨兰抓住烧死 ,然后隐匿起来,目的就是看这个勇者是不是真的回来了,是否有能力除掉教皇,这一等就是上百年。甚至这都是神秘人安排的,为的就是什么父母女团聚。然后萨兰就撒谎说你的确就是赛莱瑟,看到你的灵魂我就知道了,还抱着她说快点解开空间壁垒,我们回家。




这时炎巫插话,说这个人才不是赛莱瑟,是她先背叛萨兰去刺杀教皇,还让萨兰沉浸在她“死”后的自责当中,又说她是在利用自己的死,达到更险恶的目的。没错,赛莱瑟的死是她故意的,她就是想看看勇者是不是真的回来了,但这个目的并不险恶,对他人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然而赛莱瑟嘲讽炎巫说你真是可怜,即使我死了萨兰也看都不看你一眼,反而转移到和我长得相似的阳月身上,真是可悲。当然赛莱瑟知道萨兰是在说谎,即使脸色不能辨别,但她知道他说谎时心跳会加快,于是把他留在空间壁垒里,自己先出去解决所有问题了。


出去之后,赛莱瑟就说这个空间壁垒只有她和父亲即神秘人可以解开,又说自己很了解萨兰,放他出来就是想救这个叫阳月的女人而已。她抱着“阳月”说,这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让你找到我的影子?但她甚至连个女人都不是,你明知道她的灵魂是杨越,为什么还要牵挂于她?如果我和杨越同时掉进河里,你会救谁?注意,赛莱瑟是早就知道在这个身体里的灵魂是男的,也就是说她早就知道勇者是个男的,但她现在还不知道勇者和她自己的关系,关系是后来神秘人告诉她的。
但萨兰执着地说放开她,甚至不惜自伤来破开空间壁垒。使出一招绝对零域——破。


这里赛莱瑟和神秘人的反应都一样,都是惊讶。赛莱瑟是因为萨兰居然不惜一切代价破开空间壁垒来救“阳月”,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而神秘人就是惊讶他居然能破开空间魔法,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但是在赛莱瑟惊讶之际,她看到萨兰居然为了"阳月"不惜自伤,还不断地关心,甚至是为“她”疗伤。看到他的眼神,她又想起萨兰在练习婚礼的讲词时对她讲的话和望向她的眼神,是一样的。但她发现冰山一样的萨兰居然对别的女人有了人类的温度,她很愤怒,她不允许!她想一刀把“阳月”捅死的时候,神秘人阻止了她,赛莱瑟说父亲你不要阻止我,我一定要杀了”阳月“!她居然抢走了我萨兰的心。神秘人说我们有约定在先,我不杀你的萨兰,你也不准杀我的人。
然后说了这么一句话:她是实现我们愿望的必须品。

我来解读一下他这里说的”实现愿望“和”必须品“。首先,实现愿望,什么愿望?就是再次见到勇者。这就是神秘人不断追踪杨越的最终目的。而必须品就是指想再见到勇者,就不能杀死她,她是让勇者回归的必须条件。
然后神秘人又说了这么一段话:


被人类少女肉体禁锢的勇者灵魂,接受了勇者和我的血液,一定会变得非常有趣。
我来解读一下这句话。“被人类少女肉体禁锢”,我们知道,从第1话到现在,杨越的勇者属性从来都没有被完全激发过,那么,神秘人这里把血液滴进阳月身体的伤口处,就是为了让他和勇者的血液混合,解除禁锢,从而达到唤醒勇者的灵魂的目的。而人类少女肉体,注定了杨越要在力量和阳月之间二选一,这是神秘人给这个勇者灵魂的一个考验,如果杨越下手杀死了阳月,那么就代表勇者不再选择人类,而是真正的勇者。至于为什么要血液混合,我后面解释。而“一定会变得非常有趣”的意思是,让一个凡俗的女人拥有勇者的灵魂和力量,事情一定会变得不一样。
然后杨越醒过来了,而且以为阳月死了,立马精神起来。而当萨兰喊他阳月的时候,他内心说自己不是阳月,这时被混合的血液让杨越身体发烫,是烧到骨髓的那种热度,甚至无法好好思考,然后就疯狂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萨兰上去抓住“阳月”说不要乱动,你现在是重伤,“阳月”这时态度大转变,说不要碰“她”,还用手划出了一道伤痕。赛莱瑟表示她都这么对你了你还关心她,然后赛莱瑟注意到“阳月”划出了一道不同寻常的伤口,那伤口就像被侵蚀腐朽的样子。


不仅是刺伤,就连手和肩膀的伤都痊愈了。“阳月”说:时间能治愈一切,也能摧折一切。


至此,第43话结束。

版权信息

原文标题:【勇者大人】勇者是女孩剧情整理与分析(十三)

原文地址:http://www.kanman.com/news/qingbao/399684.html

本文转载自网络,原作者未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



网友评论

  • 建议报错
  •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