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页面分享给朋友:

剑三里的各种“梗”

时间:2017年01月09日09:38  来源:部落  作者:汪汪叽X  阅读:233    反馈报错

核心提示

相望不能相见——少林 “施主今天来得早。”小和尚仰着小脸说。 上香,磕头,拜佛。还是忍不住拦住那孩子:“那个……他今日也不在吗?” “大师说他要做苦行僧,读透了经文,就要常年在深林里修行了。”小和尚挠挠头,“大师还说,如果那位常来的女施主又来寻他,就告诉你,‘相望不能相见,不如不见。”

【虐心梗】

相望不能相见——少林

“施主今天来得早。”小和尚仰着小脸说。

上香,磕头,拜佛。还是忍不住拦住那孩子:“那个……他今日也不在吗?”

“大师说他要做苦行僧,读透了经文,就要常年在深林里修行了。”小和尚挠挠头,“大师还说,如果那位常来的女施主又来寻他,就告诉你,‘相望不能相见,不如不见。”

相见不能相遇——明教

他知道中原的月亮,没有大漠的这么美。

他躺在三生树下,举起手里的半支玉簪。另外那半支,她还留着吗?

长安城,茶馆前,小姑娘看他小心翼翼道歉的样子,听他生硬的口音笑得前仰后合,靠在旁边温柔的男人身上,对他说:“这一半就送给你啦,大猫。”

那姑娘叫我大猫呢。他望着月亮笑了。

相遇不能相识——万花

讨厌阵营,讨厌混战,讨厌敌人。

“我和你不是同伴。”你警惕地看着他手里的药。

“医者仁心。”他微笑着把药放在一旁,“趁热喝。”

他的药,他的眼神和他的人一样温和。你的伤都恢复了。

花海真美。你偷偷躲到他背后,想伸手去触他的长发。他转过身,淡淡道:“我和你不是同伴。”

相识不能相知——藏剑

“小姐,叶家二少爷在那呢。”老仆压低了声音,“不是老奴多嘴,那人花天酒地的,名声不太好。”

小时候常在各种宴席上见到他,小小的一只,比你这女孩子还要可爱。

他轻佻地拨弄高高束起的马尾,揽着身边的姑娘,朝这边抛了个媚眼。你默默地低下头,捏紧了衣角,“上次他收了斗篷,什么也没说?”

“没说什么。”老仆给你斟满茶,“小姐,老奴是想,既然缘分不够,相识,足矣。”

相知不能相诉——五毒

“阿夏,你在做什么?”

“阿夏,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阿夏,你还记得那片沼泽吗?”

我记得那片差点夺走你性命的沼泽,如果不是我,那伙人也不会盯上你。

我喜欢一个聒噪的女孩,总是缠着我,不停地唤我的名字,问这问那。

而我一直在努力地保护她,把她远远地放在最安全的地方,尽管这些我都不能告诉你。

相诉不能相恋——丐帮

最喜欢和他一起坐在屋顶上喝酒,喝多了他什么都说。他说你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姑娘,他说为了保护你这打狗棒他一辈子都不放下,他说最喜欢你酿的酒,和你的人一样烈。他还问你愿不愿意嫁给他。

酒醒过后他却装糊涂,什么嫁给我?我一个穷叫花,不是什么好男人。

相恋不能长相守——天策

你背着一筐皇竹过来喂马,他正坐在一旁修理马鞍。你拍着马脑袋说:“他一去这么久,要是他看上了谁家姑娘,你就把他摔下来。”马儿似乎听懂了似的晃了晃脑袋。

他抬头冲你憨憨一笑:“你这臭丫头。”说完站起身安置马鞍,有些小心翼翼地说:“我可没她这么坏。要是哪家少爷看上了她,你就…咱就偷跑回来喝杯喜酒。”

不相守也不能忘——纯阳

快到了,快到了。你裹紧了斗篷,加快了脚步。

“姑娘留步。”你抬头迷茫地看着两个小道士。“山上风雪太大,姑娘大概承受不住。”

“我要见他。”你执拗地说,“他说过等我的。”

雪山上的路很不好走,他总是会放慢脚步等着你气喘吁吁地跟上来。

“我要见他。”哪怕等你的只是一块白玉石碑。

不能忘也无可替——苍云

“你太乱来了。”他放下刀盾,走过来想握你的手,“还冷吗?”

你淡淡地避开他的手:“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

“军中不可胡闹。”他尴尬地站着,“大哥带的那支天策军……”

“我不管战况如何,我就是要找到他。我只要他一个...”

他隔着厚甲把你拥进怀里:“嗯,我知道。只要他一个。我帮你找。”

如此不如遥相望——唐门

“他到底是哪边阵营的?”

“什么阵营,唐门的人还不是拿钱替人办事。”

“中立倒是安全得多啊。”

“有什么用,处处树敌,处处结怨。”

你看了一眼通缉令,默默地走开。

果然他又在这片竹林。

你靠着竹子坐下,他警觉地起身回头,面具未遮住的半张脸冷冷地望着你,却没有动作。

对视了许久,你小心地笑了笑,想问他的名字,想认识他,想听他说话,想走到他身边,想陪着他,想抱住他。

“你——”看见你开口,他便微一颔首,甩起轻功走了。

也好,能和你相遥望就够了。

【长歌门】

他依旧平静如水,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拨动着眼前的琴。

若是细心你会发现他拨动琴弦的手指微微僵硬了几秒。

你苦笑着摇摇头,早知结果如此。

随后收拾好了心情,憨憨的对他一笑,用平常说话的语气对他说道——

“今天不是愚人节么?所以跟你开玩笑呢。”

见他不曾看你一眼,你叹气走了出去。

铮——

听见响声你自然反应转身向他看去,却不料是琴弦断了。

他微抿嘴唇,起身慢慢的向你走来。

沉静低哑的声音响起。

“我没承认愚人节便不是开玩笑。”

【丐帮】

他狠狠喝了一口酒,抹了把嘴后深呼吸了一下。

挠了挠随意散下的头发,把酒坛子搁在一边,炯炯有神的眼睛打量着你。

颇为怀疑的目光,咕哝了句这是被谁给打傻了。

惹得你好气又好笑,轻敲他的脑袋——

“你才傻了呢,不知道今天愚人节啊?”

听罢,他抓起酒坛一饮而尽,随手一扔碎了坛子。

你还没从他摔坛子的惊吓中回过神来,便被拋上了天。

他追上,将你一把拉住,往更高处跳去,耳边传来他的笑声。

“老子管你什么破节,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你要是想收回,老子可就放手了。”

【明教】

他一开始并未反应过来,微微侧着头反复思考了一下你的话。

莹白的月色映着深蓝的夜空,衬得他的脸庞愈发好看。

他终于想明白,难以置信地看着你。

你被那异色双瞳看得有些羞了,连忙道——

“是玩笑!我开玩笑呢!”

他又想了想,用更加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你。

沉默片刻后,他弯腰抱起了在他脚边翻来滚去的波斯猫。

他将猫咪举到你面前,官话有些不熟练。

“猫,送你。”

“不是开玩笑,好不好?”

【天策】

他登